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华娱圈 > 022 甯浩的新想法
    ()    新书上传,请多关照。

    走过路过的老铁们请点个收藏,打赏几张推荐票或来个钢,帮忙挂个书单啥的,感激不尽。

    一星期后,恍恍惚惚的感觉与往常一样,已经不复存在。好消息不止这一个,另一个好消息就是,一家人的隔离状态也已经被解除,讨厌的死胖子总算要离开自己家了。

    现在自己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看看这一星期里自己到底在电脑前码了些什么内容?

    至于边上那一脸兴奋的死胖子,吕昊很想无视他的存在,或者一脚把他踹得远远的,让他从自己眼前消失。

    但情况不允许,老妈已经抢先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起自己这一星期的创作成果。

    得,自己是一时半会看不到自己最新创作的文档了。

    不过也好,老规矩,先让老妈帮自个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错别字,或是语法上的错误,省得自己还要费心费神。

    见表弟一时无事可干,甯浩兴奋的拉着吕昊走进自个休息了一星期的客房。

    刚踏入客房,一股酸爽的气味就扑面而来,这股味道怎么说呢?

    脚臭混合着汗臭,如果不是在自个儿家里,相信这屋内还会多出方便面的味道。

    再瞅瞅原本整洁的屋内,已经被这死胖子糟蹋的如同猪圈一般。

    这么邋遢的地方,也搞不清这死胖子是怎么能忍受猪圈一样的环境。

    甯浩可没管表弟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他拉着吕昊进屋,兴奋的拿出一本笔记本,递到吕昊面前,一脸得瑟的对自己表弟挑挑眉,想等他在看完后给自己点赞。

    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有人想装逼,吕昊也不介意给他一次机会,至于说被谁打脸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漫不经心的翻开笔记本,只是这故事自个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玛蛋的,这不是被死胖子时常惦记着的那个故事吗?自己才写了一半,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的往下写。

    看死胖子的得瑟劲,难不成他把那故事续下去了?

    时间就这么静静的流淌,手中的笔记本也慢慢翻到了最后。

    当最后一页也被翻过,吕昊不可思议的盯着死胖子,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位搬家贼吗?这自己还没完成的故事,这死胖子居然把他给接上了,而且看效果貌似比自个儿写的那一版还要好。

    而且他的故事背景也从原本汉口转移到了山城,仅仅只是城市发生了变化,故事里的那些包袱和梗也被融合的更为流畅。

    果然是那欧巴桑记忆里的鬼才导演。吕浩不得不佩服这死胖子,每当事情与电影相关的时候,这丫的脑子就特好使。

    既然自个的故事被死胖子改得更为精彩,吕昊也不吝啬自己的口头表扬,这可把死胖子给乐的。

    搞不懂,搞不懂。

    不就是几句口头表扬吗?又不是啥物质奖励,至于乐成这样?

    甯浩的高兴,吕昊当然不明白,自从表弟的小说开始发表后,他一直是自家老头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自己当年年轻气盛,一气之下跑到京城来读书。

    为的是啥?不就是为了能在自家老头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面前扬眉吐气吗?

    多少年了,自己总算完成了这个夙愿。

    再次把脸笑成张千层饼,凑到吕昊面前问:“你觉得这个本子拍成电影咋样?”

    听到死胖子这么问,吕昊心中突然警铃大作,这死胖子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了吧?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条未来的金大腿离自己而去,不管他现在有什么想法,一定要让他听从自己的指挥棒。哪怕只是暂时的,也不能让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把死胖子的笔记本放到一边,挑了挑眉问他:“咋滴,你有啥想法?不要藏着掖着,有话就直说。”

    扭捏了半天,死胖子才开口回答:“我想能不能把《夜店》那本子先放放,咱先力把这本子的故事拍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怎么样?

    现在的吕昊恨不得一口盐汽水喷死他,你好意思问怎么样?你咋不去问问那些投了赞助的赞助商觉得怎么样?

