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三十章(第1/3页)
    ()    颜书妤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整个人已经彻底当机了, 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直到耳尖还弥漫着一阵若有似无的热气, 她才猛然回过神来,然后福至心灵的get到了大佬的意思——说到底, 他就是介意刚刚被她毫不留情甩开的那一下。

    不过颜书妤也不好意思怪他太过小心眼了,她站在大佬的立场琢磨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行为好像真的有点微妙了。

    两个月前,“她”还是大佬身边那个热情大胆的小服务员, 借着职务之便,在人家喝醉的档口直接把人给睡了——虽然颜书妤不想承认, 但那个过程真的激情四射撞火花啊, 因为她以为做梦来着,好难得做那样一个精彩纷呈的梦, 当然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人在半梦半醒的时候不都靠着本能,哪有什么节操和理智啊。

    所以颜书妤私底下甚至怀疑过, 原主,或者说就是她自己,搞不好就是靠着这磨人的功力才真正推倒大佬的, 毕竟她穿越过来, 看似是跟大佬躺在一张床上的关键时刻,可其实那会儿原主和大佬还清清白白,两人还是盖棉被纯睡觉的关系呢,颜书妤就记得一个细节:大佬的衬衫扣子, 是她一粒一粒解开的,她当时浑浑噩噩,一边给人宽衣解带,一边还在想梦里果然什么都有啊,她都给前男友配上这么高端精致的袖扣了,真是棒棒的。

    不脱衣服可没办法为爱鼓掌。所以颜书妤确定,切入主题是她穿来之后才发生的。

    后妈本尊主动出击居然都没勾搭上男主爸爸,乍一听好像很不科学,不过仔细想想也能理解。周钦和这位大老板自从莅临帝盛酒店后,就在原主所有同事心里留下了高岭之花的印象,身价千亿、风度翩翩不说,还一点都不像其他有钱男人那么油腻,大老板对待酒店的员工一视同仁,服务员们不论年纪或美丑,在大老板眼中大概都只是布景板而已。

    就拿原主和另一位管家助理小林来说,原主是盛名在外的帝盛一枝花,好多老客户都知道她的美名;而另一位小林的长相,放在美女如云的帝盛也只是清秀罢了,论外形并不足以让人注意,陈经理选她做助手也是看中了小林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

    可不管是美颜盛世的“小颜”,还是平平无奇的“小林”,在原主爬床之前,大老板对她们的态度并无差别,陈经理偶尔询问**oss,对她和两位助手的服务可有指教,大老板都是言简意赅的表示“可以,还行”,可见他在帝盛住了一个多月,对貌美如花的原主并无留意,高岭之花的称号实至名归。

    既然大佬不是随便就见色起意的人,原主那天推倒boss的进展有点不顺利,也就不奇怪了,毕竟跟颜书妤一起冲浪的网友都说八百遍了,酒后乱xing都是骗人的,男人真醉是没那啥功能的——对于这个说法,颜书妤也有点感觉,那天晚上,她记得自己听到过大佬的轻笑声,并且笑完之后,大佬很明显的热情起来,这就说明他至少是有些意识的。

    那么,有意识的大佬一开始对后妈本尊无动于衷,对穿过来的她却突然有了兴趣,这是为什么呢?

    颜书妤认真严肃的思考过后,怀疑她真正打动大佬的地方,可能就是那股不要脸的劲儿吧——后妈本尊虽然在男主的记忆里坏得一批,但是刚认识男主父亲的她无疑是青涩稚嫩的,毕竟才二十出头,理论再丰富,这也是她第一次费尽心机的勾搭男人,继亡夫之后睡过的第二个男人,即使有点束手束脚也很正常。只是这样一来,就显得把现实当梦境、彻底没有顾虑的她格外掉节操了。

    没想到大佬看起来这么风光霁月的神仙人物,原来也不能免俗的对磨人的小妖精欲罢不能啊。

    颜书妤忍不住看了周钦和一眼,发出了阵阵唏嘘。

    感慨之后,她顺着大佬的思路继续思考:凭着热情和不要脸的功夫把大佬睡到手的小野猫,一转眼成了拉个小手都恨不得哭天抢地的小白花,前后巨大的实在让人怀疑——画风变得这么快,要么就是脑子有病,要么就是在玩欲擒故纵了。

    颜书妤当然可以发誓,她绝对没有对大佬欲擒故纵的意思,可是她自己做事不周,前后矛盾、给人留下遐想的空间,这个锅她也确实甩不掉。

    最关键的事,热衷各种狗血文的颜书妤,对大佬脑补的这个剧情简直太熟了,这不就是总裁娇妻带球跑的经典桥段嘛。

    小娇妻跟总裁阴差阳错的**了一晚,醒来后,冷艳高贵、宠辱不惊的告诉总裁昨晚就当做梦,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好清纯好不做作的亚子反而成功引起了总裁的注意,总裁开始疯狂的追求,小娇妻就拼命的不要,中间再穿插一系列带球跑、虐身虐心的感人剧情,最后总裁和小娇妻幸福的在一起……

    脑补到这里,颜书妤不禁打了个寒战,太可怕了,略过一些小细节,她跟大佬的走向居然跟狗血文一毛一样了,也就是说她现在越是表现得不畏权势、对大佬不屑一顾,他就会越像小说里的总裁一样对她欲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