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华娱圈 > 050 童姑娘的电话
    ()    中午放饭时间,吕昊边扒拉着盒饭,边从监视器里看上午的拍摄成果,除了第一条超市的空镜头是一次过,接下来两条就拍的磕磕绊绊。

    虽然说是过了三场戏,但实话实说也只能算是两条半,这进度实在是让人抓狂。

    以这样的进度拍下去,能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拍完就成了一个重大问题,毕竟大家都是签约了一个月,如果不能按时完成拍摄任务,想再次把大家召集起来,可就成了问题了。

    一定要想办法,吕昊原计划是尽可能让大伙儿不要赶夜戏,但以今儿上午的拍摄近,晚上很有可能要加班加点。

    和汤小唯招呼一声,让她有空的时候和大伙说说,今晚很有可能会要连轴转,顺道把今晚的工作餐也准备一下。

    ……

    “《夜市》第七场第二镜第一次,啪!”

    何:那你们老板娘欠我的钱,到底还不还了?

    唐:我说你烦不烦啊,我怎么会知道啊,要不你直接去问老板娘?(一脸的不耐烦)还有什么事啊?

    何:买包烟。

    唐:什么烟?

    何:白沙。

    唐:哪种白沙?

    何:最便宜的(羞愤但是努力克制,同时不停的向窗外望去)。

    唐:四块五,(何拿钱稍微数了数就往桌上一扔,急忙拆开包装)还差一块。

    (何又找了一元,扔到了收银台,准备点烟)

    唐:超市禁止抽烟(何看了李一眼点燃火机)要抽出去抽!

    何:(看了眼李熄了火,却突然把烟摔到地上)怎么就不让人抽烟了?不让抽烟你卖给我干什么?(一脸的气愤)

    我的钱你们都欠了一个多月了,别以为这样拖下去,就可以把帐赖掉!告诉你,今天我不但抽烟,我还要拿回我的钱(从地上捡起烟点上)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对不对?你们以为我跑到这儿来是要饭的啊?

    我要拿回我的钱,你们到底给不给!(愤怒的吼道)

    这段戏算是片中的一个小爆发。

    剧组在许正以及童丽丫的身后各放了一个摄影机,这样可以给两人面部特写镜头,而摄影师则扛着另一个摄影机,从侧面拍摄二人的同框镜头。

    这组镜头的拍摄对于童丽丫来说不难,她只要一直保持冷漠的态度就行,当只冷漠的花瓶就成,关键在于许正需要情绪的爆发,那种憋屈郁闷、愤怒惋惜都要在这短短的几句交谈中表现出来。

    尤其是语言和表情要配合肢体动作,三者完美自然的表达到位才行,这个镜头稍微有些难度,几次ng都没有表达到位。

    何三水这个角色的确是这部戏里唯一能够演出彩的角色了,对于演员的演技,面部表情、情绪表达以及肢体动作都有一定的要求。

    这边还在拍摄,给自个儿当助理的汤小唯趁着ng空隙,拿着手机凑到吕昊身边,低声耳语几句。

    看着手机上那名字,吕昊很想直接挂了不理会,但想到此事很有可能事关自己的小钱钱,示意汤小唯帮自个顶替一会儿。

    吕昊的举动让汤小唯呆愣当场,她不可自信的用手指指自个,莫名惊诧且激动的问道。

    “导演,你是让我来拍这一条吗?”

    “你不是导演系的学生吗?既然你是学这的,给你一次锻炼的机会,别磨磨唧唧,再磨叽我就让许正来。”

    “别别,我能,我可以的。”

    汤小唯激动万分,说出的话也语无伦次。

    看姑娘满脸兴奋地坐在导演椅上,吕昊摇摇头,走出小超市,接通电话。

    原以为是几句话的事情,也不想和甯浩那死胖子多磨唧,但事关自个的小钱钱,和影片发行事宜,兄弟俩在电话里争吵了近个把小时,最后还是因为手机电板发烫才结束通话。

    回到片场,吕昊郁闷的发现,几分钟的戏,自个儿都电话打完了,这一条镜头还没过。

    汤小唯在一旁看的也是不断摇头,一个镜头就磨了这么久,拍摄了这么多条。

    换下临时导演,吕昊重新指导导筒,又拍了两条,最后还是只能放弃,考虑到今天的拍摄进度,矮子里面拔高个,选个将就能用的镜头完事吧,不然这部电影永远拍不完。

    在吕昊的监视器里选出自认为最好的那条镜头,他认为童丽丫已经把角色完代入进平时的工作状态,完就是本色出演,对于这样的表现,都搞不清楚自个儿应该开心还是难过。

    开心什么的都好理解,可为啥要难过?他现在很怀疑,童姑娘过去在小超市上班的时候,就是这样对待客户的,如果真是这样,有多少客户因为姑娘的服务态度,而未能发展陈老客户?被她赶跑了多少?

