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华娱圈 > 058 瞒我一辈子?
    ()    睡的迷迷糊糊,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再加楼下小超市内剧组众人的喧哗,吵得吕昊无法睡懒觉。

    郁闷的拿过手机,看清来电人,施爸爸三个明晃晃的汉字,最后一丝瞌睡都消失不见。

    就算再有瞌睡,吕浩也不敢炸毛,没耽搁,立马接通电话。

    还未开口问好,施爸爸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小昊啊,起床了吧。你今儿不忙吧,叔想到你那小超市瞧瞧,顺带和你谈点事,不知你那欢迎否?”

    自个儿敢不答应吗?作死也不能这样。

    “叔您要过来视察工作,当然是欢迎的,但这些天超市都不对外营业,现在已经改建成电影拍摄片场了。一堆人乱哄哄的,要不您在哪,我过来见您。”

    即然吕昊这么说,施爸爸考虑后让他来自己的公司见面。

    明知这是鸿门宴,但也不敢多耽搁,草草洗漱后,吕昊狂踩油门向目的地进发。

    可今儿是周一,又是上班高峰期,车辆把马路堵成了停车场,哪怕心再急,也只能跟随车流慢慢挪动,要不然,真给车子安上两翅膀,直接飞过去不成?

    敲响施爸的办公室门,已经晚了近十分钟,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先道歉,毕竟让长辈久等,还是很失礼的。

    施爸倒也不在意,毕竟现在是上下班高峰期,能这么快赶过来,小昊还是蛮赶的。

    边泡茶施爸边开口问。

    “刚才听你说,你那小超市现在在拍电影?啥时候能上映?到时叔叔带家给你捧场去……。”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施爸始终没把今儿要见自己的意图说明。

    反正吕昊也不着急,既然对方不明说,他也乐得装糊涂。

    昨晚丫头给自个发了信息,告诉了个万分不幸的消息,前天晚上的事,她妈爸知道了,让他有个心里准备。

    既然他要绕弯弯,那就省得尴尬。

    可想法是美好的,事实却是兜兜转转,施爸还是提起了这事。

    “小昊啊,这事叔叔也不知道该咋说,前天……,嗳,你们都这样了,叔也就这一个闺女,虽然你们没进一步发生那啥,你可是男孩子,要有担当……,你是怎么想的?”

    这话题,把施爸给纠结的。

    但不说又不行,只能这样磕磕巴巴的提一句。

    还能怎么想?做都做了,总不能提起裤子不认账吧,那样也忒不是个东西,自个都要鄙视自个了。

    “那个叔啊,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身为男人,我当然会负责。哪怕是没进……。”

    吕昊突然卡壳。

    啥?前天晚上两人并没进一步发生关系?

    这,这不是乌龙嘛,自己还以为那晚把丫头给咔嚓了,昨儿还纳闷呢,起床时丫头还能蹦蹦跳跳,原来啥都没发生,那就难怪了。

    可现在该咋办?

    望着施爸爸那小眼神,如果自个敢说:“既然没发生进一步关系,那就不用自个担负责。”相信自个绝批见不着明儿的太阳,更有可能今儿就走不出这间办公室。

    ……

    经过签署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施爸爸笑盈盈的将吕昊送出办公室,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吕昊,则是浑浑噩噩,强挤笑容与施爸告别。

    在吕昊即将离开之时,施爸还在身后提醒,记得让你父母尽快一块儿过来,双方父母能坐下好好聊聊。

    外头的阳光很炽烈,但是吕昊的心却是哇凉哇凉的,到现在他还没搞清楚,明明是当妹妹宠的,咋现在就要成为自个儿的未婚妻了?

    是世道变化的太快,还是自个儿跟不上这节奏?

    回鸦儿胡同,还未跨进院门,就看到二老打扮妥帖,准备出门。

    他们都已经听说自家儿子与侄儿甯浩闹翻脸,见到儿子回来也想好好问问,但见他浑浑噩噩的,父母更是担忧,就怕儿子发生了啥意外,吕妈不顾吕爸告诫的小眼神儿,忙上前问儿子到底发生了啥事儿。

    这让自个儿咋说?说自个把人家姑娘给祸害了,对方父亲都逼上门来,要自个给个交代。

    好纠结,最后眼一闭,牙一咬,本着早死早超生的态度。

    把前天晚上的事情道了个通透,但把买了票却没上车的事情给隐瞒了,这事儿丢人。

    出乎吕昊的意料,当听说自家儿子把别人家闺女给祸害了,父母那是一脸的喜气,吕爸还宽慰的拍拍儿子的肩膀。

    “儿子,你总算长大成人了,老父甚是欣慰……,只是施诗那丫头那,你要怎么解释?”

    这……,画风是不是不对?何着你家养的是儿子,反正不用吃亏是吧?

    诶,对了,自个都还没说对方姑娘是哪家的,怎么老头子就问施诗那丫头,老头子不会是已经知道了啥了吧。

    后来才知道这是个乌龙,老爸的意思是你有女朋友后,你准备怎么和施诗解释,毕竟那丫头的小心思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当了解到被祸祸的姑娘是谁时,室内陷入突然的安静。

    “啥?你说对方是谁?”

