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押解上学(第1/3页)
    ()    “警官,你确定真的没有搞错?‘敏锐的五感’是什么意思?这个录取的理由也太随便了吧?”

    李连英对于这突然到来的四人以及这突然出现的录取通知书还是有一些意外。

    “随便?大爷您想多了,别说五感,就是二感敏锐我们学院都要破格录取,我们学院可是直接率属于中央,毕业后直接分配工作,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的。”

    旁边的一个年纪稍轻的军官听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

    “大爷,刚才我们的证件你也都看过了,如果还是有什么疑问可以拨打西南军区的电话,请赶快让李白出来。我们时间有限,需要尽快出发。”

    为首的军官冷冷的说道,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好好...”

    听到那句包分配工作,李连英顿时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嘴上不说,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看来小白以后也能混个公务员当当。

    “小白脸...小白脸...快起来了,家里来了四名军官接你去上学。”

    李连英扯着嗓门对睡在二楼的李白喊道。

    听到“小白脸”这三个字,四位军官一阵恶汗,不过这也将成为李白挥之不去的昵称。

    “哦,好!”

    只听上面胡乱地应道,而后似乎又翻了个身接着睡了。李白的奶奶一开始听见敲门声的时候就已经醒来,此时已经洗漱完毕走了过来。

    “四位警官,别都站着了赶快请坐下来喝点茶。”

    奶奶赶紧请这突然到来的四位军官到客厅的方桌前坐了下来,桌面上也早已泡了茶并备上了一应茶点。

    四位军官倒也没有客气,都正襟危坐,端起茶杯喝了起来,不过茶点却没有去碰。

    “老头子,你过来,把冰箱里的肉拿出来切了。”

    奶奶叫住了准备去客厅陪聊的李连英。

    “哦,好。”

    李连英没心没肺的应道。

    “老头子,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历啊?不会是冒充的吧?”

    待李连英走过来后,李奶奶赶紧小声的问道。

    “我觉得不会,他们的军官证我都看过,不像是假的。老爷子后来部队换发的新版军官证你也看过,这种证件防伪技术与人民币差不多,再说仿制军官证可是大罪。”

    李连英说的‘老爷子’是他的父亲,李白的太爷爷。虽然之前也有满腹的疑问,但仔细的想了想后断定这四人不会是冒充的军官。且不说证件的真伪,就是门口停着的那辆挂着军区牌照的迷彩商务车普通人是不可能弄到的,更别说仿制军区号牌上路了。李连英心想或许是自己的父亲以前在部队上的战友给李白安排的学校,老爷子以前十分疼爱李白,甚至胜过了疼李思。

    尽管厨房内的二老已经尽量压低声音交流,但实际客厅内的四人早已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这四人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不过对于厨房内二人的对话四人仿若没有听见一般,用标准的坐姿坐在桌前偶尔喝一口各自的茶。

    “大爷,您孙子的房间是上楼左手边第一间吧?不知他行礼有没有提前收拾好,如果没有还麻烦大娘去给他收拾一下。”

    见李白一直没有下来,坐在右手边座位上的军官按奈不住走过来问道。这位军官身材同样十分挺拔,看样子似乎比李白还要高一点,是一个标准的方脸,脸的长宽几乎一样,眉毛很浓,鼻梁高挺。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正直、一丝不苟、说一不二。

    “嗯,对对,早饭马上就好了,你们再坐会儿。他的行李之前也已经收拾的七七八八了,我家这孩子贪睡,不劳您,我去叫他。”

    李连英也才发现李白这小子应了好一会儿但到现在还没下来。

    “不用,我去叫他,贪睡可是军人最大的恶习。”

    军官不苟言笑,不等李连英把话说完就径直向楼上走去,似乎丝毫没有考虑到这里并不是部队。

    此时的李白正在空调房里酣睡,因为是夏天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底裤,一床轻薄的床单胡乱的盖在身上,似乎正在做着一场香艳的美梦。

    军官径直推门走了进来,睡梦中的李白丝毫没有察觉。军官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尽管现在还未到六点,但盛夏的阳光早已照的屋内大亮,刺眼的光线让李白的下意识的扯了扯身上的被单将头整个捂了起来,而睡在角落处沙发上的老白也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见此情形,军官走到了床前直接将李白身上的被单整个掀开。

    “爷爷,让我再睡一会,我还没睡好呢。”

    李白用略带撒娇的语气嘟囔着,然不顾内裤上的高高翘起。

    “赶快起床,我们还要在明天中午之前赶到学校,时间不等人。”

    这突如其来陌生浑厚的声音让李白一下惊坐起来,下意识的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