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套路(第1/3页)
    ()    笨笨的脑袋很软, 温热,毛茸茸摸着很舒服。

    顾诀有些出神。

    他昨晚想过, 是不是把她带到家里来她也认不出这只小猫了, 又自己告诉自己,阮安安记忆力那么好, 不可能忘的。

    毕竟他微信头像也没多清晰,在那上面又看不到笨笨的脸,认不出也正常。

    要是真那么健忘……那就再说。

    现在看来,还真是白担心。

    第一眼没认出来可能是因为变化大,但听到名字就想起来了, 果然是亲妈。

    阮安安问完话之后,发现顾诀正在撸猫的手很明显一顿。

    而后他偏头看她,承认:“嗯, 是我的。”

    “……”

    当一个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如果这个事实太过荒谬,人会本能地产生怀疑心理。

    阮安安抿了抿唇:“那个……你能不能让它走两步?”她指了指客厅,“随便哪里都行。”

    笨笨很听顾诀的话, 虽然平常只有两人相处的时候在他面前是个小傲娇,但有外人在的话, 还是很给顾诀面子的。

    阮安安看着顾诀都没用说话, 几个手势,笨笨转头就走了几步。

    它身材适中,恰到好处的圆润,走起路来,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左腿稍微有点儿跛,所以没有正常的猫走得那么稳。但正因如此,摇头晃脑显得很可爱。

    阮安安彻底确认了,并且仔细看这猫的脸,真是越看越觉得像。

    眼睛那个白色的痕迹如果还能解释是巧合,那这总解释不了了吧……

    她是养过它的。

    这个小可怜的走路姿势她最熟悉了,从它不能独立行走,到后来能走能跑能跳,每一步的变化她都见过,不可能认错。

    阮安安彻彻底底地震惊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她大脑一片混乱,虽然关于笨笨的记忆还在,但有些事情过去太久已经有些模糊,阮安安被时间线给弄懵了,盯着他还是没反应过来,“这猫真是你的……”

    随后又摇头自我否定:“不是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是想问——”她迅速平静下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它的?”

    顾诀又揉了揉橘猫的头,没立刻回答,支了一下膝盖站起身。

    “别蹲在这儿了。”他另只胳膊顺带把阮安安也提起来,“去沙发坐着。”

    阮安安就这么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两人都没换鞋,也没觉得哪儿不对。阮安安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顾诀亲自换了家具的家,沉浸在“笨笨”两个字的回忆里,努力在大脑里搜刮片段,却还是没记得有顾诀这么个人出现过。

    总归房子不大,从玄关到沙发没几步就到了,两人很快转移阵地,并排坐到沙发上。

    “我现在有点儿乱……”阮安安看着橘猫熟练地跳到顾诀地腿上,喃喃:“你说这是你的猫……但我当时……所以笨笨是后来才被你捡走的,那你在哪里捡的?”

    “不是。”顾诀否认了她的分析,往后一靠,“它从头到尾就只跟过两个主人。”

    阮安安垂着眼,正好一下子跟笨笨对视,“嗯?哪两个?”

    “它爸爸和它妈妈。”

    “……”阮安安抬头看顾诀:“啊?”

    什么爸爸妈妈?

    “它爸爸,”顾诀指了指自己,“我。”而后又指着她说,“它妈妈不就是你吗?”

    阮安安又是一愣。

    从头到尾只有两个主人……也就是说……

    阮安安直起身来:“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养的它?你还知道我捡到过它……那是在我捡到之前还是之后?”

    “之前,”顾诀说,“比你还要早,从它……是个流浪猫的时候。”

    笨笨以前不叫笨笨。

    顾诀最开始没给它取名字,他叫它也不需要名字,它很聪明,一个手势或者轻哼一声就很自觉地跑到主人身边。

    之前阮安安认为的其实一点儿错都没有,顾诀不是个热爱猫狗的人。

    如果说养猫养狗能在付出时间和精力的同时,给人带来一定的快乐,那顾诀宁愿不要那点快乐也不愿付出时间精力。

    捡到它纯属意外。

    顾诀看到它的时候,小猫几乎快死了。

    依稀记得是在去职高还是哪所学校,总之是打完架回来的路上,身边一帮兄弟打打闹闹,走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诶你们看,那边是不是有只小猫啊?好像快死了,操,看着怪可怜的……”

    有人立刻道:“可怜又怎么了,流浪狗流浪猫多的是,你想养?你妈不得揍死你啊?”

    这回等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