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华娱圈 > 056 施爸施妈
    ()    出了京城游乐园,顺着南二环往西。

    右拐,这里有条狭长的老街,和附近高耸入云的的建筑群相比,这条老街像是站在青春气息浓郁的年轻人中,混入一位苟延残喘的鳏寡老者,配合此时的夕阳即将西下,把影子拉的老长,既碍眼,又显得有那么点不合群。

    “吱!”

    一辆黑色的奔驰svu缓缓停在老街的一幢小楼下。

    车才停稳,施诗一把拽过吕昊的衣领,紧紧搂住他脖颈,送上香吻。

    “唔,你咋还咬人呢。”吕昊揉了揉丫头的头发,笑道。

    丫头答非所问,点着他的胸口,道:“这里只准住人家一个人,外面的女人再漂亮都不准进来。”

    “……瞎说什么呢,我都已经有这么位仙女儿一样的女朋友啦,咋可能会有别的心思?”

    吕昊也真是无语,刚离开游乐场时,张娜给丫头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一个不好的消息,刚才施妈妈给她打了电话询问,昨晚丫头是否在她家过的夜,当时自己有事,电话是张妈接的,事情已经败露,让丫头自个好好想想该怎么应付。

    回来时丫头都已经担忧了一路,老是在思考该如何与自己父母解释,现在到家楼下了,丫头居然没心没肺的宣布起主权。

    吕昊很挠头,既然已经答应丫头,那咋的都该负起男朋友的职责,想办法帮丫头渡过眼前的难关才是。

    可别看丫头平时是个柔弱的性子,但脾气倔起来特犟,自个儿做的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现在她的倔脾气又来了,说什么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自个做的决定,和哥哥没关系,说啥也不让吕昊当面和自个的父母解释。

    现在该咋办哟?

    帮吕昊理理被自己拽皱的衣服,丫头露出个甜甜的笑容,宽慰道。

    “那我上去了,路上慢点开,你可得注意安。我说的话你可记心里,不然……,哼哼。”

    施诗边走边回头,挥了挥小拳头,做示威状。

    丫头啥时有了这种暴力倾向?目送她消失在楼道内,吕昊降下车窗,给自个点了支烟,双眼放空目视前方,任由阳光穿过树叶缝隙洒在自个的脸上。

    不知道啥时候,手指传来了灼伤的感觉,帮忙把烟屁往车窗外一丢,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发呆了五六分钟,也不知道丫头回去后会遭受到什么样的盘问。

    很想上楼打探打探,但想到丫头那倔强的小表情,只能打消这样的想法。

    等晚些时候再打电话问问吧,准备发动车子走人,前面开来了一辆大众,对面见到吕昊这辆车,按按喇叭后探出一个脑袋。

    “嗳,小昊,你可好久没来叔叔家玩了,来都来了,咋不上去坐坐?”

    来人是施诗那丫头的父亲,虽然对他的提议有想法,但现在去那不是添乱吗?

    内心担心丫头会受到委屈,可一想到丫头那倔强的小表情,吕昊又打了退堂鼓,到底是上去瞅瞅呢,还是上去瞅瞅呢?

    一时间吕昊又陷入了纠结。

    不过纠结时间也没太长,停好车的施爸爸已经来到他的车旁,招呼着他下车上楼。

    想到车后备箱有从自个老爸那顺来的好茶,没犹豫,应了一声,提着礼盒,跟着上楼。

    门还未开,就听见房内施妈妈在大声质问。

    “你老实说,昨晚你到底去哪儿了?”

    这么大的声音,让门外掏钥匙开门的施爸爸,吓的一顿,为了掩饰不必要的尴尬,随即打开门高声对里屋喊道。

    “孩他妈,你看看谁来了?快去整几个好菜。”

    “阿姨好,不请自来,打扰了。这是今年的龙井茶,我爸让我给你们也送些过来。”

    吕浩堆起笑脸解释,姿态放的特低。

    施妈妈见是当家的回来,后面还跟着吕昊,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家闺女,连笑脸都欠奉,让两人进屋。

    施妈妈进厨房准备晚餐,施爸爸回房换衣服,客厅内只留下施诗与吕昊两小。

    虽说丫头家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但两人私下确定关系后,这还是头一遭。

    丫头叹气,瞪了某个自投罗网的人,这不是添乱吗?

    之前就和这货说清楚了,事情自个儿会解决,自从两人分开到爸爸回来,期间间隔五六分钟,这么久时间,还能与自己父亲遇见,说他不是故意的,丫头打死也不信。

    吕昊也是很无奈啊,自个担心还在犹豫到底该怎么帮你这丫头,哪知道你爸是从哪儿冒出来?见自己在你家楼下,这样才被你爸逮着的。

    两小还在用眼神交流,至于交流内容,是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那样?这就鬼知道。

    两人还在眉来眼去,施爸爸已经换好了衣服走出来,指指边上的沙发,让吕昊坐下,准备好好聊聊。

    刚坐下,施爸爸才吩咐丫头去给客人倒水,就听到厨房内的施妈妈喊。

    “孩他爸,你过来,帮帮我。”

    施爸爸苦笑摇头解释。

    “施诗啊,你先招待一下你小昊哥哥,爸爸去看看你妈妈到底要干啥?”

