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第1/2页)
    ()    颜书妤是个一度卡里只有两百块钱的底层老百姓,一夜之间天降横财,竟然有幸拥有了一笔近万元的巨款,她带着这笔巨款回家的路上,都没出息的患得患失、忐忑不安了一路,可以想象这笔钱要是放在家里,恐怕她夜里都不敢合眼了。

    这可真是个甜蜜的烦恼。

    刚好看到路边有24小时at,颜书妤当机立断拉着便宜儿子走过去,“走,我们先去把钱存银行。”

    虽然颜书妤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个称职的老母亲,但是已经有了个便宜儿子,她也有努力承担起作为老母亲的责任,这一周,她为了卡里仅剩的两百多块钱一筹莫展,拖家带口的去店里蹭工作餐,虽然是杨经理主动提议,可她这薅羊毛的姿势也未免太过纯熟了点。而她可以厚颜无耻的占着新老板的便宜,面对便宜儿子天真无邪的小脸,却愣是咬紧牙关、一个字都没透露过。

    颜书妤以前听说单亲家庭出身的人,很容易养成敏感偏执的性格,再想想小说剧情,这位反派boss应该就很偏执了,否则以他大佬继子的身份,随便做点投资,哪怕不学无术都能衣食无忧,非要跟人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争权夺利,最后弄得横尸街头,是有多想不开?

    现在颜书妤穿了过来,拥有了恶毒后妈的美貌,却学不来人家的心机手腕,就不要去想征服豪门什么的,她觉得最适合自己的路,就是暂时辛苦几年,把便宜儿子拉扯大,以后就等着享儿子的福。

    这条路收获的时间会很漫长,但至少没什么技术含量,颜书妤心想她有手有脚,只要不奢望着买车买房,养活自己和便宜儿子还是没难度的,等便宜儿子奋斗成了人生赢家,豪车豪宅应有尽有哇~

    前途还是一片光明的,但必须吸取小说里的教训,好好呵护反派boss的身心健康,让他成为一个以赚钱供养老母亲己任的阳光好青年,而不是老钻牛角尖、一门心思想着抢别人东西的阴郁反派。

    可惜颜书妤以前没给人当过妈,一觉醒来鹅子都三岁了,只能发挥想象力来教孩子,她想偏执敏感性的人,内心应该也是自卑的,反过来,想要便宜儿子变得阳光积极,就要给他树立信心,刚好颜书妤自己就是天生乐观的性格,她相信自己能通过言传身教把小家伙的性子给掰回来,不过该注意的小细节也不能忽略,比如穷这件事,就不能让他知道,万一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她哭都没地方哭了。

    尽管颜书妤认真隐瞒的样子像极了天桥底下贴膜的,却架不住张元嘉是个小人精,小家伙俨然已经从她的表情里看穿了一切,现在有了钱,他的雀跃程度一点都不比她低,小朋友兴奋得都要原地蹦起来了,“嗯,去存钱钱~”

    颜书妤现在满脑子都是发财了的快感,无暇注意这种小细节,母子俩带着如出一辙的兴奋走到了自助柜台面前。

    带着一点小小的强迫症,颜书妤加上卡里的两百凑了个整数——九千,然后包里还留了五百做生活费,现在店里每天包两餐,她相信这五百块钱也能用好多天了。最后再看了眼银行余额,她感受到了一阵久违的充实感。

    小心把银/行/卡放好,颜书妤旋即拉起旁边踮着脚、也跟她一样盯着屏幕舍不得移开眼睛的便宜儿子,恢复了以前的大方,“发工资啦,元宝,妈妈今天带你去搓一顿,上次的火锅店怎么样?”

    新老板的羊毛可以留着慢慢薅~

    张元嘉对于跟妈妈在上班的店里吃饭这件事,没有表达过反对意见,不过听到可以去喜欢的火锅店,小脸却忍不住放光的点头,“好呀好呀,去吃火锅喽!”

    火锅店的旁边是个网红小吃店,烧饼夹肉,上午排队的人不是很多,颜书妤想到周末她不放心把张元嘉一个人放家里,不出意外都是带着他来餐厅,生意忙的时候少不了同事帮忙照看,今天赶上发工资,也应该给大家表示表示,于是进了火锅店就跟便宜儿子商量,“我们点好餐,你就乖乖坐在这里,妈妈去隔壁买点吃的送给店里的哥哥姐姐们吃,好不好?”

    颜书妤上班的西餐厅,不但装修精致又奢华,名字起得也很洋气,叫“sunshine house”,张元嘉奶声奶气的问:“妈妈要一个人去sunshine house吗?”

    “当然不是呀,吃完回家的时候,顺路送过去,我们一起。”顿了顿,颜书妤又加了一句,“然后回去睡个午觉,下午再陪妈妈去店里上班,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可以。”小男孩没疑问了,像个小大人似的挥挥手,“妈妈去买好吃的吧。”

    “那你坐在这儿,哪都不许去哦。”

    张元嘉应下了,颜书妤对他还是很放心的,反派boss从小就表现得聪明伶俐了,唯一的一次掉链子,也就在一小时以前、他们遇到大佬周钦和那会儿,不过颜书妤认为不能完怪她家便宜儿子,小说里,反派boss就是男主爸爸的头号迷弟,追随他的狂热程度连男主那个亲鹅子都比不上,这大概就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