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老尼(第1/2页)
    这一开窍,似乎前头就没什么东西阻拦了。

    秋纹拿各种食材尝试。甄氏提醒她不能浪费食材,都是银子买下的。甄氏实则记错了。秋纹采摘的都是素菜,不是市面上买的。不费银子。

    甄氏担心干儿子,近日有些恍惚,说话常常走神,也并非故意与秋纹为难。秋纹明白甄氏心里头的苦楚,依旧给她倒一碗松果茶,说道:“妈妈请从我月钱里扣。太太既交代了我,好歹我不能让太太失望。只要让大爷吃好了喝好了,我纵费些银钱也无碍。”

    “别拿大爷挡话儿。”

    “秋纹并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我看你不声不响的,又有心机,胆儿也大。”

    甄氏喝完了松果茶,精气神儿好了一点:“我问你,你当真只想当个伺候人的丫头?”

    “是。”

    “那大爷的话可就白说了。辜负了我干儿子的心意也就罢了,你也敢辜负了大爷不成?若你真的有骨气,我倒也敬佩你。只是这世上的女子,就算再聪明再机灵,无人不想嫁个好丈夫,得个好归宿的。大爷有心拉拔你,你当真无动于衷?”

    秋纹明白甄氏话里头的意思。

    那一日,大爷当着老太太的面儿,已然这样说过。过后大爷也问起,秋纹是婉拒了的。她既答应过夫人,就不能违拗了夫人的意思,该怎么就怎么。

    溪墨先也不解,见她摇头,心里也颇失落。

    “让你做一点轻省的活,有何不好?其实书房也不需怎样收拾。我只愿你每天什么都不做才好。”

    此话一出,溪墨也吃惊。

    这话,已然超过一般主子对丫头的语气。诚然,溪墨心里,也并未将秋纹当成一个下人看待。他说“收房”,是出于对秋纹的保护。她当了屋里人,有了名分,别人就再不敢动她了。溪墨出身大家,素来也最痛恨大家里头的明争暗斗。自己家如此,亲戚也也是如此。

    现在想来,自己那样说,是轻辱了她。

    见秋纹坚持,溪墨只得作罢。想想方又道:“与饮食上,我不求奢华。你很用心,却也做得好吃。以后,还是简单一些,不要太费了体力又费了心力。”

    可秋纹惶恐,到底应了太太的。这要中途变卦,总不大好。

    “大爷,这也不费什么体力。若不将大爷您伺候好了,奴婢心里总是不安。夫人要回来,询问起,奴婢没法交代的。”

    秋纹苦着脸。

    溪墨倒是笑了。

    “我可以撒谎。还有,不是嘱咐过你了吗?与我说话,不必自称奴婢。与我心里,你也不是我的丫头。从来,我也并不将你当丫头待。”

    秋纹有点儿慌。不是大爷的丫头,那是大爷的什么人?其实她隐约猜到答案,只是不敢想。大爷还想收了她?

    若他坚持,自己可会答应?

    若是不应,大爷可会懊恼,乃至于冷淡了她?

    这种种问题像蚂蚁一样挠着秋纹的心,让她的脸红得发烫。

    “究竟,撒谎也是不行的。”

    她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哼哼。

    “我吩咐下去,太太又如何能知道?在这府里,就算是平常饮食,也是不差的了。与我看来,一个人在世上的福分都是有定数的,越过了,总是不好。就着平常菜蔬,我心里放安逸。”

    秋纹就叹息了。

    “可您是大家公子……”

    “大家公子也是寻常人,也同样要面对生病和死亡。”

    秋纹遂默然不语。

    “我倒希望,你能抽出一点时间,多学一点别的东西。比如打算盘,比如练练字儿……”秋纹既识字,那就该多认识几个。她做事有条不紊,如学会了算盘,心里自然就更清明。

    秋纹虽红着脸,但心里却又想笑。

    她还是低着声儿:“大爷,奴婢记得,之前您还让奴婢与烹饪上多花一点心思的。说什么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以后我出府了,多一样手艺,也是多一条路子……”

    溪墨当然记得自己说的话。

    只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不变的是,他的心意一样,都是为她着想,替她好。“多学点字,会打算盘,比会做饭更有前途。”

    饭菜做得再好,也不过在厨房忙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溪墨并非歧视别的职业。可秋纹不是男人,与其汗流满面地操持着锅铲,不如干些轻省的活儿。江城里头,也有女账房先生,女私塾先生,更有女讼师、女文书。

    “秋纹,你一定要记得,以后再不能说奴婢二字。不然,我会生气。你天姿不错,人也聪明。每月十天,我着人教你打算盘。你若愿意,每天下午无事,也可在我的书房练练字,读读书。”

    他看出了秋纹的上进心。

    有上进心的,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