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月夜(四)(第1/2页)
    光束轰击大地,已让花园一片狼藉,相邻房屋垮塌,碎片朝离心方向散去...无数白色垂落粒子流中徐徐走出人影,远在王宫内某处完好屋顶的夏左勉强看清。

    「莫里,Lv???」

    即便不看那身秘家伙的头顶信息,仅凭半人马对他跪地的态度,就知道来了一个远在英格玛之上的人物——神明本尊。

    莫里神的外貌,是身穿柔软白袍,手持嫩叶长木杖的浅金色短发男人,表情像是雕塑一般,不会产生变化。

    “您为何亲自来到凡界?”英格玛问道。

    莫里向前走去,身后光束消散,他踩的每一个脚印,都会长出幼苗与照亮周遭的荧光花朵。

    “我看到一切了,太难堪,英格玛。”他冷峻的声音说。

    “嗯?”英格玛也许听懂了,但他还是想以无辜不知的态度,仰起头来。

    猝然,莫里一手击中英格玛脖子,其头颅飞出,无首人马身子无力倒下。

    在地面翻滚数圈,撞到废墟碎块的头颅方才停下,他还没死,只是没有肺气,暂时无法说话。

    紧接英格玛脖子的断口开是向下生长出生物组织——骨骼、肌肉纤维、血管乃至皮肤。

    不出一会儿,没穿衣服的英格玛又从地上站起,不过是以人身姿态,立即使用魔法,控制周围残败植物根须,往自身编织一件有模有样的衣物,蹲伏姿势靠近莫里,继续表现恭敬。

    与龙歌相同,吞噬神兽心脏的英格玛可以继续化身为人马形态,但他认为对莫里来说是无礼的表现,遂暂保持人形。

    夏左直看呆了眼,迟疑注意到,自己血条下方不知何时多了个buff——眼睛形状的图标。

    这是什么?没见过的buff,自动被加上的...难道是debuff!?

    夏左直视其,浮现出介绍框。

    「标记魔法,受标记者无法离开施法者百步。」

    谁是施法者!?什么时候的事!夏左一惊,百般疑惑,如果真有人标记自己,那「自动闪避」应该会避免这件事发生才对,特别是如今能把速度发挥到极致的「自动闪避」加「掣剑术」。

    难不成...夏左抬眼继续看向英格玛那边,因为能做到这件事的,现场只有一种可能——神明。

    “夏左!”轰击后硝烟弥漫的空中,传来龙歌的声音。

    她只身落到夏左所在的屋顶,吹散一片尘雾,“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受伤?”

    夏左摇摇头。

    “我已经把她们丢到安全的地方了,然后察觉这边发生一场风暴,有些担心您,就折回了。”

    龙歌舒了口气,正述说时,见夏左指向所谓风暴的事发地。

    “你的另一个仇人,莫里出现了。”

    龙歌难以置信的向那边望去,她转化出鹰一般的眼睛,将莫里看得一清二楚,绝对是他,不会有错!

    莫里似乎也有注意到她,「一个略熟悉的面孔」他嘴部口型的动作如此,然后抬起手掌,产生一阵强大吸附力,扭曲空间与视野,龙歌视野周遭的景物被拉得很长,又瞬间缩短。

    霎时间,龙歌赫然发现自己抵达了莫里与英格玛面前。

    “什...!”惊诧之余,龙歌拔出「黑鸢尾」,同时警惕回眸,担忧夏左的安危。

    后者却不在身边,也不在最初的屋顶。

    此刻远在另一处的夏左也注意到了,「自动闪避」令他率先跑离会被莫里吸附去的范围,现正站废墟之上,大概已经到了距离莫里百步远的极限,夏左无法再向后挪动半步,身后仿佛有一面逾越不了的空气墙。

    为什么「自动闪避」可以应对那突如其来的吸附魔法,却应付不了敌人对自己的百步标记?

    为了确认这一点,夏左果断向前跑去,顺便朝后投掷雷矛,企图破坏不知是否存在的空气墙,雷矛却能无阻的穿过,没有任何击中,五秒后雷矛也不会消失。

    这就不存在雷刃可破除魔法的用武之地了,因为空气墙只对夏左本身有效。

    瞬间抵达龙歌身后不远,发现她已经展开与敌人的交手,不知是否出于自保,因为单独行动不符合二者刚刚商定的策略。

    只见莫里随意挥手,就将坚不可摧的黑鸢尾切断,断面炽热发亮,快要融滴,这是龙歌始料未及的,紧接展开龙爪火焰进攻。

    但在行动前,一阵刺眼的闪光迸发,龙歌被莫名击飞,夏左上前接住。

    还没问询伤势,夏左就听到龙歌身前发出蛋白质烧焦的呲声与气味,她腹部与肩膀都严重灼伤,胸甲熔融后处于凝固中的状态。

    “混蛋...”夏左抬头望向敌人,一边眨眼拿出治愈药水给昏厥的龙歌饮下。

    尽管龙歌自愈力尚在,治愈药水也可加速助她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