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太白长青 > 第一百零四章 暗夜见闻
    ()    “嗯,墨叔我记住了。您觉得这件事中间有什么玄机吗?”

    白未染乖巧的应道,随即又忍不住向墨深提问。

    “哎!我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头绪,但是无非就只有两种情况;要不就是榕城内部的问题,要不就是青莽二位在说谎。”

    墨深面色凝重,这两种情况无论那种都不是小事,如果真的是榕城内部出了问题,那这个问题更不可小觑了。这也是为什么他直接安排青莽与清风直接明天先行回去白崖堡向白谨言汇报情况,青莽有没有说谎到时候白领主一审便知,而如果真要是榕城内部出了问题,白崖堡也好早做应对。

    “是...因为这件事我也想了很久,睡不着就...”

    “嘘...”

    不待白未染把话说完,突然被墨深打断,墨深一面给他比着禁声的手势一面赶紧将他拉到一块巨石后面藏好。

    白未染起初还不明就里,可静下来之后只听得丛林深处不是传来的草被被压倒之声,声音不大却逐渐的由远及近。并且听这动静,这东西个头还不小,说是庞然大物也不为过。

    “青...”

    “不要说出来。”

    白未染到底还是年轻,看见眼见那熟悉的人首蛇身之物差点惊呼出声,好在墨深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赶紧通过脑部意识与白未染建立连接,在意识中与其交流起来。

    “青...莽!”

    尽管是意识层面的对话,白未染依然小心翼翼的说道,那模样还有几分滑稽。

    “嗯,藏好。”

    墨深嗯了一下表明已经知晓,那青莽的方向正是湖对岸。按说柏妖洞内都有饮用水,这青莽没理由跑到外面来喝这湖里的水。

    而更加让二人觉得他可疑的一点是,那青莽似乎也注意到了白未染刚开始的那未完出口的惊呼,只见他立马立住身子,抬起头来谨慎的四处张望。偷偷摸摸的样子就跟做贼一般,这让远处的二人更加觉得他可疑,看到他这样的行为似乎印证了白未染二人的预测。

    幸好墨深的修为也不低,很好的将二人所在的位置给隐藏了起来,那青莽并不能探知到。

    “噗...”

    那青莽四处张望了片刻之后并没有什么发现,于是开始直接滑进了湖中向着湖中心方向游去。随即噗的一声潜入了湖底,湖面上只留下一圈圈不断向四周推开的波纹,直到最后再次归如平静。

    “墨叔,这青莽到哪去了?”

    白未染率先忍不住通过意识向墨深问道。

    “应该是潜到水下了。”

    墨深也不是非常确定。

    “水下?这个湖面看上去并不是很深啊!能容得下它这么大的体积?”

    白未染看着眼前这看上去并不是很深的一汪水域,心想以青莽那体格,要是完潜入水下水面上不可能没有丝毫涟漪的。

    “说不定这湖水的深度不止表面上看上去的这么浅,说不定这湖内有玄机。”

    墨深语气深沉地说道。

    “那...我们要不要也下去看看。”

    白未染赶紧说道,那样子倒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不急,我们先看看周围的环境再说。”

    到底还是墨深做事更为谨慎一些。

    二人于是赶紧沿着湖的四周察看了起来。

    这时一缕白色的微光泛着丝丝雾意从丛林深处蹦蹦的朝着湖面跳了过来,看那样子应该也是个什么动物。

    突然察觉到湖的旁边有人,那小东西起初还是蛮不在乎的向前,待离得近了有随即警觉起来,朝着湖面的另一边兜起了圈。

    原来是一只白色的兔子,身毛发洁白,皮毛间更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着圣洁的白光,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块透明的冒着雾气的冰雕。

    “墨叔,你看,一个兔子。”

    白未染赶紧好奇的向墨深叫道。

    而远处的那只兔子也早已看见了这边的两位,因为并不知这二位是否对其有恶意,所以十分谨慎的朝着湖面挪步,并且尽力绕到离白未染二人最远的地方。

    “不要过去,这是个化形期的兔子,实力不容小觑。”

    白未染出于好奇就想离得近点看看这兔子究竟为何居然还能发光,并且看上去比一般的兔子显得更加的清秀俊美。

    注意到了白未染的行动,墨深赶紧适时提醒道。

    “化形?就是马上要成妖了?”

    白未染之前也在堡内的一些古籍上看到过关于妖族的一些记载,但亲眼所见今天还是头一遭。那青莽与柏妖就足够让他惊奇了,现在居然又出现了一个马上快化形的妖类。

    “嗯,可以这么说。我们还是离远点吧,它应该是渴了,想喝水。”

    墨深随即说道。

    “哦...好的”

    白未染傻傻的应道,眼睛却一刻不停的盯着对面的小白兔,这风极丛林里的生物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小兔子,你来喝吧!我们不是坏人。”

    白未染向对面喊道,这一喊吓得四周的动物都停止了嘶鸣,丛林中传来了动物们的躲藏声。

    “你呀,声音小点,不要忘了水中的那位。”

    白未染盯着他没好气的埋怨道。

    元央界与凡尘不同,无论是神族还是生活在其中的各种生灵都有点漫长的寿元,尽管如此像白未染这样涉世未深的在墨深眼里还不过是个孩子。

    “哦哦,对,墨叔提醒的是。”

    白未染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忙不迭朝后躲去,用行动向对面的小白兔他们并没有恶意。

    那小白兔倒也十分机灵,不愧是快化形的妖类,明显是明白了白未染的意思。赶忙又蹦蹦跳跳,愉快的朝湖边跑去,随即大口大口的饱饮起来。

    那模样说不出灵性、生动。

    “墨叔,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也潜到水下,看看下...”

    “嘘...别说话。”

    白未染话刚讲到一半就被墨深再一次的打断,墨深直接捂住了他的嘴,示意他暂时不要说话。再看那湖对面的兔子也十分警觉得抬起脑袋,张眼向四周看去,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噗...”

    巨大的出水声,吓得岸边喝水的白兔赶紧向旁边跑开。

    只见那水面之上突然冒出一只巨大的蟒蛇,腰身足有水桶粗细,倒三角的脑袋更是大的出奇,如同簸箕一般,更为可怕的是血盘大口上还叼着一个人,一个体格健壮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