第一百二十九章 元晶矿脉现(第1/2页)
    这些强盗持着自己有不错的实力,又不愿意投入他人的门下,被各种条条框框所束缚,很多修者都三五成群,在外组成团队,做着烧杀掠夺的勾当。  .

    “那是因为你没有早点遇见你爷爷我!”

    对付这些人,就应该以暴制暴,宁川尖牙利齿,不断的占着刀疤男的便宜,手中确实毫不含糊,沧浪七叠第一式,沧浪一叠就已经向着刀疤男拍去!

    “就这点实力么?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爷爷!?”

    沧浪一叠的威力的确不是很强,他的强大之处在于沧浪七叠。刀疤男不闪不退,口中大声的叫嚣着,双手结着复杂的手印,竟然从他的身后幻化出一只绝大的饿狼,瞬间就撕碎了宁川的沧浪一叠。

    饿狼的身形并未停留,犹如实质的饿狼呲牙咧齿,眼中的寒光森森,直扑宁川。

    “哈哈,能死在我的饿狼传说之下,你也算是光荣了!”

    刀疤男脸上的效益更甚,这一招是他成名已久的绝技,许多敌人在饿狼的抓下丧生。宁川这种初出茅庐的小牛犊,在刀疤男眼中简直不堪一击。

    不理会刀疤男的废话,宁川的五指已经隐隐有了惊雷之音,十指齐出,元力不断灌输在双手之上,混元奔雷指就已经激射而出,玩玩拳拳打在冲击而来的饿狼身上。

    饿狼犹如实质的虚影以肉眼可见的度快暗淡下去,最终在宁川的身前一寸的地方完消散,连宁川的衣袖都没有碰到!

    刀疤男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有消散,已经呆立当场,眼睛瞪的滚圆,嘴巴都惊得可以塞下一个大鸡蛋!

    “怎么会这样,饿狼传说可是黄级中品的武学!”

    虽然同是武元境中期的境界,但是宁川举手投足之间就化解了他的饿狼传说,不由得让刀疤男心中翻腾,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宁川停下手,看着刀疤男的眼神是玩味。

    “哼,小子休要得意,接下来让你见识见识,你爷爷的实力!”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刀疤男狠狠的盯着宁川,竟然敢当面嘲笑自己,还是在自己的小弟面前,这种感觉,简直就是侮辱!

    “天火十巴掌!”

    大喝一声,刀疤男的双手不断挥舞,带着强大的元力波动,转瞬之间,就拍出了十掌,每一掌,蕴含着熊熊烈火,就要将宁川葬身于火海之中!

    “沧浪七叠第五叠!”

    刀疤男的天火十巴掌气势十足,可是宁川却完有信心,硬抗下来。可是完没有必要,他要面对的还有风家徐家两家大军,不必要受到无谓的伤害。

    估量着伤害,宁川将沧浪七叠第五叠打了出去。两种截然相反的武学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火可以蒸水,同时,水也可以浇灭火。沧浪七叠的威力明显比天火十巴掌的要强大一丝,天火不断的暗淡下去,最后熄灭,沧浪七叠第五叠刚好抵消了刀疤男的天火十巴掌。

    “现在滚!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宁川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不愿多造杀孽的他,给出了最后的忠告。

    “哼,我就不信了!”

    看到宁川的实力以后,刀疤男已经起了退却之心,奈何宁川的一声滚,将他心中的怒气,部撩拨了出来,让他失去了理智!

    一声兽吼,刀疤男的目光已经变得通红,那是属于野兽的怒叫。刀疤男将背后的大砍刀拿出来,向着宁川袭杀而去,拼武学拼不过,他已经想要从**上战胜宁川。

    “死不悔改!”

    宁川轻声一叹,这个人真是不要命了,自己的**有多强横,只有他自己清楚。无数的虎骨丹硬生生的堆砌起来,又岂是这种连虎骨丹都稀罕的人可以比拟的?

    从体型上来看,宁川并不占优势。刀疤男身上的肌肉块块隆起,充满了力量感,而宁川,身形苗条,完就是一个受欺负的小声,只要刀疤男一用力,就可以将宁川的小脖子拧断!

    刀疤男来到宁川的眼前,大砍刀大开大合,在他手里虎虎生威,每一刀,都可以劈断周围的巨树。可是宁川聚精会神,并没有被刀影所影响。罗烟步动,他的身体不断的躲避着刀刀致命的劈砍,让刀疤男的大刀劈空,让刀疤男有一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看准机会,宁川伸手一抓,已经将刀疤男的刀刃稳稳的抓在了手中,无论刀疤男手上怎么用力,都丝毫动弹不了!轻轻一放手,刀疤男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还打不打!?”

    宁川也是无聊,来到这里几天了,都没有进展,就寻思着和这帮人玩玩,谁知道刀疤男越来越上头,刚才那几刀如果被他劈中,他的身体,都要分成两半了。

    再看那四个小弟,早已经被天宇打到在地,嗷嗷大叫,他们无不不是断了手骨就是脚骨,已经失去了行动力,更有一个小弟,已经痛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