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套路(第1/5页)
    ()    电影不知道演到了哪儿, 光线骤然变亮。

    阮安安直愣愣地跟顾诀对视,他距离她很近, 手指还放在她脸上。

    他的眼睛睁得很开, 内勾外翘的眼形就更加明显。没有半眯着的时候看起来那么欠揍,也没有弯起来的时候看着那么妖孽, 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好看得不行。

    这么近的距离,不知道为什么,阮安安突然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她年少时惦记了挺久的那位大哥大,活在传说中早早就毕了业的校霸, 一直以来在她这儿存在感还是挺强的。

    偶尔见到一个长得不错的人,或是被谁告白,也会拿出来跟那位哥对比——尽管只有一个轮廓, 都没看到脸。

    所以她总觉得对于那个人,可能的确算是暗恋过吧。

    但见到顾诀的时候,跟那种朦胧又捉摸不定很不同,她是真真正正很清楚地意识到, 那瞬间的感觉大概是叫一见钟情。

    lovefirst sight.

    阮安安以前还总觉得自己虽颜狗但理智,半点儿少女心都无, 没想到会跟这么浪漫的词儿扯上关系。

    虽然在她给姜怡她们的形容里, 外形的确占了大部分原因。但要说看上他是因为他的脸,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她很难形容跟他对视的第一眼,大脑有一瞬空白的那种感觉。就像很难用简单的词语去形容花开的声音。

    只记得,那是很美很美的一瞬间。

    顾诀这人, 一开始似乎并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貌,一个妥妥的校园男神,长得又清纯又勾人面无表情的时候还很酷,腿长腰细屁股还翘。

    让她总冒出一种这人设是不是也他妈太完美了的感慨。

    后来她发现,好像也不是那么完美。

    他每天睡不醒。

    他换不起手机屏。

    偶尔脑袋后面会竖起来一缕头发,坐没坐相,站着的时候倒是很笔挺很帅。身为一个学生,上课从来不带笔却从来不会忘记带糖。

    跟你越熟,就说越多骚话。而且说再怎么骚的话也从不脸红,脸皮厚度成谜。

    ……

    顾诀这两个字,和他这个人,一开始在她心里像是被画出来的、像是一个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后来随着发现他越来越多的特别可爱的小习惯,这个人物渐渐变得立体,渐渐有了回音,渐渐走进她的生活,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对她改变着。

    直到现在。

    他说……喜欢你。

    阮安安喉咙像是被掐住一样,堵着发不出声音。她平时调侃陈宋的那股劲儿也不见了,仿佛也得了陈宋和慕容云海同款的词汇缺乏症。

    她开始尝试把注意力拉回来,集中精神,努力梳理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然后动了动嘴唇,声音有些小:“……这都是你提前想好的吗?”

    顾诀很有耐心,也不催促,本以为看到小姑娘终于张口准备回应,自己能得到一句甜甜蜜蜜的“我也喜欢你”,没想到是问话。

    他微微一顿:“你说……什么想好的?”

    电影在恰好在此时结束,进入了片尾曲的播放时间,周遭喧闹起来。

    天聊不成了,顾诀把手收了回去,在她耳边说了句“先出去”,阮安安抱着还剩半桶的爆米花点点头。

    人群移动速度有些慢,阮安安身后是刚才被她听到翻车现场的那对儿情侣。那个钢铁直男还一直在逼逼:“诶媳妇儿?媳妇儿你咋了?你理一理我?不是,我说错啥了?我以前喜欢那样事儿的,那我现在不是喜欢你了吗?啊?”

    “……”

    就在这一声一声直男的灵魂质问中,阮安安跟在顾诀身后出了门。两人非常有默契地座回了等待检票的时候坐过的双人沙发。

    顾诀说:“你刚刚问我什么?”

    “我问,你……”阮安安顿了顿,想到那两个字还有些脸红,“嗯……你告白的这些都是提前想好的吗?”

    顾诀扬了扬眉:“什么叫‘我告白的这些’?哪些?”

    “哦,就是。”阮安安想了一下他这通操作,言简意赅:“欲扬先抑?”

    ——即先胡侃自己喜欢金发大波浪妩媚尤物,跟她完相反,最后再来个惊天大反转,说刚才是骗你的是我在放屁,喜欢你才是真的。

    欲扬先抑,骚操作,很像他的作风,很顾诀。

    “……”顾诀瞬间理解了她的意思。

    他无语又想笑,认真地看着她解释:“这个真没有。”

    谁他妈告白之前还故意套路人的,他当时真的就是开个玩笑逗逗她而已。

    然而说完之后,看着阮安安脸上完不信的怀疑……顾诀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