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套路(第1/5页)
    ()    顾诀简直太佩服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

    当初薛昭开着高岭之草那个充值了一万块的小号撒谎的时候, 他还在心里暗骂这儿子,那时候, 从来没想过这块砖还能往这里搬, 还能被再次用上。

    镜头里,阮安安的表情有些怔愣。

    每天视频的时候她都已经洗漱完毕, 是素面朝天的样子,今天也不例外。她半靠在白色的枕头上,眼珠显得格外漆黑。

    她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漂亮……”

    漂亮是的确漂亮。

    但说实话,看到天花板以及水晶灯的时候, 她的第一反应是——这大概是某宝上销量很火的那种“欧洲复古宫廷壁纸”和“欧式复古水晶灯”,只要x99轻松带回家。

    因为实在是和想象中的差别太大。

    通常对于和自己的想象差别过大的事情,第一反应都是否定。

    阮安安原本还没反应过来草哥是谁, 一直到顾诀说出“拆迁户”几个字。

    游戏里那个高岭之草是她长这么大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拆迁户,他话音刚落,她就想到了一连串的因果关系。

    草哥曾经说过,自己和顾诀一起种过地放过羊, 是好哥俩,只是后来他拆迁发财所以搬离了原本的地方。

    阮安安好奇道:“他家离你家远吗?你去找草哥玩什么?”

    “不远, 找他是因为今天他生日。”顾诀答完, 又说,“困是因为刚才和他喝了点酒。”

    逻辑属实完美。

    “哦,怪不得。”阮安安恍然大悟,而后感慨道:“不过他家的装修也太好看了吧……那个天花板和灯的造型特别像是偶像剧里那种……”

    而且, 所以如果这是草哥家,那么这装修就是真的了?

    阮安安越想越觉得惊奇:“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拆迁户竟然这么有钱,怪不得大家都想被拆迁……”

    顾诀轻咳了声。

    拆迁户倒也并非都那么有钱……比如十几万一个吊灯大概还是买不起的。

    这个话题没再进行下去,阮安安看他刚才都快睡着了,干脆说:“你把笨笨叫过来见一面,然后就睡觉吧,喝了酒还是早睡比较好。”

    顾诀和她视频向来都是声音外放,笨笨耳朵非常灵,听到自己的名字被阮安安给提到之后都不用人叫,立刻自觉跳上了床,“喵~”

    顾诀把它捞过来放到镜头前,母子俩异常开心地进行着言语不通的每日互动,而后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下挂断电话。

    ……

    阮安安没有在老宅这里住过,她认床,太早根本睡不着。

    而且之前和顾诀打了电话说了不少话,玩了会儿手机后渴的不行,房间里没有水,只好自己下楼倒。

    和顾诀住在一起的时候,这些都是他弄的,每晚的牛奶水果雷打不动。

    这可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阮安安下楼的时候,听到客厅有咔哒咔哒键盘的声响。

    阮安安加快脚步,下到一楼,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里玩电脑的阮砚。

    少年头发还有点湿,修长的手指翻飞在那几个固定键位,也不知道是在玩什么,总之肯定不是在学习。

    她下楼的脚步声应该很清晰地传到了他那边,可这小子也并没有转过头和她打招呼的意思。

    没礼貌,臭屁。

    阮安安撇撇嘴,去厨房倒了杯水,而后走到沙发边站着,边喝边看向他的电脑屏幕。

    而后在看到熟悉的画面那瞬间脱口而出,“你也在玩《六界》?”

    阮砚酷酷地“嗯”了一声,头也不抬地操纵着人物。

    《六界》里职业一共八种,奶妈分为具有攻击性和纯奶,其余那些,有用毒的用刀的用剑的用乐器的,但是……阮安安觉得就阮砚这种性格,怎么也不该选一个乐师啊。

    “你干嘛玩乐师啊?”阮安安趴在沙发边缘,吐槽,“这么仙风道骨的职业不适合你吧?我觉得你这种不合群的就适合玩杀手或者毒……”

    阮砚打断她:“你不懂,因为乐师牛逼。”

    “得了吧,牛逼的根本不是职业好吗?”阮安安用自己的血泪史给他讲述,“我也玩的乐师,是因为当时看了我偶像东杀西顾一段视频,义无反顾在九十级的时候转职成了乐师……大招琴中剑至今放不出来,只能吹笛子,仿佛和人家玩的根本不是一个职业。”

    阮砚点点头:“毕竟是你,很正常。”

    “……”又被这个小屁孩鄙视了。

    阮安安想回击,可是她在游戏里的确是没什么好吹嘘的东西,装备不行技术也不行,想来想去,也就一个点能吹了。

    “虽然我菜,”阮安安说,“但我男朋友很厉害……就你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