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刘铭这娃儿太惨了(第1/2页)
    “朱老板,我还要再强调一下啊,千万别兑水。我可是一个有良心的商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身穿一件白色背心的朱老板,和刘铭的打扮有的一拼,猛的一看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哪个啥,刘铭刚刚都愣住了。

    “好说好说,绝对不兑水。这个刘老板放心,我是个诚实的人。我说刘老板,七块一斤真的不行?”

    闻言刘铭差点没直接一口气打死这个瘪犊子玩意儿,去你妹的七块一斤,你在想屁吃呢?

    这瓜皮,愣是从刘铭过来就和他说减价的问题。遇得到哦,刘铭也是见鬼了。

    “开什么玩笑,高粱酒都要六七块一斤,我的这个莲花白十块一斤算是便宜的了。批发价八块,有的你们赚啊!”

    刘铭走了,拿了钱就走了。这人实在不地道,你竟然还想在我刘某人面前杀价?

    呵呵,老子信了你的邪!

    ……

    “刘师傅,你等我一段时间,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这样没问题吧?”

    刘文昌急忙点头,他其实也不想这么早回去。开玩笑,镇上这么多麻将馆都在欢迎他呢!

    重市这个地方,两样东西简直成了精。第一火锅,这个就不说了。

    再有一个,那就是麻将馆。

    “没有问题,我在前面麻将馆等你。你要走的话,到这里来找我。”

    好吧,刘铭理解不了这些人为什么喜欢打麻将。说句实话,要不是推脱不了,刘铭是一定不会沾染赌这个东西的。

    “那行,我就先去忙去了!”

    ……

    刘铭的这身行头,说句实话那是真的吸引眼球啊!来到向川他们家的这段路上,回头率那是杠杠的啊。

    “我的天,那是刘书家的儿子刘铭吧?太惨了,你看他多惨啊!

    摊上这么一个父亲,真的是造孽啊!你看看这穿的,和乞丐没啥区别了。”

    “是啊,这个娃儿造孽啊。”

    “哎,我听说上百万的欠账,都落在了他的头上啊!”

    “我靠,这打扮厉害啊,我也想要一身同款的。”

    好吧,一路上,认识刘铭的人不少,不过刘铭这个穿着打扮,实在是让他们提不起兴趣打招呼。

    歧视这个东西,说白了到处都存在。刘铭可没有在意这些,老子的想法你们懂个求啊!

    所以,刘铭一路昂首挺胸的来到了向川的收购站。

    不过嘛,快要到的时候,刘铭脸上的表情就变了。那个啥,突然之间刘铭就变成了一脸颓丧。

    一看过去,绝对感觉这龟儿有问题。姓刘的,你就是个演员啊!

    现如今,我请你就位好不好?

    所以,当刘铭来到收购站,向川看到刘铭的第一眼,立马就是心里一个咯噔。

    我的天,这娃儿太惨了吧?

    不会吧,怎么会这么惨?

    真的惨,鸡窝头,灰丧脸,破背心,补丁裤啊那个烂鞋子。

    “我的天小刘,回归桥的万叫花都比你穿的好。你这个……”

    看着身穿工装,正在给人过秤的向川,刘铭脸上假装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

    不得不说,刘铭真的是个合格的演员。这一笑,让人无比的心酸和惆怅啊!

    见鬼了,大哥你有木有搞错啊?

    比如此时此刻的向川,就感觉到可怜和怜悯了。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啊!

    天杀的刘书,你要死也把账还了去死啊!你看看你,你倒是好,死了一了百了。

    你看看,你把你自己儿子逼成了什么样了?

    年纪轻轻,上百万欠款,现在穿成这个鬼样子。说句实话,向川真的是直接忽略了刘铭手中提着的一瓶子酒。

    这娃儿命苦啊!

    “快点过来做,吃饭没有?要不这样,我请你去吃一顿?”

    刘铭的戏精本色,越来越好了。同时,套路正式启动。

    “阿弥陀佛向大叔啊,我心里年龄这么大喊你大叔,也算是偿还了套路你的内疚了哈!”

    想到这里,刘铭脸上越发的悲苦。哆哆嗦嗦,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包一块五的红梅来。

    这个……

    咳咳,这是这边最便宜的烟了。一块五一包,难抽的要死。

    这包烟,刘铭刚刚过来的时候,顺便买来的。

    那个啥,他还丢了四五支,顺便还把烟盒子揉搓了一下,变得非常的难看。

    我晕,真他么的做戏做套,果然不愧是刘套路啊!

    “叔,您抽烟!吃饭就不用了,我这个样子……哎!”

    这百转千回的一声长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