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套路(第1/3页)
    ()    这条消息之后, 场上传来了裁判的哨声。阮安安一下子抬起头,看到顾诀已经放下手机, 在几人的拥簇中上了场。

    阮安安也没时间多想顾诀刚才那句话是不是哪儿有点不对, 把手机锁屏专注地盯着赛场。

    耳边各种说话声越来越大,秋妍也是兴奋得不行, 一会儿“啊啊啊啊顾神好帅”一会儿“我咋觉得体委今天也有点帅”“啊啊啊啊一定要赢啊”......整个人像是个停不下来的比比机。

    幸亏她声音清脆可爱,不然挨着这姑娘坐可真是太折磨了。

    秋妍一路就是这么叽叽喳喳过来的,阮安安有一搭没一搭地挑着回复了,她倒是没有秋妍这些瞎担心。

    ——十分钟后。

    事实证明阮安安想的没错,体委口中的小菜逼是真的小菜逼。

    对面是工商管理班的, 阮安安也不知道为什么,跟金融这边相反,那边一队人看起来都挺没劲儿的样子。

    通常来讲, 势均力敌的双方在持球的时候都会有机会得分,最后分值可能有差,但丢球被截球这样的情况还是少数。

    也不知道对方的后卫是被顾诀的大名给吓到了还是战斗欲本来就不怎么高,光是带球都有两次失误, 还没等运到自己阵营就被顾诀截断回头上篮得分。

    当然,也可能不是失误。

    是7号大神球技太风骚了。

    阮安安就盯着顾诀看, 越看越觉得这人真是非常符合自己的名字了, 真的好绝。

    比赛进行了两小节,基本上已成定局。对方有一个是明显在带动队节奏的,也是得分最多的10号,他属于动作流, 过球和防人时候小动作都很多。

    对于迷惑其余四人的确有用,但在7号面前,这个10号不管做什么动作,脸上仿佛清清楚楚写了四个大字。

    ——花里胡哨。

    就像是某音上很多王者荣耀视频,一个操作秀翻天的百里玄策左勾右钩,最后被凯爷一个二接一直接带走。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的确任何技巧都是没用的。

    看球看得正开心,身边传来一声略带惊喜的女声。

    “秋妍?”

    这声音还蛮好听的,阮安安心想。就因为这个,回过头也跟着看了一眼。

    那人在秋妍的另外一侧,似乎是刚才跟人换座位换来的。四目相对间,阮安安无比后悔自己回头看这一眼。

    虽然忘了名字,也已经好几年没见,但她记得很清楚......这特么是阮琳的铁四角小姐妹之一。

    别问为什么是铁四角,问就是阮琳傻逼。

    秋妍也回过头打招呼:“啊夏檬,你也在啊,刚刚没看到你!”

    哦,对,叫夏檬。

    秋妍说完才发现夏檬的视线落脚点不在她身上。

    她回过头,看到阮安安也在回看,有些懵:“你们......额,认识?”

    “不认识。”两人异口同声道。

    秋妍还是对于两人这气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她也没再说什么,彼此介绍了一下名字班级,就继续嗷嗷叫着看球了。

    阮安安倒是没想到这个夏檬会在这儿念书,还是经管系,看来阮琳的姐妹团总算有个学习还不错的了。

    不过既然是铁四角的一员,另外两根腿毛都跟着阮琳报了f大,她在c大,那不是就等于被孤立了?

    阮安安撇撇嘴。

    现在在顾诀眼里,她大概是一朵非常清纯朴实的小白花。

    可不能让他知道阮家还有父母那些恩恩怨怨。

    不过,就算阮琳也在这学校里,阮安安倒是从来不担心这方面。毕竟这么多年了,她这阮家小姐的身份连个被承认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会被阮琳和她的小姐妹泄出来呢?

    阮琳和她那个虚伪的妈妈大概是这世上最不想她好的两个人,她妈妈从她还是个小孩儿的时候就在提防她,连带着提防阮政,耳提面命不能给她公开身份,不然就要离婚。

    阮安安懂什么呢?她那会儿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家族,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公开身份。

    她只知道,每一次跟爸爸和阿姨出门吃饭的、穿着漂漂亮亮公主裙的,都是那个名义上的妹妹。

    她只知道自己有一衣柜的公主裙,却只能在家里穿给自己看。

    所以她问爸爸,可不可以也带她去呀。

    现在想来,她哪里是想去参加什么宴会,不过是个小女孩想证明一下自己在爸爸心里的地位。

    那个圈子的外壳光鲜亮丽,里子却早就肮脏腐烂,不管是风气还是环境,成熟长大后的阮安安没有任何时候想过要进去。

    又不是小孩子了,哪儿需要用这种东西来证明什么父母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