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阴阳动静之理 第一百一十二章 藏书楼(第1/2页)
    因为这样对耗下去,钱飞是很吃亏的,他所凝聚的火莲耗费的灵力很多,虽然这天罡火莲是中阶法术,威力很大,但是不能打到梁诚的话就是白费力气。反观梁诚所放的风刃,那是最基础的低阶法术,耗费灵力很小,偏偏梁诚的风刃威力还这么大,三四个就可以拼掉钱飞的一朵火莲,这样耗下去钱飞将会因为灵力不足而败北。

    钱飞在心底暗骂梁诚狡猾,竟然用这种低阶法术来和自己打消耗战。其实这也是错怪梁诚了,因为梁诚不是不想用中阶法术,而是根本不会。修行到了这个境界,却从来没有学过什么中高阶法术。当年在阎浮界因为境界低那是不用提,即使到了灵界,也没有机会接触到中高阶法术,包括在天罡外院也没有什么机会学习更高级的法术。

    按说用低阶法术和对方的中阶法术对打,那本来是根本扛不住的,可是梁诚经过三转压缩的法力极为深厚,其实就算对上融合初期的修士都不会吃亏,所以在法术上和旋照后期的钱飞相比,占了功力深厚的便宜,法术的威力比普通修者大得多。

    钱飞见这样下去不行,大喝一声,飞身扑向梁诚,大力一拳击出,梁诚看他的拳头闪耀着火光,知道这一定是种火系战技,自己不知这招的深浅,不想与他硬碰硬,于是闪转腾挪开始避让。

    由于梁诚拥有风灵根,因此身法非常轻快,经常在间不容发之际躲开钱飞的攻击,但是由于一味躲避,场面上就显得有些难看了。整个斗法台上只见钱飞打发了性子,海碗般大小的拳头闪耀着熊熊火光上下翻飞,死死追着梁诚不放。

    梁诚本不愿意暴露出自己的炼体实力,可是自己能施展的法术实在是乏善可陈,完奈何不得钱飞,毕竟这家伙也是上了学院铜榜的,并非菜鸟。

    被追着打了半天,梁诚也动了真火,于是不再闪避,而是大喝一声,一拳朝着钱飞击出,这一拳完没有任何花巧,也不含任何战技,就是运起力量奋力打出。

    钱飞脸露得色,大喝道:“来得好!”运足自己的烈火拳劲,朝着梁诚的拳头迎了上去。

    钱飞看着梁诚不会任何拳技,想来也没什么威力,心下得意,满拟这一拳就会将梁诚出拳的右手打得骨断筋折,嘴角不由微微拉起一丝冷笑的弧度。

    下一刻“砰”地一声响,钱飞感到自己的拳头就像打在一堵铁墙上一般,手指发出“啪”的一声,指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接着胸口一闷,钱飞喷出一口鲜血后身子倒着飞下了斗法台,慌得一众跟班飞身去接,谁知这钱飞下落之势力道沉重,把一众跟班带得摔成一堆滚地葫芦。

    钱飞颤抖着伸出已经变形的手指,躺在地上哀嚎道:“炼体者!你是炼体者!”

    梁诚摸出腰牌,看着上面已经变成了四百五十点的数字,心中满意:“你花了八十点贡献外加铜榜排名,知道了我是炼体者,算你赚到了。”

    钱飞心中悔恨,挣扎着朝不远处的铜榜望去,果然看见自己的排名已经下跌十位掉到了铜榜第二百七十七名,原先的位置,名字已经变为梁诚了。

    既然找麻烦的人已经收拾掉了,梁诚看看自己的贡献点涨到了四百五十,心中很高兴,在围观众人畏惧的目光下走下了斗法台,也不急着回无量居,直接来到内院的藏书楼。

    梁诚站在藏书楼外,仰视着这座巍峨的建筑,只见这是一座宏伟的巨塔状建筑,一共分为七层。这个情况在玉简中有介绍,第一二层是一直开放的,只要是学院弟子都可以进入,里面的功法秘籍只要愿意花贡献点,就可以兑换。

    从第三层开始,就只对学院的上榜弟子开放了,上铜榜者有资格到第三层,银榜者获得进入第四层资格,进入学院金榜者,可以进入第五层。至于第六层,据说里面存有学院最强的功法秘籍,一般不许进入。只有对学院中有巨大贡献的弟子,经过特批,方可进入,自天罡院建院以来,总共也没有几个弟子获得过如此殊荣,因此这一层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没人说得清楚。

    至于藏书楼第七层,那是一个神秘之处,别说是弟子们,就是长老上师们,都从来没有人上去过,那里可以说是一个禁地般的存在,时间久了,大家仿佛都忘记了藏书楼还有第七层。

    梁诚既然打败了钱飞,现在也算是学院中的铜榜高手了,已经有资格进入藏书楼第三层,于是直接越过头两层,来到了藏书楼第三层。

    在第三层的入口,有一位白发老者坐在那里,应该是负责守护和查验弟子资格的上师,见梁诚走过来,抬眼看了看,觉得这个弟子十分面生,于是道:“来者止步,你是新来的弟子吧,第三层只对铜榜及以上排位获得者开放。”

    梁诚脸色不变,恭恭敬敬向前朝老者施了一礼:“弟子梁诚,目前是学院铜榜排名者,请上师验牌。”边说边取出腰牌呈了上去。

    老者哦了一声接过腰牌,验明无误后道:“好,你可以进去,在里面的挑选时间为一个时辰,记住,无论你的贡献点有多少,一次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