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八十章(第1/4页)
    ()    第八十章

    过年期间, 家里四个人的放假情况各不相同, 张元嘉和周懿的幼儿园都在正月二十以后才开学, 颜书妤的琴行当然要比他们都早很多,初八就该回去上课了。

    不过跟她比起来, 还有些人的假期更是少得令人发指,比如大佬。

    大佬年假少,其实也很正常,国内有春节小长假的传统, 可周氏集团在球都有业务,国内放假跟国外没什么关系, 公司还在运转, 作为大老板的周总也就一如既往的业务繁忙了,在家安安静静的过完除夕和初一, 才大年初二他就要出差了。

    对于这个情况,颜书妤也挺意外的,小说里轻描淡写提到过两句, 周家人丁稀少,除了男主父子外就没有嫡系亲属了;她跟大佬在一起这么久,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他们家的情况, 周家到大佬这里已经是几代单传了, 他爹连个兄弟姐妹都没有,所以大佬父母事故去世时,偌大的周家就剩他一根独苗苗了。

    小男主是他们家唯二的独苗苗。

    偶然间得知这个的时候,颜书妤还很是唏嘘, 觉得这大概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大佬和他的男主儿子都惨惨。

    再然后她就恍然大悟了,感觉自己明白了小说里大佬为什么要那样心狠手辣的磨练儿子,整个周家连三代以内的亲属都找不到,男主要是无法胜任家族重担,这“皇位”可就彻底落入外人手里,那大佬就成了皇,啊不,周家的罪人了啊。

    当然了,周家但凡还有个能做主的长辈在,小说回忆里男主也不会那么惨,毕竟就算亲爹狠得下这个心打压儿子达到磨练他的目的,爷爷奶奶可舍不得。

    不过这就歪题了,略微知道了点大佬家的情况,颜书妤对他大年初二就出差的事依然不能理解。

    看起来大佬父子,她跟便宜儿子都是相依为命,可孤家寡人也是有区别的,周家到底是屹立不倒的豪门,就算大佬的至亲都不在了,过年也总该有几门远亲或是亲朋好友什么的需要走动吧,就像是她,也准备好了,初四以后去杨经理和柳老板他们家拜个年什么的呢。

    可大佬完不在乎这些,说走就走,顺带把无所事事宅在家看春晚的她和小朋友们都拎上了私人飞机,说是带他们去玩儿。

    大佬这次是去英国出差,颜书妤没见过世面,第一次去英国,然而要说玩,张元宝和小男主或许玩得很尽兴,每天都有司机保镖领着他们出门,颜书妤却一点都没享受到出国旅游的快感。

    也许是之前年会的惊艳亮相,让大佬看出了她做花瓶的潜力,所以在英国的社交场合他就把颜书妤抓壮丁了。

    外国人好像特别喜欢办舞会,颜书妤陪大佬参加的几个活动都是舞会的形式,也是因为这个,大佬才需要携女伴出席吧。

    舞会就跟电视里演的一模一样,金碧辉煌的大厅,旋律优雅的现场奏乐,光鲜亮丽的绅士淑女们翩翩起舞,为了配合他们的逼格,颜书妤也宛如一只花蝴蝶,每天换着不重样礼服和首饰站在大佬身侧,如果说她身上这些装备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都很价值不菲。

    颜书妤其实也不算白干活,从第一次陪大佬参加年会,就被他定下了规矩,这些她穿戴过的衣服首饰,都是属于她的,不管价格有多昂贵。

    她当然也兴奋,但出于人类的劣根性,到手往往就没那么珍惜了,颜书妤拥有的包包首饰这些奢侈品,都快把家里衣帽间堆满了,也就对它们越来越不稀罕了,拥有的钻石多了,它们在在她这儿也就像是一堆闪闪发光的石头,还不如发工资来得让她兴奋。

    到目前为止,颜书妤最常戴在身上的,反而是刚确定关系那会儿、大佬出差特意给她挑的那只爱马仕镯子。

    以前她还觉得大佬送这么天价的镯子实在壕无人性,可是由俭入奢易,颜书妤现在才知道它有多朴实无华,戴着真安心啊。

    首饰和高定礼服对颜书妤的吸引力在一点点降低,舞会本身给她带来的兴趣也同样如此。

    其实大佬在英国出席的宴会,要比周氏高层的年会高大上多了,就说其中一场宴会吧,颜书妤那天看主人感觉有点眼熟,离开的路上在网上随便查了查,吓得差点把手机给摔了,她觉得主人眼熟是因为对方是皇室中人,微博上偶尔能刷到关于他们一家子的段子。

    妈妈,我居然参加了王子举办的舞会!

    那一刻,颜书妤何止受宠若惊,她觉得自己简直是光宗耀祖、整个人都膨胀了。

    但是这之后吧,大佬又接到了某政客的邀请函,并且在城堡和公爵相谈甚欢,看到这一幕幕,颜书妤激动着激动着就淡定了,牛逼的人根本不是她自己,就算她作为能喘气的活人站在大佬边上,实则也与花瓶无异,她觉得自己有幸认识了这些大人物,可哪天她要是不站在大佬身边了,这些大人物大概也就不认识她了。

    总之,跟着大佬参加各种高端洋气误会、见到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