    老半天,吕妈不确定的问自个儿子。

    确认自个儿没听错,冲着吕爸得意的昂昂下巴,笑得就如同偷到只老母鸡般。

    “嘿嘿嘿,老吕啊,你瞧瞧咱儿子,哈哈哈……,儿子,你行!老妈没白疼你养你。哈哈,那女人不仅自己输了,还要把闺女也输了。哈哈哈,解气。”

    老妈的话是不是话里有话?再看看老头子的表情,呃,好像也没啥变化。

    但他说的咋也不对味呢?

    “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老记得那事?我……”

    此时的吕妈特有大将风范,大手一挥打断了吕爸的话,还吩咐他道。

    “你也别磨叽了,赶快和对方联系,也不用挑啥日子,就今天晚上,我们两家人坐下来好好聊聊,把孩子们的事给定下来。嚯嚯嚯,今儿真是太开心了。”

    施诗那丫头即将成为儿媳妇,老两口说啥也不愿再约其他时间,主要还是老妈拍板决定,就定今儿晚上,两家人好好聚聚,尽快把事情谈妥。

    ……

    谭家菜馆的包厢内。

    因为大家都是开车来的,为了安所以两家人都没有意向喝酒,只是点了些饮料。

    两家人围着大桌坐了一圈,丫头在知晓今晚聚餐的目的,显得特文静,特淑女,自从进入包厢后,坐在位置上,丫头就红着脸,低着头,时不时还会用火辣辣的眼神,偷偷瞄一眼边上的心上人。

    吕妈和施爸聊得很热落,对于孩子们的事,见两小那扭捏的态度,他俩都是乐见其成。

    席间还有两位与热落的氛围格格不入。

    吕爸爸如坐针毡,自顾自的一杯接着一杯,在众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喝下了一大瓶橙汁。

    施妈妈表情淡然,好似众人商谈的事情与她无关一样,只是时不时的捧哏一句,表示自己的存在。

    灌了一肚子水,吕爸起身。

    “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

    众人没理会,施诗慢慢的挪动座位,离自己的餐具渐行渐远,吕妈和施爸聊得很热落,施妈妈淡然。

    大概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施妈妈也起身离席。

    众人也没理会,施诗慢慢的挪动座位,离吕昊的餐具越来越近,吕妈和施爸聊得很热落。

    当施妈妈回来到席间,淡淡的瞅了眼已经快和吕昊坐到一块的闺女。

    “施诗,坐回你的位置。”

    ……

    当吕爸提着一瓶已经打开的茅台回来的时候,宴席已经过大半,吕妈与施爸已经商议好,等施诗到了法定年龄就安排孩子们的婚事。

    施妈妈淡然,好似她就如同局外人。

    没人注意到吕爸已经有喝高了的迹象,吕妈见丈夫提着茅台回来,高兴的开口。

    “亲家公,遇上这么值得庆贺的事,说啥都该好好喝上一杯,老吕,把你那瓶酒拿来,我要和亲家公喝上一杯。”

    “砰”的一声,吕爸把酒瓶往桌子上一磕,大着舌头说了句。

    “喝,喝个,屁,今晚的,事,事就此翻过,别的就,不要提了。”

    听到老公这么说,吕妈就要炸毛,老吕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把儿媳妇往外推?

    吕妈和施爸愕然的同时才发现,喝高的吕爸已经是泪流满面。

    ……

    宴席草草的收场,回家的路上,吕昊开车,吕妈与吕爸坐在后排。

    车内很安静,除了车载空调发出的冷气声,就只有吕爸的叹气声。

    吕妈瞧了眼有别于往的吕爸,她的心中隐隐有那种猜想,丈夫自从入席后就一声不吭,默默的喝着饮料,当他去厕所不久,施妈妈也跟着离开。

    虽然那女人回来后,与之前情况别无二致,但可以肯定,她出去后一定与老吕见了面,而且还谈了什么。

    另一辆车内,气氛同样凝重,开车的施爸爸一言不发,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瞟一眼坐在副驾上还一脸淡然的老婆。

    至于坐在后排的施诗的郁闷,没人理会。

    奔驰g500驶进了鸦儿胡同,吕昊想搭把手,把吕爸扶进屋。

    可还没上前帮忙,吕妈就嫌弃碍手碍脚,连搀扶个醉鬼都不会,赶他回超市……。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施诗那,不理会丫头的郁闷,直接让她回房休息。

    当小院的大门被关上后,吕妈冷着脸,一言不发的盯着吕爸。

    “媳妇儿,我错了,当年我骗了你。”

    话虽说的没头没脑,但是吕妈已经猜到了什么,她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指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吕爸。

    “你不是向我保证过,说你只是精神出轨,并没有别的对不起我的事,这么多年了,原来你是在骗我,呵呵……姓吕的!是不是没发生今晚的事情,你打算瞒我一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