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莲花白(一)(第1/2页)
    “黄哥,两毛六吐血价,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说价格了。

    如果谈不拢,这笔生意咱们哥俩做不成了。没办法,我只能去找几个养猪场了。”

    这一次,黄明知道,刘铭是来真的了。两毛六,这个价格说句实话,他还真的有点为难。

    不过嘛……可以先试一试再说。

    “那行,就按照老弟你说的这个价格两毛六。不过,一切都要等我看到东西再说。后天中午对吧?”

    刘铭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真诚的笑容。

    “没有错,后天中午,老哥过来就知道了。”

    ……

    刘铭离开了黄明畜生……额不对,应该是黄明牲畜饲养场。

    今天过来的目的,他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刘铭所要做的,那就是好好的酿酒。

    除了这个,没有别的了。

    二手摩托车说句实话,这声音真的很不舒服。不过也没所谓了,反正员工的车,多大点事不是?

    刘铭回到酒厂的时候,其实大米刚刚倒进去,高粱都还没有往里面放。

    “老板回来了啊,按照你的要求,大米倒进去了。”

    刘光斗拿着一烟杆,抽着这边常见的农村土烟。这个烟闻起来很香,可是抽起来就不一样了。

    没有抽过的人,第一次抽还会醉烟。说句实话,醉烟比醉酒还要厉害的。

    所以,刘铭对这个玩意儿,那是真的敬谢不敏。

    “嗯,辛苦你们了。”

    晚饭刘铭一个人吃,三个员工已经回家了。还好,老太太张春凤当初走的时候,给刘铭用猪油熬了一大碗面臊子。

    想要吃饭,直接打开电磁炉,然后水烧开放一些面条,捞起来放在碗里之后,弄上一些这个面臊子一搅拌,就可以直接开吃了。

    农村的腊肉做的,实在是非常的香。什么鸡精味精之类的都不用放,非常的好吃就是了。

    刘铭也就靠着这个,这段时间才安的活下来了。

    ……

    零五年,农历七月。今天,对于刘铭来说是非常不一样的一天。

    忙碌了四五十天,今天终于可以开始酿酒了。可以说,这真的是非同一般的一天啊!

    莲花白,这是刘铭酒厂的第一种酒,也是刘铭寄托了非常大希望的一种酒。

    能不能还账,能不能翻身就看今天出来的酒怎么样了。

    今天的工作可就不一般了,特别是工作时间那是大大的提前了。凌晨四点钟,所有人都过来开始了。

    首先就是大火蒸粮食,这个是最先的工作自然不用说了。而后,就是最累的活儿出蒸了。

    今天可不一样,出蒸之后,就不是继续主粮食了。今天要开始酿酒了,第一天发酵的粮食,现在可以蒸了。

    所以,当出蒸之后,立马就打开了酵缸上面的密封。

    随后,就开始一层一层的往卓缸里面倒发酵好的酒糟了。

    提前两个小时,酵缸下面的一个口子就打开了。这个时候,就是放胡子水的一个过程。

    至于什么是胡子水,这个其实很好理解。粮食在发酵的过程当中,会分泌出来一些特殊的物质。这玩意儿,就是胡子水。

    黄橙橙的,很是粘稠。看起来怎么说呢,其实非常的恶心。就像是……就像是冬天的鼻涕一样。

    呕……打住,这个话题不说了。……

    一打开酵缸的密封,嚯啊,刘铭自己都没有想到,一股非常特殊的香味就弥漫在整个酒厂。

    这股香味,哪怕在酒厂外面都能闻到。

    “好香啊老板,咱们这到底是什么酒?”

    刘光斗站在酵缸的旁边,错愕的看着刘铭问到。刘铭神秘的笑了笑,一只手摸着下巴。

    “都别愣着了,快点往卓缸里面到啊!一次性不能太多,五分之一就好了,等到时候蒸汽开始出来,再继续往里面到酒糟。”

    刘铭话音落下,三个人立马开始活动起来。一个人盛,两个人端,很快就搞定了接近五分之一的量。

    刘铭在装模作样的拿着手机玩,其实他是在扫描这个酵缸里面的酒糟。

    发现合格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莲花白可与一般的玉米酒高粱酒不一样,这玩意儿口感差一点那就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所以,刘铭不能冒险,必须要谨慎才行啊!接下来,刘铭就开始了别的活儿。

    撒酒曲,这个东西只有他发话了才行,不然的话一定不能擅自行动。

    刘铭拿着一把大蒲扇,一直不停的给自己扇风。此时,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酒厂忙碌的三个人。

    “说句实话,等这边走上了正轨,我应该给自己的酒厂找一个酿酒的大师傅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