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天地方圆之象 第七十七章 灭门(第1/2页)
    梁诚看着手中核桃大小淡黄色的内丹,自语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啊,看上去灵力蕴含得真是丰富,丢了实在可惜。”说完拿出一个玉盒,把内丹装在里面收进储物镯。之后梁诚珍而重之地把那枚符宝收回到手中,看了看发现符宝上刻画的那柄红色的小剑光芒黯淡了一些,内含的能量耗了不少,估计应该还可以再用个三两次的样子。

    梁诚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这青衣男子的尸体,却发现这人既没有储物镯也没有储物袋,除了那把薄刀就只有怀中搜出的一枚不知有何用处的金属小球,心中大感失望。

    回想这人的言行举止,梁诚觉得他一定不是大玄国之人,并且看得出他对大玄国十分敌视,那么十之八九这人是敌国之人。梁诚虽不怎么关心这些灵界的家国大事,却也知道大玄国和西北方向的邻国北章国是世仇,两国边境距离此地已经不算太远了。敌国之人出现在大玄国境内,并且身上基本不带东西,很可能是细作,大概是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现旱魃,因为贪图旱魃的重水珠才跑到这里来的,没想到最后死在自己手中。

    那么,秘密应该就藏在这个金属小球中,梁诚研究了一会手中的小球,一时看不出什么端倪,又怕把它弄坏了,于是就先收了起来,当务之急还是先看看那阵中的旱魃怎么样了。

    梁诚用火球术将这青衣男子的尸身烧成灰烬后走到了八门金锁阵旁,看到阵中动静变小了,原来那旱魃被阵中的流沙术克制得死死的,一身蛮力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因此陷在流沙中步履蹒跚,苦苦挣扎,这时梁诚又从生门转入到阵中,冷冷地看着旱魃。

    这旱魃如有所感,忽然转头盯着梁诚所在的方位,梁诚心中一懔,连忙转入景门躲避,同时把敛息决运转到极致。这时旱魃忽然一怔,应该是失去了对梁诚所在方位的感知,在阵中的迷雾中稍作犹豫,随即还是把那凶狠的目光看向生门,忽地旱魃张开大口,一股黑色的水箭喷向梁诚之前所在位置,结果水箭落空,哗哗部喷到了地上,这时旱魃的神情好像更萎靡了一些,可见这个水箭之术对它的消耗不小。

    梁诚见那黑色的水箭溅到地面青烟直冒,显然是含有腐蚀性的剧毒,生怕生门被攻破,于是取出阵盘略作调整,只见四周的迷雾一阵旋转,部八个门位置都发生了变化,伤门首当其冲,转到了旱魃跟前,一阵轰鸣,半空中密集的大块落石如雨点般朝着旱魃砸了下去,旱魃见状,狂吼一声,胸口忽然裂开,从当中冒出一枚蓝色的水球,这水球瞬间变大,将旱魃裹在其中,噗噗一阵水花四溅,那些落石被那水球所阻,并没有对旱魃造成什么伤害。

    只见落石刚过去,旱魃立即就将那水球收进胸口,梁诚猜测那水球应该就是重水珠了,看来动用这个东西对旱魃的消耗也很大。梁诚微微一笑,心道那就耗下去吧,看看你能支持几次,于是力催动伤门发出落石术和地刺等土系法术攻击,其他四门也没闲着,一时间旱魃同时又遭受到各种藤蔓缠绕,火焰灼烧,飞刀穿刺的攻击,渐渐地旱魃动作越来越慢,受不住时招出来防御的重水珠越来越小,到后来已经完无法覆盖身了,只能顾头不顾腚,在梁诚猛烈的攻击前发出阵阵嘶吼,半个时辰之后,旱魃已经倒在地上无法动弹,那蓝色的重水珠早已召唤不出来了。

    梁诚轻轻道:“见分晓吧!”随即催动阵法,发出最猛烈的一击,只见一根茶杯口粗细尖锐的地刺,忽地冒出地面,随即飞向半空中,然后掉转方向发出尖锐的啸声直刺旱魃。

    旱魃哀嚎一声,被那地刺往腹部丹田的位置穿了过去,直挺挺钉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梁诚观察了一会,确认旱魃已被杀灭,于是撤除了阵法,发现驱动阵法的十来枚上品灵石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尤其是驱动杀阵的三枚土灵石,已经基本消耗殆尽。梁诚苦笑了一声,心想这个杀阵威力虽大。灵石消耗同样十分惊人,一家伙就消耗了价值十万的上品灵石,等于是天罡院的任务灵石奖励这还没到手就花完了。

    梁诚走到之前摔倒的地方,看了看散落在附近已经断成几截的黄金剑,叹了口气,这黄金剑现在虽然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但是就这么毁了心中还是有些不舍,这把剑当年还是太师父天羽子赠予自己的,陪伴了自己好几年,如今是彻底毁了,于是把断剑都收拢一堆,挖了个坑就地埋了。

    之后梁诚走到旱魃尸身旁,用脚推了推它,发现这家伙果然重如山岳,自己完弄不动它半分。梁诚从储物镯中取出一枚蓝色的小刀子,这刀子还是接这个任务时学院给予的任务辅助用品。

    梁诚用这把小刀划向旱魃胸口,只见旱魃那坚硬的皮肤应手而开,只是蓝色小刀也融化了小半。这时旱魃的胸口露出一枚梨子大小的蓝汪汪的珠子,这应该就是先前旱魃招出来防御的重水珠了。梁诚看着重水珠,伸手去试着去拿了一下,结果完不能撼动它分毫。梁诚叹了一口气,心想这玩意连结丹修士都想夺取,肯定是个好东西,可惜自己现在没能力把它收归己用,并且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