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华娱圈 > 036 无题
    ()    新书上传,请多关照。

    走过路过的老铁们请点个收藏,打赏几张推荐票或来个钢,帮忙挂个书单啥的,感激不尽。

    可自己真的好想谈恋爱,孤芳自赏真的很无趣。

    羡慕施诗那小丫头,可以对人撒娇,有人宠溺。自从自己一人独自到京城闯荡,知道了生活的不易,现在就只想找个宽厚的肩膀依靠。

    小老板人长得一般般,但的确如施诗那丫头说的他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暖男,要不然他怎么会把的床让出来给自己睡,而他却可怜兮兮的去睡沙发?

    虽然说小老板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他是真的有财还有才,年纪轻轻不但自己独立开了一家小超市,而且还投资拍电影,听说那部电影已经进入了制作后期,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国内最著名的畅销书作家。

    有这样的一位男朋友也是不错的嘛,要不自己将就的和他试试?

    呀,姑娘敲敲自个儿的脑袋。

    童丽丫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小老板是施诗的男朋友,小丫头可是把自己当成了好闺蜜,自己可不能挖丫头的墙角。

    再说了就算自己有意,可小老板他是怎么想的?他会放弃青梅竹马的施诗,而选择自己吗?

    ……

    童姑娘裹着薄毯半靠在床头,再在胡思乱想中再次沉沉的睡去。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吕昊的脸上,他巴唧嘴挪挪自己的身子准备再睡会懒觉,但可悲的事情是,他忘了他昨晚睡的不是那张卧室里的大床,而是睡在会客区的沙发上,这一翻身,他悲剧的从沙发上跌落。

    等他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再瞅瞅卧室方向,发现童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卧室大门开着,里面静悄悄的。

    当再次醒的时,是被楼下小超市的喧闹声所吵醒,吕昊想抓狂,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睡觉是不可能接着睡了,就楼下那震天响的口香糖广告,吕昊想死的心都有,自个咋就这么贱呢,为了那一天块钱的场地费害得自己连懒觉都睡不了。

    可钱都收了,现在总不能为了想睡懒觉把楼下的那些厂商工作人员赶走吧。

    算了,既然不能睡懒觉,那就起来码字吧。

    当激活休眠的电脑,吕昊又是一呆,电脑桌面上咋又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新建文档。

    不应该啊,自己可以向红彤彤的伟人像发誓,昨晚那文档自己看后已经删除,而这次突兀的文档难道又是夏月那欧巴桑搞的?

    想来应该是昨晚她所说要自己关注的书单吧。

    果不其然,这个新建文档里都是一些看上去像小说的书名。

    《诛仙》这本小说居然被标红,而且后面还有一行备注,欧巴桑要自己尽快联系到小说作者,哪怕花费再多的代价也要拿下除繁体中文的所有版权!甚至可以用自己码的原稿作为筹码。

    (。。)那欧巴桑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小鼎这位作者的原名叫啥都不告诉自己,硕大的一个兔子国十三亿人口,你让我上哪去找?

    呃,自个儿真是被那欧巴桑给气糊涂了,那欧巴桑只是一缕记忆,哪有脑子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玩意儿?

    算了,算了,先把这些放一边,看看文档里还有其他什么内容。

    what?

    吕昊把整个十一页的文档拉到了最底下,发现除了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些内容,其他居然都是空白页。

    要不要这么皮?既然下面都是空白,你搞出这么多页数是干啥?仅仅只是为了好玩吗?

    强忍着内心的吐槽欲,吕昊静下心来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既然欧巴桑说要让自己花费再多的代价也要拿下除繁体中文的所有版权,那一定有她的道理。

    可要如何找到那位叫小鼎的作者?知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哪儿人,一点线索都没有,叫自己如何寻找?

    不对,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毕竟知道作者的笔名叫小鼎,既然他已经出版了实体书,那出版社那儿应该有他的详细信息及联系方式。

    可问题又来了,貌似那家出版社在湾湾,这把又怎么和他们联系?

    吕昊边沉思边无意识的滑动的鼠标,既然说世界上每个人的距离仅仅七个人,那自己一定可以联系到,只是须要找到那个正确的人。

    窗外时不时传来厂商做活动的喧闹声,这让吕昊无法集中思想思考。

    无意间看到企鹅上某个跳动的群图标,吕昊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自个咋把这胖子给忘了?

