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穷啊!(第1/2页)
    “刘老板,给我来十斤。”

    “好说好说,我看要不就是酒壶装满算了。二十斤也没得多少,免得下次难得跑。”

    打酒的人想了想,他觉得刘铭说的很对。

    “好说,就按照刘老板的意思来。二十斤就二十斤,你这个酒没得二话说,那就是好。在你这里打酒,我舍得钱。”

    我看,舍得钱你丫的到是松手啊,两百块而已,你至于这么不情愿松手吗?

    想让我送你二十斤喝,那不好意思你纯粹就是做梦。

    我刘某人,现在穷的眼睛发绿,这是不可能的。

    “刘老板,给我整十斤。我喝酒快,一天差不多要一斤,看来以后这个酒钱要涨了哦!”

    ……

    “我说小刘啊,你十块钱一斤穷疯了吧?搞个瓜皮哟,这么贵的酒我就是出门被车撞死,喝酒喝死我都不会买你一斤的。”

    “呵呵呵,你莫慌先喝一口了再说。”

    “哎呀我的妈,真香啊,给我来十斤。”

    当刘铭这里宣布,酒已经好了之后,立马好几个人直接跑过来了。

    刚刚的他们,基本上都喝了几口。说句实话,他们是真的服气了。

    最开始,实在觉得刘铭想钱想疯了,这么高的价格作死呢?

    但是现在,虽然还是觉得价格太高,可是都舍得拿钱出来买来了。短短半小时,刘铭这里卖出去了一百一十斤。

    嗯算一下,也就是一千一百块钱。当然了,卖出去的斤两肯定不止一百一。

    这边卖酒,最少一个酒壶多送三两酒左右。所以,肯定卖出去了一百一十五左右,到是只有一百二十斤的钱。

    这就是正常的损耗,只要做这个的就免不了的。

    这其中,有个叫做萧敬业的人最牛了。

    你猜他什么情况?

    我类个去,刘铭给他秤好了斤两之后,这位酒神一样的任务直接都不走了。

    就这么提着壶,在小河边的坝子上找了把椅子坐下这么喝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半斤多的量。

    “刘……刘老板啊!你这个酒……这个酒那是……那是没的说的!

    就是……就是这个价格有点贵,后劲……这个后劲啊他……他有点大!”

    迷迷糊糊的,刘铭看着这人离去,生怕这老小子一个不小心掉进河里面去了。

    “记住了,多放两三天,三天后这个酒的口感更好知道不!”

    萧敬业嘿嘿嘿的笑着,一张脸漆黑无比,牙齿漏出来和非洲人有的一拼。“

    知道了刘老板,我懂!”

    呵呵,你懂个继而你懂,老子怕你丫的喝死过去。

    刘铭摇了摇头,不再继续关心这老小子了。

    萧敬业刚刚走没多久,王红书骑着摩托车,后面绑着一个大大的酒壶过来了。

    如今的酒壶,基本上就是五斤装的,十斤装的,二十斤装,五十斤装喝多了和一百斤装的。

    刘铭怎么都没有想到,王红书竟然绑着个五十斤的酒壶过来了。你说说,你这是支持我呢还是吓死人?

    对于这样的人,他刘铭自然是……

    “哎哟喂我的王大爷哟,咱们的这个王支书啊,您老人家可真的是个好人啊!

    真的,我刘某人发誓,这辈子就没有遇到过比你王支书还要好的人了。

    你要是还有个女儿,我说什么都要当你女婿。”

    我靠,这奉承话就像是不要钱,有编剧专门写好了一样。

    从刘铭嘴里,那可真的是张口就来,草稿都不用打的。

    见鬼了,大哥好歹你丫的是穿越佬,麻烦你有点逼格行不行?

    再怎么说,你不要给这一类人群丢脸行不行?

    好吧,对于刘铭来说,穿越不穿越的算个毛线,现如今实实在在的好处才是最重要的。

    你没看到吗?

    老子几句好话说过去,这老小子脸上笑的就像是一朵花。

    这要是他以后不给我介绍推广一下,他还是人吗?

    人在社会飘,你一定要记住一句话。

    那就是:任何时候,生存生活最重要。

    这个世界上,有不受嗟来之食的人。同时,也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可是,你我都是俗人,在意的就是五斗米。

    现在的刘铭,是经过了十多年的社会毒打的刘铭,他知道怎么样才能保证自己更好。

    这不,任何话他都能说的出口的。

    “你说什么?当我女婿?刘老板,你说的是真的?

    这样,我还有个本家的侄女,是我弟弟的女儿。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明天带过来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