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章节(第1/2页)
    ()    “啊...”

    一声凄厉但不是很大的的女性惨叫声传来,叫声中充满了惊恐。

    “,麻烦,连个觉都没法好好睡。”

    宋子书嘟囔一声,悄然起身,随意的披上道袍打开窗户跃了上去,随即向前一弹。下一秒他就已经立在窗户外不远处的那座三角塔尖之上。

    今夜并无多少月色,只有三三两两稀疏的星光。透过留有一点缝隙的窗户只见他们隔壁房间不时传来真真若隐若现妖艳的红色光芒,正对着床顶天花板上奇异的飘着一个身红色古装打扮的男人。之所以说是男人因为这服饰很明显是古代男人结婚时所穿的婚服,那男人长发飘飘、脸色惨白,就像是刚从冰窟里捞出来一般。

    “啪嗒...啪嗒...”

    男人的惨白的眼睛之上不时的往下滴着血泪,一点一点正好滴在下方床上躺着的女人身上。那女人此刻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不知道是魔怔了还是还在迷迷糊糊的梦境之中。除了浑身不住地颤抖之外,整个人不敢向旁有丝毫的挪动,就像是中了什么邪术身上下无法动弹一般。

    只有嘴巴能够微微翕动,看那嘴型似乎在喊着“救命”一类,看来她现在的意识处于半清醒状态。他目前这个样子看上去就跟很多人都经历过的鬼压床差不多。

    不过她这却不是,宋子书微微摇头。

    宋子书静静看着屋内的动静,从那女人的嘴型来看,她应该是在念着什么菩萨保佑之类的话。脑袋不停的左右摆动,看来意识中是陷入了很深的梦魇之中,但是有一部分的意识却又是清醒的。

    不过她这不断念着的菩萨保佑似乎并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帮助,那飘在天花之上的红衣男子倒也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就样用惨白的没有眼仁的眼睛死死看着下方女人的脸,就像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

    “嘿嘿...”

    那红衣男人嘴角露出一阵狞笑,整个人面部表情十分夸张,只见他轻抬右手。盖在女人身上的杯子轻轻柔柔的掀开,露出女人的身体,这女人睡觉时只穿了一套轻薄的睡衣,睡衣之下...嗯!身材还挺不错,凹凸有致。

    陷入梦魇之中的女人显然也有所感受,头部左右摆动的更加厉害,大颗大颗的冷汗不断的冒出、滚落。四肢不断的拼命挣扎,可是换来的只是四肢微微的弯曲摆动。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

    只见那女人口中念念有词,嘴唇微动,似乎是在念着佛经。

    “咦?”

    宋子书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这是佛家的静心咒。看来这女人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应该经常做这样的噩梦。

    可是...不对,细听之下这女人所念的静心咒有很多错误之处,这样一来这咒语不但无法发挥驱邪的作用,甚至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

    果然,那漂浮在天花之上的红衣男人没有丝毫的影响。

    “呀...”

    一声如夜枭一般的鬼叫,狰狞中带着森然冷意,那梦魇中的女人果然也不断打着寒战,浑身如筛子一般摆动。

    那红衣男人双手一震,顿时身上那如血的红衣呼的一下向上弹开,如同魔鬼张开了双翼、又如那黑暗深处的血色蝙蝠张开翅膀俯冲猎食。

    那男人顿时身赤赤条条、一丝不挂,惨白如腊做的皮肤透着森森寒意,一股隐含的意味顿时笼罩了整个房间。天花板上留下一道血红色的翅膀印记,那身红衣消失不见。

    只见那男人不断地下降,同时双手向两边虚空一扒。

    “啊...”

    女人不由得又是一声轻声惨叫,惊吓的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弱小动物。而她身上的身上顿时大开,婀娜如雪的身材顿时在那男人面前一览无余。陷入深深梦魇中的女人想要拼命闪躲,可却无法进行丝毫的动弹。

    “嘿嘿...”

    那男人露出满意的狞笑,嘴角的獠牙越长越长,口水顺着嘴角滴落,眼看着这男人就要完压在女人身上。

    “孽畜!”

    宋子书气愤的一声低喝,立于三角古塔之上,嘴唇不住微动,正是道家的驱邪宝禄。

    “哼!”

    那男人一声哀怨的怒喝,斜过眼冷冷看向宋子书,那是一张惨青残白的脸。眼角扯得大开,整个白色的眼球似乎都要掉出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宋子书的存在。

    “呀...”

    男人一声痛苦绵长的鬼叫,惊吓的迅速的弹向天花板,倏忽间就没入其中。房间随即也恢复了平静,变成最初的模样,除了天花之上那方若绮蝙蝠翅膀的若有若无的血红印记。

    “呼...”

    女人终于长叹一口气,翻了个身,蜷缩着身体,似乎又进入了另一个梦。

    “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