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彼岸的真话
    ()    海泪之岛,灯塔街。

    一处非常隐秘的民宅,一个看起来非常壮实的,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就站在院中,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这扇民宅看起来有些破烂的木门被推开了。

    另外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窜入了宅中。

    当这个身影看见院中是个男人的时候,明显迟疑了一下。

    可是院中这个男人看见来人的时候,却掀开了自己的帽兜,帽兜下露出的容颜是一张与壮硕身材绝不相符合的绝美容颜。

    “你怎么....”窜入院中的身影也在这个时候掀开了帽兜,露出的脸正是之前进入秘道的塞缪尔。

    而那个看起来身材壮硕的男人还能有谁?不就是彼岸。

    “只是希望事情做得更加隐秘一些。”面对塞缪尔的疑惑,彼岸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似乎离开了唐凌,彼岸的表情都消失了,眼神也空洞了许多,就像当初的她。

    “倒是我疏忽了。”塞缪尔倒是不介意,露出了一个微笑。

    心中想的却是不管是唐凌,还是彼岸,这一对小情侣似乎都不好应付啊。

    “进屋说罢。”塞缪尔这样说了一句,率先走进了这间看起来看寻常的民宅。

    事实上,海泪之岛这样的据点不少,毕竟波塞冬家族在这里经营了多年。

    屋中,虽然布置的非常简陋,但却干净温暖,壁炉的火烧得很旺,但屋里的主人却不知道去往了哪里。

    彼岸也不会傻到去问这种问题,只是看着塞缪尔非常直接的问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唐凌?”

    塞缪尔没有急着回答彼岸的问题,反而是带着有趣的目光打量着彼岸。

    美,真的美!

    天赋神秘而强大!智慧还不低!

    如果这样的女孩子能成为自己亲军里的一员,那是多么完美的事情啊?

    要是真的有这样的幸运,塞缪尔情愿让彼岸和自己平起平坐。

    要知道,家族里的‘重男轻女’让塞缪尔从小就觉得抗拒,倔强而不服输的她在家族中拉起了一支是女性的亲军队伍,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而且,她可不受家族啊,血统啊什么的制约,只要是优秀的女孩子,她都想拉进队伍,像极了一个收集癖。

    彼岸很漠然,但还是稍许回避了塞缪尔的目光,唐凌不在,她再次不习惯陌生人的靠近,甚至连陌生人打量的目光都觉得抗拒。

    塞缪尔却不被彼岸这种冷漠所打击,她直接的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要找我的?”

    “你不是也知道要找我吗?”彼岸没有回答塞缪尔的问题。

    “那是因为在宴会中你给了我足够的暗示,不管是我们眼神交错时,你明显的探寻和疑问。还有最后离开时候,你几度看着我,分明是想要不顾一切的上前询问一些什么?”塞缪尔说出了一些微妙的事情。

    “你和这件事情有联系,是很明显的。有时候事情不必想得那么复杂,光凭着猜测已经可以继续探寻下去。”彼岸也回答的很直接。

    “我很欣赏你,不如和我一起闯荡世界?”塞缪尔是控制不住想要邀请彼岸的**的,她直接开口。

    “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唐凌?”彼岸的回答让塞缪尔十分失望,这岂止是没兴趣?这根本就是半分不在意塞缪尔所说的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塞缪尔也不能再说其它的了,她只能直接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的只是唐凌现在很安,至于什么时候你们才能相见,那是不确定的。”

    为了不让彼岸疑惑,塞缪尔特别补充了一句:“你知道他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

    以彼岸的聪慧,只是微微沉思就已经知道了唐凌如今的处境。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为什么愿意这样做?”

    彼岸问出这个问题以后,塞缪尔眼中不可抑制的又流露出了欣赏的神色,没有办法不去欣赏这个女孩儿啊。

    她既没有抱怨塞缪尔,更没有提出塞缪尔为什么要让唐凌这样做这种问题,而是径直想到了唐凌这样做必然是有原因的。

    这让塞缪尔忽然有些羡慕唐凌,为何会有这样的女孩子青睐他?当然,塞缪尔并不是想要彼岸的青睐,她只是想要彼岸将这种青睐转化为和她一样的野心勃勃。

    “第一,为了船队能够顺利的通过托米安线。第二,为了一劳永逸的打碎奥米尔对你的觊觎。第三,也为了自己不被奥米尔无穷无尽的针对。第四,为了我答应他的,合作的好处。”对于彼岸这样的女孩儿,就不用无穷无尽的解释了,塞缪尔直接总结了几个要点,彼岸就应该能部明白。

    果然,彼岸沉吟了一会儿便点点头说道:“谢谢你的消息,那我就离开了。”

    这么果断的吗?塞缪尔倒是愣住了。

    看着彼岸离开的背影,她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机会再‘引诱’彼岸一次:“喂,世界在紫月剧变以后,变得那么有趣了。难道你不想到处看看,顺便征服一些什么吗?”

    彼岸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塞缪尔,这一次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即便塞缪尔是女人,也为她忽然露出的微笑为之一滞。

    “于我来说,世界就是唐凌。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因为只有他在身边,我才能不会害怕的,去感受这个世界。”彼岸开口这样对塞缪尔说了一句。

    塞缪尔一愣:“你在害怕什么?你就这么喜欢唐凌?”

    害怕什么?彼岸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

    但对于第二个问题彼岸则回答的很直接:“我对他,和他之间,并不只是喜欢这样的感情。”

    说完,彼岸便离开了。

    她并不讨厌塞缪尔,即便她和唐凌一起合作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

    彼岸没有是非观,但有自己判断事情的一套标准。

    所以,彼岸对塞缪尔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可是塞缪尔却并不能理解,什么是并不只是喜欢?据她了解女王一直在待星城?而唐凌出身草根,两人并无交集,除了喜欢还有什么更深的羁绊吗?

    或者,彼岸在强调那已经不是喜欢?是爱情?

    塞缪尔不由得摇头,小小年纪说什么爱情?反正于她而言,情爱之类的东西简直没有任何的必要。

    毕竟,世界那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