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第1/2页)
    ()    落荒而逃的颜书妤当然不知道,她的离开看似无人注意,不远处的监控房却已经炸开了锅,从她做贼一般从大老板房间出来的那刻,两位本来昏昏欲睡的值班大哥瞬间变得精神奕奕,为了八卦可拼了,一个紧盯着她的身影不放,另一个则迅速调取昨晚的监控。

    看这架势,也许不出两个小时,整个监控房都知道她和大老板孤男寡女相处了一晚上。

    无知显然也是好事,至少成功逃离出酒店大门的那一刻,颜书妤是彻底放下了心。

    反正她是坚决不会给男主当后妈的,这份工作也没必要再继续了,昨晚的一切就当过眼云烟、抛之脑后即可——颜书妤收拾心情,再次昂首阔步、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电梯里已经整理了一波思绪,离开酒店也就不需要再适应陌生环境了,颜书妤熟门熟路地走向最近的公交站台。

    繁华地段,要等的公交车也来得很快。上车刷卡,时间还早,她挑了个空位坐下,看着司机一路畅通无阻的行驶,心想要不了十分钟应该就到目的地了,原主穷归穷、心机也很重,不过在享受这件事上,她们挺有默契的。

    不得不提一句,原主其实是个很果断的人,她决心洗白上岸,找到正经工作以后顺便把住处也换掉了,算是彻底脱离了过去。她那个时候手里有点小钱,便租了个比较精致的中高档单身公寓,为了方便,自然就离上班的酒店不远,地段也许比不上帝景这边的繁华,但也属于中心区域了,租金当然是很可怕的,收头稍宽的原主也只是租了个四十多平的小房子,孩子还小,母子俩住着倒也合适。

    颜书妤循着记忆来到如今的住处,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木质地板和铺着垫子飘窗,这让她的心里多少有些欣慰。

    跟慢慢被花花世界迷花双眼的原主不一样,颜书妤是天生娇气,从小便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上了大学也没独立多少,毕竟就在本地上学,周末她要是不主动把脏衣服带回家,她妈都能追到学校来帮她洗衣服收拾东西了。

    所以,如果早来几个月,身无分文还只能住脏乱差的廉价房,娇生惯养的颜书妤干脆就懒得挣扎了,试试看能不能死回去才是正经;现在的她从长远来看当然也是穷困潦倒的,不过好歹生活质量不算太差,颜书妤觉得还是可以努力抢救一下的。

    虽然只是个单身公寓,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门口玄关处还装了灶台和油烟机,既可以换鞋又可以做饭o(s□t)o

    颜书妤默默的换了拖鞋,过道的右手边是卫浴室,她路过时顺便看了一眼,浴室里不但有洗衣机还有晾晒衣服的小阳台,上面正挂着几件衣服。

    不用手洗衣服,颜书妤对此更加满意,嘴角也不自觉的勾了起来,这种愉悦的状态直到她缓缓走过玄关,看见坐在床上的小朋友。

    颜书妤一早知道原主有儿子,更清楚这个儿子是跟“她”一样坏事做尽、结局会很惨的炮灰,但她从来不是那种母性泛滥的女生,在见到真人之前,她对便宜儿子的存在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触,更没有做好当老母亲的心理准备,突然看到小家伙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整个人都吓坏了,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平心而论,这孩子长得真不赖,大大的眼睛,小巧而精致的脸蛋,头发凌乱、睡眼惺忪的样子萌得让人想立刻冲过去亲亲抱抱举高高。

    当然颜书妤忍住了,因为她突然发现小家伙长得不像他那艳冠群芳的亲妈,也不是很像原主记忆中的死鬼丈夫,仔细观察倒是跟她有六七成相似。

    这可太刺激了,原主生的儿子为什么不像亲妈,反而更像她这个后来的便宜老母亲?

    要不是颜书妤足够清醒,就该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她生的了。

    但不得不说,看着便宜儿子与自己相似的五官,让缺乏母性的颜书妤破天荒真有点当妈妈的自觉了,不由自主的就坐在了床边,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妈妈。”小家伙睡意惺忪的喊了一声,便一头扎进了她怀里。

    “那个……”颜书妤却再次一次僵住,被小家伙的热情搞得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怀里贴着软软小小的身子、仿佛她在身边就是世界的那份信任,对她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新的体验,让她更直观的感受到了小家伙这声“妈妈”的意义。

    颜书妤都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叹,英年早当妈,她还能更惨一点吗?然而不小心抚上小家伙软软的后背时,颜书妤却不由陷入了沉思。

    之前整理剧情,颜书妤都只专注后妈的剧情线,压根没在意便宜儿子那些事儿,现在有了当老母亲的自觉,她才又重新开始回顾小说剧情——

    怀里这个小家伙大名叫张元嘉,小名元宝,七岁以后随母亲入主豪门,出于对继父的孺慕之情,主动把名字改成周元嘉,从此成为人尽皆知的周家大公子,声望一度压过真正的太子爷、也就是本文男主周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