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月夜(三)(第1/2页)
    “快走!”夏左对三人说,立即转身最大速度的召出雷刃,向英格玛密集投出。

    不仅是瞄准英格玛,还有他周遭的空间,以防止躲避。

    龙歌没有闲着,上前一把搂住守望月,最大力气扇翅产生的狂风甚至将瞭望台的木栏杆碎裂,以最大加速度冲出瞭望塔,展至最大的翅膀撞出些许木料碎片,守望月感受到瞬间加速的压力,险些晕厥。

    缓慢时间流动下,英格玛面对的是宛若雷刃组成的墙,向前推进,即将令他体无完肤,却面不改色。

    夏左投掷的动作未完,惊觉英格玛消失了,所有雷刃飞向遥远星夜天际线,消失为点。

    夏左的第一反应是英格玛又要去威胁龙歌,没多想,就向后投掷连续的雷刃,连线自己与龙歌身旁,踏足雷刃,转移过去。

    果不其然,英格玛抡下的长柄刀,被夏左以雷刃侧面弹开,伴随刺耳撞击声的火花霎时照亮几人。

    龙歌诧异回眸一眼,但她没多犹豫,出于对夏左的信任,继续义无反顾飞离。

    英格玛不易动容的脸现在抬高了眉毛——为什么他能够挡开自己的攻击,刚刚的光之箭,现在的挥砍,根本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事情。

    自动闪避的挑开作用后,未展开反击,因对方敌意的目标是龙歌而非夏左。但夏左没放弃主动进攻,疾速挥动雷刃,从英格玛身体正面造成一处刀伤,剑路未经过要害。

    但下一瞬间,英格玛与夏左拉开距离,英格玛的愈合速度终于跟不上这一击伤害的速度,伤口尚浅。

    夏左紧跟,又是一击,造成很长的道新伤。

    仿佛拉链闭合,从左肩斜向腰侧的浅显切伤位移般闭拢,但重复的斩击是机械式动作,所以第二击很快,远比最初投掷武器还要快,宛如短时间内的极致进步,让英格玛感受不出第二击与第一击存在间隔,两次攻击让他觉得是一次。

    此刻,攻击速度比愈合速度快,便发挥了巨大作用。第二击在原来浅伤基础上,再次造成伤害,将伤口变深。夏左的主动攻击本不该精准到第二次切向第一次的位置,丝毫不会偏移。恰好,因为这并不是他主观意识操控的进攻,而是连续摆动手臂的机械式动作,所以第二次动作与第一次动作一模一样,会通过完相同的路径,接下来的第三次也是。

    但第三次不会顺利发生,英格玛终于反应过来了,第三次切到一半的时候。即便在夏左挥动武器的极致速度下,英格玛也做到了瞬间消失,与夏左拉开十步距离。

    落地过程中,夏左见远离自己,悬浮半空的英格玛胸口,有一道明显的切伤,那是之前都不曾有过的,但是伤口上半部分显眼,下半部分微弱——第三次攻击只触及了他一半?夏左反应过来,于落地前,英格玛伤口愈合如初。

    “那是什么?”英格玛终于不再追击远去的龙歌,而是停留,俯视着陆屈膝的夏左,好奇与怒火复杂地充斥内心,“为什么可以弹开我的攻击,无论是魔法,还是我的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弹开...而且还有莫名其妙的速度。”

    任何魔法都可以弹开,只有克制的风魔法效果稍弱,倒也能弹开,以及破坏,夏左微弯嘴角站起身来,看来即便是神明的魔法也是魔法,受掣剑术的作用机制一样,他感到踏实不少,本以为是个站胜不了的敌人。

    “你的速度才莫名其妙好吗?”夏左没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我的挥剑是最大速度,第三次挥剑也是,这个世界上已知最大的行为速度,你是如何拿出更大的速度后撤逃开的,只让我第三剑斩到一半?”

    “这不是速度,而且,轮不到你来问我问题。”又一次,英格玛消失。

    从夏左耳根传来的声音说:“与速度无关。”

    轰然,夏左背对着英格玛舞剑,再弹开英格玛早在说话前就挥出的刀。

    反击展开,夏左极致的速度带领他瞬移般去到英格玛身后,给予同样致命的一击,刺向他的心脏。

    他俩同时反应过来——英格玛的胸口被刺穿。

    夏左没有停止,企图顺势破坏掉他更多的内脏,将被卡紧的雷剑上提,还未开始施力,英格玛再次消失了,只在原地留下一道被雷刃炙烤过体液的白烟。

    “我大概知道了,”夏左神情严肃,对远方的英格玛说,“比极致速度还快的事物,就只能是真正的「瞬间移动」。”

    “你猜对了,可恶的人族,仅认可你这一点吧。”英格玛不屑的说,埋头望了眼已然愈合的伤,明显比上一次慢些,“接下来我会对你展开惨无人道的攻击,你竟敢刺伤一个神使。”

    “空间魔法...”夏左小声嘀咕,对威胁的敌人不为所动,“是除了罗德尼的门之法阵以外,我见到的第二种...到底是什么机制?叫什么魔法名?...没接触过「瞬间移动」。”

    英格玛和上回一样召唤出光之弓,猝不及防对夏左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