    屋内又只剩下两小,又在大眼瞪小眼。

    也不知道施爸爸和施妈妈在厨房里干啥,总之当两人端菜上桌的时候施爸爸是一脸的无所谓,而施妈妈却满心忧愁,时不时的还把目光往吕昊这边瞟。

    这顿饭吃的超郁闷,也不是说施妈妈的做饭手艺不行,而是施妈妈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让吕昊感觉压力很大。

    实在受不了施妈妈有别于往的小眼神,吃完饭,和施爸爸一起收拾碗筷,就赶紧告辞。

    丫头屁颠颠儿的跟在后面,穿上小凉鞋,准备送吕昊下楼。

    也不知道丫头是否真心要送人,但吕昊总觉得,丫头是在躲避妈妈接下来的盘问。

    转折又来了,还未等丫头把鞋穿好,施妈妈的声音就从身后幽幽传来。

    “施诗,你过来,妈妈有话还要问你,孩他爸,你送送小昊,顺带把垃圾也带下去丢了。”

    原以为能脱离魔爪的施诗,之前还一张笑脸,听了妈妈的话,小脸瞬间一垮,苦成了一只小包子,就差写着,宝宝不开心。

    可没办法,妈妈都发话了,自个也只能听着。

    对此,吕昊也只是对丫头抱以苦笑,可一瞧丫头的眼神,都快泛出春水来了,这还了得,怕在长辈们前面露出啥马脚,连滚带爬的离开丫头家。

    丢完垃圾回到屋内,施爸爸就看到女儿老老实实坐那,老婆则是一脸怒容的注视着宝贝闺女,还未等他开口问问到底是咋回事,就见老婆已经拍桌子问闺女。

    “说,你昨晚到底在哪儿?”

    “昨儿不就说了,是去张娜家复习功课了。”

    丫头含泪,委屈着强自嘴硬。

    小棉袄受委屈,施爸爸就是一阵心疼,刚想劝解自家媳妇儿,就见孩他妈更为气愤。

    “好好,你说是去张娜家复习功课,就是张娜家复习功课,那你告诉我,你那复习题册呢?好好的在你卧室内,没带复习册,你是咋复习的?”

    施诗还感觉奇怪,自个儿过去常用去张娜家为借口,溜出去玩,妈妈也从来都未怀疑过,难怪今儿突然间会打电话过去证实,感情问题出在这儿。

    可昨晚的事,不能坦白呀,这可咋办哟?

    施诗强装镇定,瞬间满头大汗,磕磕巴巴道:“我用的是张娜的……。”

    她声音越说越低,越说越没底气。

    见闺女还要耍心眼,施妈妈更是气愤。

    “编,你接着编,我都已经和张娜妈通过电话了……。”

    听老妈都把话说到这一步,丫头最后眼一闭,心一横,早死早超生,道:“在小昊哥哥那儿过的夜。”

    大致听了个明白,施爸与施妈同时捂脸。

    放下手,施妈妈恨恨的瞪了眼施诗,又瞪了眼施爸爸。

    已经够糟心的了,被孩他妈这么一瞪,施爸爸也来了火,问:“你瞪我干嘛?”

    “啧啧啧,你还好意思问我瞪你干嘛?刚才在饭桌上是谁说,让那小王八蛋有空常来玩的,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施爸爸一时语塞,自个儿当初可不知道有这事,不然还会让那小子进门,还请他吃饭?不当场打断他的腿,他都可以去烧高香。

    可施诗一听妈妈说昊哥哥是小王八蛋,立刻炸了毛,马上出言反对。

    “妈,你可不能这样说小昊哥哥!”

    这话就如同火上浇油,把施妈妈给气的,指着丫头,你了半天,任是没说出下面的内容。

    “你……你这孩子,你跟我进屋!”施妈妈指着施诗,手微颤,说完起身去了施诗房间。

    “去就去!”

    施诗挺了挺小胸脯,跟着进了屋。

    施爸爸闻言一闭眼,默然的给自己点了颗烟。

    现在还哪管老婆说,不能在屋里抽烟的禁令……。

    此时,突然传来丫头的惊呼声……

    “妈,脱裤子干嘛啊!”

    “哎呀,没有。小点声也没有啊…….”

    丫头做垂死挣扎,想护住最后一道防线。

    见母亲坚决,最后眼一闭,心一横。

    “你真是疯了,看吧看吧!”

    “啊,你轻点。”

    外屋,客厅。

    施爸爸再次默然……

    人都说家有贤妻万事足!

    可摊上个逗比媳妇与女儿,该怎么办?就特么不能小点儿声!这可是个老小区,隔音效果可不是那么的好。

    过了一会儿……,施妈妈出了屋,先去洗了手,回到客厅俯在施爸爸耳朵边窃窃私语。

    片刻……

    施爸爸先是哈哈一笑,然后又愁眉苦脸,拉着自家媳妇儿,回到屋内,小声的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