    ……

    两天后的中午,杰瑞布鲁克海默这位金毛老帅哥与他的助理来到了京城,他这次过来并不只是为了吕昊手上的剧本而来,剧本只是件顺带的事,他些次过来的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加勒比海盗》上映与仲影集团过来商谈的。

    对于金毛老帅哥的安排,吕昊很想吐槽。

    玛个吉儿,既然你这次过来《盗梦空间》只是附带,那位助理小姐姐是不是有病,为啥要提前通知自个儿,不会等你把其他事情处理了差不多后再联系自己吗?

    坐在自己边上望着满桌的美食,施诗小丫头感觉自己口腔内分泌的唾液已经快要泛滥成河,可客人没来,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满桌菜肴咽口水。

    看小昊哥哥阴沉着脸挂了电话,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出来前还高高兴兴的,说是要带自己出来认识为外国友人,怎么现在又是抑郁着脸。

    “昊哥哥,怎么了?”

    “那只金毛说还有别的事,这次就不回来了。”

    丫头听客人不来了也没什么沮丧,她问吕昊:“哥哥这么一大桌菜就我们两人可吃不完,对了,我能叫小丫姐过来吗?”

    o(><;)oo

    丫头,你怎么老想着童姑娘?哥哥白疼你啦,你可不知道你小昊哥哥在那姑娘那吃了多少憋,现在见到那姑娘就脑仁疼。

    “要不我们……”

    还没等吕昊想出什么好办法拒绝丫头的提议,施诗就说了她的理由。

    “哥哥你说小丫姐一个人在京城奋斗,多孤苦无依,而且今儿又是她的生日,要不咱把她叫过来就当时给她庆生,好不好嘛?”

    丫头撒娇。

    “可要为她庆生咱总要有只生日蛋糕吧,就这样把他叫过来,是不是太敷衍了些?”吕昊还想做最后的挣扎,自从那天晚上自个稀里糊涂的摸了那一把柔软,自己到现在都躲避与童姑娘的见面。

    可丫头压根就没注意吕昊内心的想法,她指指街对角的蛋糕店说:“没关系啊,对面就有加蛋糕房,我们现在去买一只生日蛋糕不就行了吗?”

    吕昊很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自个儿咋会心血来潮想请那见鬼老金毛吃饭。

    老金能过来倒还好说,可他居然不给自己面子,这也就罢了,就咋还是那位童姑娘的生日,自个儿还好选不选的在一家蛋糕店对面。

    吕昊想装成没听见,他不想见童姑娘。

    丫头摇晃吕昊的手,再次撒娇。

    “昊哥哥,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真是脑仁疼,在丫头的软磨硬泡下,吕昊勉强点头答应。

    “耶,昊哥哥你真好。”丫头再一次在吕昊脸的上偷袭成功,乐滋滋的掏出手机给自个的小丫姐打电话,让她赶紧过来。

    打完的电话的丫头又开始对吕昊binlin`binli的放电,“哥哥~~”

    吕昊警惕的看着施诗,这小丫头又想要干啥?

    “哥哥,你去对面给小丫姐买只蛋糕呗。”

    很想对丫头说,让她别得寸进尺,但看到丫头期盼的小眼神,吕昊还是怂了,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买生日蛋糕。

    ……

    吕昊与施诗两人顶着服务人员异样的目光,枯坐在饭桌前,眼巴巴的瞅着满桌的美食,等待着童姑娘的到来。

    整整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童姑娘才匆匆忙忙的出现在两人面前,看她满头是汗,前面垂下的发丝已被汗水粘在了额头上。

    姑娘刚坐下就对两人道歉,因为打不到车,所以是骑单车过来的。

    听姑娘的解释,吕昊撇嘴不言语,也就施诗的小丫头会相信你的鬼话,说啥打不到车,摆明了就是囊中羞涩没钱打车罢了,切。

    看小老板的表情,姑娘也猜出小老板已经猜出自己这么晚才到的理由。但见他没戳穿自己的谎言,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天天都啃馒头,已经将近一个月没开荤的姑娘,咽下满嘴的唾沫,姑娘贪婪的望着满桌菜肴,虽然因为等待自己,菜肴都已经变凉,味道也肯定变差,但能有机会吃一顿好的,这点小瑕疵也不用在意。

    仨人都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反正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那还讲究个啥?甩开腮帮子开始干呗。

    吕昊和施诗惊讶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童姑娘,这姑娘吃的可真豪迈,也不顾及自己双手是否干净,左手一鸡腿右手一羊排,这边啃一口,那边扯一条,只把她的小嘴塞得鼓鼓囊囊的。

    丫头好心,怕自个的小丫姐噎着了,忙给她倒了一杯饮料。

    对于童姑娘这种狼吞虎咽的吃法深感不解,至于这样吗?姑娘,你这是饿了多久啊,这吃饭的架势,咋就没有一点女孩子该有的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