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异变突起(第1/2页)
    ()    这粗大的浑厚嗓音正是那“武大郎”,此刻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奔来,这浑厚的嗓音与他那矮壮的小身板倒是显得极其和谐。

    他口中的“小可爱”正是那女煞,原来正在远处跟白不易的缠斗的他看见这边的状况后,立马先是一记势大力沉的板斧,随后更是极速摆脱了白不易的纠缠,迅速的赶来驰援。

    看来他对那女煞的爱真是天地可鉴,只是希望不要出现个“西门庆”。

    “臭婆娘,你没事吧?”

    那“武大郎”第一时间赶到女煞跟前将她扶起靠坐在岩石上,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咦?你这是?你的头发呢?”

    定下神来才发现那女煞此刻竟成了光头,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一般。

    “大郎,难道这样你就不爱我了吗?”

    那女煞赶紧举手遮住了脑袋,满脸娇羞的说道,浑身无力的瘫倒在“武大郎”的怀中。

    “不会,怎么会?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可爱。”

    大郎强忍着双眼的不适,努力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轰…”

    又是一记势大力沉的钢拳,只是这是由那大金刚轰出的。那大郎却也反应极为迅速,迅疾将女煞推到一旁,双手交叉格挡。

    “咯咯咯…”

    骨头错节的声音,这一拳力量极大,直接将他轰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向了后面的石壁,顿时尘土飞扬。

    “伍大!”

    那女煞急切的喊道,嗯?没想到这名字倒也蛮符合这位男选手的气质。

    “我没事,金梅。”

    嗯!女选手的名字更加符合。

    只见被砸进石壁中的伍大顺势张开自己的右手,似乎是在召唤他的那柄巨斧。却不料巨斧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只听得旁边的空气中一阵空气波动的“嗡嗡”声。原来那斧头正被大金刚握在双手之间,他正在以蛮力想要将那黑木斧柄掰断,看来之前的那一击确实让彻底的出离了愤怒。

    巨斧显然与伍大已经建立了某种连接,能够感应到他的招呼,正在急切的想要逃离金刚的掌控,与金刚向下的掰力形成截然相反的两种力道,让周边的空气都发生了扭曲,发出嗡嗡的响声。

    看来这把斧头也是一把神器,在这巨大的金刚强大的作用力下居然没有立马折断。

    “咔嚓。”

    终于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那斧柄竟生生的被金刚从中折断。林立的木刺直如一根根钢锥!

    “呼…”

    金刚一把将折成两段的巨斧朝伍大扔去,力量同样强大无比,这要是被砸中肯定会被直接扎穿。

    而金刚身后不远处李白正扶着哇咔靠着一个大石块坐下,哇咔的嘴唇微动似乎在跟他交代着什么,身旁是哇咔特有的一滩血迹。

    “伍大,那猴子…”

    金梅以微弱的气息呼喊着伍大。

    “放心,我能应付。”

    伍大喘着粗气说道。

    “铮…”

    只见他赶紧抽出双手举在身前,那两截断斧竟这样“铮”的一声直直的停留在离他一尺之遥的空中。

    “哈…”

    随即大喝一声,那两截断斧顿时以不可匹敌之力迅速的杀个回马枪向大金刚冲去。

    这边伍大与大金刚打的如火如荼,这是一场纯力量的对决,旁人几乎无法插手,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边的白不易也在快速的朝李白靠近。

    不过显然伍大误会了金梅的意思,看来这对cp之间的默契还有待提高,只是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所说的“猴子”并不是指“大金刚”,而是哇咔。如果所料不错,哇咔显然是在与李白交代“扶邪”的下落。

    等不及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金梅拖着疲倦的身子,强忍着身的痛意以自己目前所能有的最快速度朝李白扑去,如果说刚开始的她是一团暴风雨来临的黑云,此刻更像是雨疏风骤后的一卷残云。

    不过饶是如此对于李白这种几乎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更没啥实力的人类小孩来说还是致命的。

    “啊…”

    突然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传来。

    “金梅!”

    粗犷嗓音中似乎还含着强忍的泪意。

    那女煞终究没能伤及李白分毫,眼疾手快的白不易直接飞起一刀将她死死地钉在石壁之上。

    片刻后黑雾消散,石壁上徒留一件黑纱薄衣被一柄黑金古刀钉在石壁之上,如同一个耷拉着脑袋的女子。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一只金镯掉落地面。

    “啊…金梅,臭婆娘。”

    伍大撕心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