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砥石(第1/2页)
    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犹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轻轻地轻轻地落在房顶上,落在草地上,落在山峰上。

    空旷的广场之上,周围的地板尽皆都是以白雪所覆盖,天空之中,投射出一缕温柔的阳光。

    为这个雪白的广场染上了一层金黄。而在这广场之中,四道身影快速的挪移,或是身形仿若鬼魅,虚实难辨,或如轻风微拂,带着些许的飘然之意。

    可随着这四道身影不断的挪移间,道道的冷光浮现在半空之中相互交错。

    而在这广场之中,站着一位身形修长,且自带一股难以言喻的儒雅与沉稳的少年,静静地观察着她们。

    片刻之后,少年缓缓出声:“好了。。都停下吧!”声音平淡,却十分轻柔。

    “星,你修炼的《刀笔菁华》是以追求章法有度,而你方才你所打出的玄冥拳法中却多了一份猛撞,这是不行的。”

    “鬼,你修炼的《九幽》,是以追求速度为主,而你刚才在修炼过程中却是以力量为主,这就显得有些倒本末置了。”

    在朱友珪指出两个少女各自的修炼问题时,旁边的两个少年一脸辛灾乐货的看着她们。

    “角和亢,你们两人也别笑,就你们两个出的问题最大,本殿下会让四大尸祖对你们进行为期一月的特训!”

    “啊!?”

    “啊什么啊!两月之后,本殿下会组织一次考试,你们可要好好表现。 。输了的将得到特殊惩罚。”

    “考试?”角和亢一愣,不但不害怕,反而眼眸微微一亮,这几个月以来,天天在这里锻炼,他们早就手痒难耐了。

    “什么惩罚啊?”较为柔弱的星小心翼翼地问道,她知道自己的斤两,输的几率很大。

    朱友珪看了她一眼,笑眯眯道:“脱光衣服在玄冥教主峰裸奔一圈如何?”

    身旁的唐灵月听完,轻啐了一口,小脸通红。而星更是小脸煞白,可她不敢像唐灵月那般,敢于反抗这位背景神秘的少年。

    看到星那副担惊受怕的模样,朱友珪笑了笑,“角和亢输了,赤身露体绕玄冥教主峰跑一圈,星和鬼要是输了。悔凡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那就吃完角和亢亲手制作的美味佳肴如何?”

    “啊!”亢下意识要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看到朱友珪那若有若无的笑容,他果断怂了。

    而在这短短几天,朱友珪攻占玄冥教的信息很快传遍朱温势力范围,其中自然少不了朱温的推波助澜。

    但这个消息自然引不起多大波澜,倒是身居晋王府的晋王李克用却极为这件事。

    也许自己是比不赢朱温那个老匹夫,但他的犬子朱友珪却未必比得上自己虎子李存勖。

    说来,也凑巧,两人都是在光启元年出生。且都为庶子,但李存勖生母却比那个娼妓要高贵太多。

    虽听说朱友珪七岁作诗,使韦庄之折服,为汴州城津津乐道,但自己儿子李存勖也不赖,七岁读《春秋》,便能略通微言大义,而且精擅音律。…,

    除此之外,李存勖自幼便善于骑射,胆略过人,心性豁达,可谓文武双。深得他的喜爱。

    现在,他还真有些隐隐期待,将来这两人相遇时,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

    “晋王,世子到了。”

    这时,一袭黑衣忍者服装的女子来到他的身旁,小声说道。让晋王李克用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恩。”晋王李克用抬眼望去,整个晋王府已然人满为患。

    加上一直紧随在自己身旁的李存忍,今日通文馆中的十三太保部到齐,除此之外,还有一众文武大臣站立待命。

    加上便衣打扮出去游玩刚回来的李存勖,该来的也都来了。

    “孩儿来迟。。父王恕罪。”身着锦衣,腰带玉佩,脸容俊逸的李存勖单膝下跪于地毯之上,低头请罪。

    “无妨。”李克用微微点头,在李存忍的帮助之下,坐到台阶上的白玉石椅之上,俯视着底下众人:“今日本王唤大家前来,主要有两件事。”

    “谨遵晋王吩咐!”声音洪亮,无人敢于滥竽充数。

    “恩!”晋王李克用点点头,很是满意,“其一,近日,本王习武修炼之时偶有感悟,似有突破之意,本王将于几日之后闭关修炼。晋国大大小小的诸多文武事宜,就交给诸位弘股之臣了。”

    “谨遵王命!”一众文武无不低头垂手,弯腰执礼表忠心。

    “其二。 。由于本王要闭关修炼,所以本王决定,从明日起,将通文馆权交与李嗣源打理。”

    站居台阶之上的李嗣源闻言,眼睛一眯,但随即恢复正常,急忙朝着晋王李克用俯身一礼:“义父,孩儿有何德何能掌管通文馆?依孩儿之见,通文馆当由二弟执掌最好,孩儿不敢妄想。”

    李克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