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反套路(第1/5页)
    ()    顾诀说完之后, 阮安安余光看到身边戴着眼镜的负责人默默走到门口,悄无声息地离开房间。

    现在偌大的会客房, 只剩下他们这两人有着复杂关系的人。

    阮安安原本以为是单纯的合作双方会面, 没想到……

    这是她伴侣,她爱人, 她天天一块儿睡觉的老公。

    阮安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天天搂着睡觉的枕边人,时间太长,都瞪到有点儿酸了。

    她不由反思,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错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他的印象,其实只是学生。

    一个长得特别帅, 一眼就让她沦陷的年轻男大学生。

    这儿没错。

    是后来——

    后来,两人做了同桌,阮安安发现顾诀做家教勤工俭学, 发现他手机屏坏了也不去修,因为没钱,发现他平常穿的衣服虽然看不出牌子但都不是张扬的名牌……

    当然,这其中也有她自己的原因。

    他的长相极为符合她的审美, 阮安安自然不希望他是圈子里她最讨厌的那种花花公子哥,她也会无意识地把自己所期望的加在他身上。

    更何况他们初遇就是在校园, 而不是酒吧或者晚宴。顾诀长得好看又干净, 阮安安希望他是个干干净净的大学生。后来发现他穷,简直更加惹人怜爱了。

    一切都顺理成章。

    所以理所当然地,他头顶了一个“穷”字。

    并且越和他相处,他的人设越是立体, 清纯、貌美、清贫却又十分优秀的男大学生。

    而现在,面崩塌。

    此时此刻,她大脑有无数的想法搅和在一起,乱成一团。

    好像一万个自己在拿着大喇叭吼——“卧槽”、“我到底是为什么从来没有怀疑过”、“卧槽”、“他好能演”、“影帝吗”、“怎么忍下来的啊啊啊啊”、“我好蠢呜呜呜”……而在这些中间,还会穿插几句“妈的他今天好帅啊”。

    “……”

    颜狗属性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发挥作用。

    阮安安虽然现在还不太清醒,但是她智商还是在的,脑子里有根弦绷着,于是在顾诀伸手想要碰她脑袋的时候,第一时间作出了后退半步的动作。

    顾诀神情有些微的诧异。

    “……”阮安安抿抿唇,眼神带了点儿警惕地看他,“你先别动,我们先把这事儿说完……再谈别的。”

    比如夫妻恩爱,以及亲热什么的。

    毕竟这事儿可实在是太大了。

    “说完?”顾诀手重新放下,转而插到裤子口袋里,很普通的动作,被他做出来,莫名有股贵气的风韵,“从哪开始说?又怎么才算说完?”

    阮安安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突然想到自己原先非常天真愚蠢的想法。

    ——她以前还觉得,顾诀这人虽然穷,却从来不觉得贫穷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问他什么都会如实说,这种精神非常令人感动。

    现在想想,以前这人怕不是在炫穷,卖惨。

    “就从原因开始吧。”阮安安盯着他,问道:“说说,你到底为什么……从最开始,就给我塑造了一种你很穷的假象?”

    如果不是他那几次关键性的事件,她怎么会相信这个贫穷人设信得这么深刻啊!!

    顾诀倒是干脆点头,和他平常作风一样,丝毫不推泥带水,“可以。”

    “你可能自己不记得了……”顾诀叹了口气,“还是高中的那时候的事情。我记得我告诉过你,那会儿喜欢听你和笨笨说话,我就在上面墙上蹲墙角。”

    阮安安给了他一个“我记得,你继续”的眼神。

    顾诀继续:“你一般都是讲这一天发生了点儿什么,吐槽老师吐槽学校,但有一次,你跑过来之后情绪很差,呆了没多久,就开始边摸笨笨边哭。所以我……不小心听到了有关于你家庭的事情,以及你对于将来结婚的看法。”

    阮安安愣住。

    她……好像也记得那一次。

    他所说的平常日子里吐槽学校的她不太记得,但是跑去和猫哭的那天,她是有印象的。

    “我之前告诉你我不记得细节,其实不是……你当时说的大部分话我都记得,尤其是那些有关于不喜欢有钱人的……”

    还有一些气话,说她如果有结婚的那天,丈夫越穷越好。

    现在想来,她作为一个阮家常年没有对外公开过的女儿,大概是从自己的家里,感受到了这所谓的上流社会,所谓纸醉金迷的上流圈子,里面的肮脏太多、太丑恶了吧。

    “我猜是你家里给你造成了一定阴影,不然也不会有那种想法。”顾诀说完,做了个假设,“如果我并不是在校园遇到你,而是通过父母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