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世子在线求生 > 第192章 妻管严
    ()    皇帝觉得自己很委屈。

    明明是陆封安整日来他宫门前折腾他,他才给他赐婚的。

    如今倒像是,这家伙妻管严然后推给自己,说是自己的原因?

    皇帝感觉自己摸到了真相。

    但他不能说。

    他要维护自己皇帝的尊严,况且臣子如此敬重自己,反倒是让他得了脸。

    “这,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陛下赐了个祖宗呢。”鹂妃轻轻地笑出了声,手绢却是都皱起来了,内心可见有多不平静。

    皇帝拉住鹂妃的手抚了两下。

    “要这般说起,陆爱卿府上以后只她一人,说是祖宗也差不了多少。物以稀为贵嘛。”皇帝笑着道。

    众人脸都僵硬了。

    还物以稀为贵,陛下,你那后宫佳丽无数个,难怪不稀罕呢。

    倒是底下一群夫人们心里酸溜溜的,又满是羡慕。

    谁家姑娘未曾出阁前没做过美梦啊,相公只忠爱自己一人,不纳姨娘不要通房,整个后院都是自己的天下。子嗣也是自己亲生的,不用勾心斗角的争宠,这都是梦中才敢出现的事儿。

    乔尔嘉坐在十王下边,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封安,死死咬着牙。

    身旁乔公子捂着唇轻咳一声,低着头掩下了眼中的锋芒。

    “世子对未婚妻真是宠爱。只怕这样的婚姻,一生都难以有人插足,就像父亲母亲一般。”乔公子笑着道。

    乔尔嘉脸上笑不出来,只勾了勾嘴角脸上却满是寒意。

    十王听得此话只淡淡笑了一下,如今的他看起来和善多了,曾经征战四方满身杀戮,以前是个战神,如今,是个高官。

    “今儿宫宴,大家尽情吃喝,父皇早就备好御膳让大家尝尝了。”太子匆匆从门外进来,额角还带着几丝汗意。

    呼吸微喘,对着皇帝见了礼。

    皇帝眉头轻蹙,但如今儿子已经长大,到底没说什么。他是最重嫡庶之人,既然皇后生了太子,便只能他是太子。

    他当初经历了夺嫡,自然知晓这后面的残酷。若是他立太子的心不够坚定,只怕这后宫能活下来的子嗣没几个。

    “儿臣参见父皇。”太子站起身,眼神擦过一旁的鹂妃,没多看一眼。

    “起身落座吧。今儿你母后身子不适,宴后去看看他。”皇帝沉着道。

    太子这才点了头。

    每年皇后几乎是不参加任何宫宴的。只有在自己生辰时会出现。

    鹂妃眼神闪烁一下,本来半依偎在皇帝身前,身形微微僵硬了一下。

    太子正直壮年,一双眼一张脸,都年轻至极。

    皇帝一切都在走下坡路。

    “今儿是除夕,这一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也少不了众位爱卿的辛苦,这一杯,便当是朕,敬各位爱卿了。”皇帝瘦了不少,但身子看起来还挺硬朗。

    伸过手,便有内侍递了琼浆玉露过来。

    宫女给贵妃娘娘也倒了一杯。

    鹂妃抿着唇,身后的嬷嬷便上前结果酒壶:“奴婢来吧,鹂妃娘娘这段时日喉咙发涩,医女让娘娘少饮酒。”说完,便换上了早已备好的清茶。

    皇帝投来目光,鹂妃只羞涩的点着头。

    皇帝也没多想。

    底下重臣站起身,身后女眷也起身遥遥端起酒杯。

    “恭祝陛下洪福齐天,寿与天齐,也祝国家繁荣昌盛国泰民安,永享太平!敌国永不来犯!”

    郎朗大气的声音,让皇帝激动的面红耳赤。

    “好,好好!朕有你们,自然一切如愿!辛苦了众位爱卿。将来,一切可就靠你们了。”皇帝说着,朝太子看了一眼。

    众人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话,心头却提了起来,好似有什么不好的征兆似的。

    “今日备下了烟火,等会,朕与你们一同赏烟花。”皇帝笑着道,这会的他哪里还有之前几次垂危的模样。

    太子见着皇帝,微微掩下了失落。

    陆封安这会可殷勤了。

    “你尝尝这是鹿肉,这是陛下狩猎得来的,底下都是旁人打的,你吃的是陛下亲自打的鹿。”

    “这可是海外进贡来的特产,你尝尝,你若是觉得喜欢,等会让陛下赏一些带回去。陛下大度,定是会同意的。”

    “你是女子要少饮酒,喝了身子寒。你若是实在想喝,我让人给你烫一壶吧,等会我便不饮酒了,我得清醒着送你回府。”陆封安一会又夹一块给池锦龄。

    脑海里那嘀嘀嘀的羡慕值,却只在百分之五十缓慢上升。

    “说起来,臣妾还记得,当初陛下是想将池妹妹赐给鲁将军的吧?”贵妃娘娘看着这一幕,心底又酸又涩。

    正说着,那鲁怀玉啪嗒一声便跪在地上。

    “陛下,朋友妻不可欺,微臣从来没想过啊。况且……微臣,微臣可受不住这样的姑娘。”鲁怀玉满脸惊恐,卧槽,你想害我!

    贵妃神色一滞,后面的话想说都说不出来。

    鲁怀玉都快吓死了,能将陆世子降住的女子,能有多好惹?他可不要,他将来要娶个乖巧听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媳妇。

    他可不想日日回去跪搓衣板,那太可怕了。

    鲁怀玉打了个寒颤。

    皇帝见他那熊样便眼皮子跳,忍不住让他起来。

    “朕倒是想,也得有人乐意啊。朕只怕啊,这个年都过不好。”皇帝心头跳了跳,他不由想,自己要是将池二姑娘赐给了鲁爱卿,陆封安会不会跪死在宫门前。

    皇帝不由低叹,他这些臣子啊。

    战场上杀敌毫不手软,甚至那陆封安让敌军闻风丧胆都是能的,可问题是,哪里来的毛病怕媳妇儿。

    皇帝放眼望去,众位大臣身后的夫人孩子,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这才放了心。

    这才是正常的打开方式。

    贵妃也不再多言,她跟着皇帝多年,自然知晓陆封安在皇帝心中的位置。

    如今皇帝活着就信他,将一切都托付在他身上抗衡十王,只要皇帝一死,太子继位,陆封安的地位更会水涨船高。

    贵妃看了眼太子,又看了眼鹂妃。

    明明从进门到现在,鹂妃和太子从未有过任何眼神交汇,直觉,却让她感觉这两人有些不同寻常的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