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道人施法(二)(第1/2页)
    ()    “啊?杀掉?部?”

    张宇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部!拿个盆接鸡血。”

    莲花道人一面手上忙着一边说道。

    “里面要放盐吗?”

    张宇清的老婆忍不住插嘴道,农村里杀过鸡的都知道,接鸡血的时候里面放上盐更容易血液凝固。

    “不要,千万不要,这血不是给生人吃的。”

    莲花道人大声制止。

    “哦...”

    张宇清的妻子吃了瘪茫然的哦了一声,他这话的意思显而易见,可是张老伯都死了还能喝鸡血?

    张宇清赶紧照做,从里屋拿来菜刀与一个大的不锈钢盆子。走过来就直接抓住一只公鸡一只手将鸡头塞进掀开的鸡翅膀里,另外一只手直接操起菜刀就嗤拉一声割断了鸡脖子。可怜的小鸡只咕咕几声就一命呜呼,大量的鲜血哗啦啦流进了不锈钢盆中,直到沥干了最后一滴血,张宇清才把公鸡一把扔向了旁边。

    “咕...咕咕咕...”

    看见张宇清再次过来的公鸡们吓得连连后退,一时间整个屋内一阵鸡飞狗跳,此刻张宇清的手上已经沾染了点点喷射而出的血迹。

    “当家的,我来帮你吧。”

    张宇清的老婆壮着胆子走了过来,配合着张宇清一起抓鸡,随后逮住鸡脚、鸡翅膀,张宇清再抓着鸡脖子一刀下去,顿时刚才还在一阵叫唤的公鸡,嗓子顿时如同破了的风箱一般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张宇晗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一阵蹙眉,这情形别提多诡异,不远处的灵床之上还躺着被一身道袍模样的莲花道人用红绳五花大绑的张老伯的遗体。旁边的莲花道人还在不断的忙碌着时而念着奇怪的咒语、时而跳着奇怪的舞步、时而拿起旁边的红绳在尸身周围结着奇怪的图案。

    而这边的二位正在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割向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公鸡,面前的不锈钢盆中鸡血越积越多。好在年纪轻的小辈们已经被安排回屋休息了,要不然看见这种情形肯定会吓出病来。

    “咯咯咯哦...”

    “呀...”

    “谁?谁在说话。”

    张宇晗一惊,赶紧厉声问道,那边的张宇清赶紧抬起头来茫然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后者也是一脸茫然。

    “你没说我没说,在座的都没说话,你觉得这声音还能是谁发出的?”

    莲花道人阴沉着脸语气低沉的说道,同时只见他也是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谨慎的退到一边。

    “你是说?怎么会?”

    张宇晗也是一惊,难道这世上真有这种事?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

    “怎么不会?你们自己看。”

    莲花道人没好气说道,随手掀开寿衣。

    “...”

    一缕青烟腾地一下冒起,缭缭的烟气如同灵床前插着的香火一般向上蜿蜒而去。

    再看那张老伯身上的寿衣顺着红绳的方向已经被烧出条条痕迹,而那红绳依然十分坚挺的并没有被烧断,其表面只留下了一条黑色的灰迹。

    “爸!您受苦了...”

    张宇清见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顿时面容悲戚,老父亲死了还不得安宁。

    “刚才真的是我二叔在说话?”

    张宇晗还是有点不相信。

    “咯...嘴巴还是张的呢。”

    莲花道人没好气的指着张老伯的脸,只见此时果然张老伯的嘴巴微张,脸上的表情似乎极其痛苦,这让在场的人不由得一阵惊愕。

    “这...这...怎么会?”

    张宇晗也不由得愣住了,被吓得连连后退。

    “不过你们也不必这样内疚了,准确来说刚刚的叫声并不是你们的父亲发出的,而是他体内的恶鬼发出。鬼类这会总阴邪的东西对于公鸡都是极其惧怕的,而刚会啼鸣的公鸡阳气更旺。”

    莲花道人紧接着一阵科普,众人听的也是一阵认同。

    “你们两也别愣着了,赶快把这最后一只鸡杀了,把血拿过来,要不然等会就来不及了。”

    莲花道人赶紧对着张宇清指挥道。

    “哦哦...”

    张宇清忙应道,说着就举起手中的菜刀。

    “等等...道长既然公鸡叫声能够对抗恶鬼,为什么还要把鸡杀了?”

    张宇晗不解的问道。

    “鸡血的辟邪效果比鸡叫声强上百倍,你们别愣着了。我这法阵快困不住这恶鬼了。”

    此时只听得灵床方向开始传来微微抖动,一阵床脚与地面摩擦的尖锐声音不断传来,莲花道人赶紧再次将张老伯遮面的白布盖上,嘴中再次一刻不停的念着旁人听不懂的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