    吕昊感觉自个的钱包在流血,心疼自个儿的钱包一秒。

    卤蛋兄许正的表演在暴发力上虽然还有些瑕疵,实在不想挑毛病,只能给他树上大拇指。

    ……

    晚上十一点,原本应该晚六点就结束的拍摄任务,被硬生生的拖到现在才结束。

    结束一天的拍摄工作,吕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已经被临时改装成老板娘休息室的卧室。

    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把今天的工作心得做了个小结,期间许正和汤小唯联袂来访,因为明天一大早,吕昊就要去中影签约,所以明儿的拍摄任务只能交给他们俩来具体把控。

    把具体要求和拍摄任务交代清楚,许正就打算离开,这货临走的时候,还故意和吕浩打个眼色,那意味……。

    看破不说破,大家还能做朋友,你这么挑明事儿,你让我这位做导演的脸往哪儿搁?

    做势欲踢,卤蛋兄灵活的躲过,走到门前还再次对吕昊挑挑眉。

    真是欠扁。

    碍眼的人已经离开,作为一个刚刚开荤的小年青,对于吃肉这事没啥抵抗力,没啥意外,两人就腻歪到一块。

    还没进一步互动,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说不恼怒那是假的,想假装已经睡了,但敲门声就是没停歇,吕昊被门外那人锲而不舍的精神打败,满怀怒意冷着张脸去开门。

    很意外,门外站着的居然是童丽丫,这么晚了,姑娘还敲自己的房门干什么,难道她想和自己来段月光剧本?

    如果让姑娘知道吕昊此时龌龊的想法,赏他一记炮拳都非常有可能。

    “导演,我明天上午能不能请个假?”

    “嗯?明儿的工作安排表上是怎么排的?”

    “我看了一下明天的工作安排,上午我只有十点后的一场戏,我明天要去歌舞团处理一些事情,需要半天左右的时间,所以我想能不能把上午的那场戏挪到下午去拍。”

    姑娘表情局促不安。

    “哦。”吕昊心不在焉,既然对方不是想约自己谈啥月光剧本,他也没有什么兴致,很敷衍的回答。

    “工作安排的事,你去找许正,明儿我自己都还有事情要办。”

    “我和许导演说过了,他说这事要你同意才行。”

    姑娘回答。

    那颗长了毛的臭卤蛋,他一定是故意的。

    明知道自个今晚有活动,他这不是存心给自个儿找不自在吗?

    “那你和汤助理说吧。”

    说完也不待姑娘有啥反应,直接的就关上了门。

    望着已经关上的门,童姑娘呆立在当场,连演员请假这种事儿,咋连导演也不管了呢?

    自己是不是敲错了门,刚才和自己说话的人是不是导演本人?咋连他都这么随意,一点儿也不上心,看来这部电影很有可能会扑街。

    算了,既然导演都说让自己去找汤助理,那就去汤助理那报备一下吧。

    只是自己可不知道汤助理住哪间房,电话又是多少。

    姑娘郁闷的离开。

    改装成老板娘休息室的卧室内,两个已经天雷勾地火的男女,做着苟且之事,电话铃声再次打扰了两人的互动。

    吕昊无奈的打量对方,自个不是已经吩咐她,过会童姑娘很有可能打电话过来,让她把电话关机,可这兴头上咋还会有手机响铃?姑娘没好气的白了这货一眼,拿起响闹个不停的手机递给对方。

    哦哦,是自个的电话在做妖,给了姑娘一个抱歉的眼神,看了眼来电号码,吕昊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这童姑娘今儿是咋的啦,让她去和那颗长了毛的臭卤蛋或汤助理请假,咋绕了个半天圈子,他这电话又打到自个这儿来了?

    长叹口气,无奈接通。

    吕昊还没开口,对面姑娘的抱歉的声音已经传过来。

    “导演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

    吕昊心想,你都知道这么晚了,你还打个毛线电话,有啥事明儿再说不行吗?

    见吕昊吃憋,汤小唯捂嘴吭哧吭哧的偷着乐。

    心情已经不好,见对方笑得就如同偷到老母鸡的黄鼠狼,吕昊心中更是郁闷。

    “你到底有啥事快说,没事情我就挂了。”

    “那个,导演,您能告诉我汤助理的电话吗?我去敲了她的房门,那儿应该没人……。”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见到她的时候会帮你和她说的。”

    “那真是谢谢导演了,真是万分感谢您能帮我……”

    姑娘感谢的马屁还没拍完,吕昊已经把电话挂了,继续之前被打断的互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