    你小子好处都收了,现在想拍拍屁股就闪人,你丫的这是把我架在火堆上烤啊!

    不对,不是把我,是把你自己架在火堆上烤。

    自个只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项目挂名的主要负责人却是这死胖子,只要这死胖子不怕作死,自己有啥好反对的?

    见表弟点头答应,甯浩马上乐的像个二傻子般。

    “虽然我同意你整这本子,但我也要提醒你一句,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次赞助商们会怎么想?他们会同意你把项目搞了一半就丢到一边的行为吗?”

    吕昊见不得这死胖子高兴,马上就给他淋了一盆冰水。

    刚才还乐得像个二傻子似的甯浩,立马就萎了。

    是哦,自个儿咋就没想到还有赞助商们的想法?他们会同意自己把搞了一半的项目丢那,重新上马一个新项目?

    就死胖子在那儿长吁短叹时,吕爸的声音从院内传来。

    “浩子,小昊,你们快饬饬,咱准备出门吃晚餐,你妈看小说看入迷了,居然把做晚餐的事儿给忘了。”

    ……

    马路上比十几天前还要萧条,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许多原本营业的商店也都关门了事。

    几人在马路上游荡了许久,才找到一家准备打烊的餐馆……。

    ……

    病情似乎更加严重,被隔离的区域也越来越多。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吕昊这些天都一直猫在自个屋内写小说,之前写的那本《何以笙箫默》已经传给了出版社,他们已经在安排出版事宜。

    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些天吕昊应该不会有恍恍惚惚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么,那种恍惚的感觉才过去十几天,这种讨厌而又熟悉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情况比之前的还要严重。

    更让人感觉到奇怪的是,以往出现恍惚的时候,要码字也只是在word文档上码,但这些天让自个感觉到与以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次并没有如过去那样在桌面上建立出一个新文档,而是在一家网站上码的稿子。

    等这种恍惚感再次消失时,时间已来到了六月初,今儿一大早,电视里就播报了一个让人兴奋的消息。

    病情过去了,群众的生活即将恢复。

    在听到这好消息时,吕昊第一件事情就是给甯浩那死胖子打去了电话,毕竟剧组已经停摆了近两个月,再这样停下去烧的可是自个儿的钱。

    在家无所事事一个月的甯浩也快被憋出病来,现在表弟相邀,自然欣然同意。

    两人相约小超市内碰头。

    打开小超市的大门,柜台与货品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以及室内浑浊的空气,和一个多月前离开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从货架上拿了只口罩,趁着现在死胖子还没过来,吕昊决定先打扫一番。

    死胖子来的倒是挺快,原本以为胖子来了就能分担自己打扫工作的工作量,只能说自己想的太美好,压根就忘了这胖子是个生活白痴,想让他帮自己干活,只能说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也不能让这胖子干等着,生活白痴也有生活白痴的使用方法,比如说陪聊就是个很好的用处。

    吕昊就这样边打扫边和胖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甯浩则开始观察起小超市的布局,毕竟这里还要准备当做电影主要拍摄场景的。

    超市不大,甯浩在小超市内看似漫无目的的游荡。

    镜头架哪儿?从什么方向取景?灯光又该怎么搞?哪儿的货架要稍稍挪动挪动。在充当吕昊陪聊的这段时间,死胖子很快就在心里有了谱。

    等待与陪聊相当无聊,甯浩拉过两把装修工人留下的椅子,顺手从货架上拿了瓶肥宅快乐水,准备和吕昊好好聊聊。

    等吕昊打扫的差不多时,死胖子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无聊的等待,开口向吕昊抱怨。

    “嗳,我说小昊,你这么一位大老板,咋就连打扫这种活还要自个亲自动手,你就不会招个员工来干吗?”

    这死胖子平时被小娜姐伺候的太舒坦了,现在居然说起这种风凉话。

    吕昊也不惯着他,直接呛回去:“你说的倒是轻松,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招个人给我试试,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我这么闲,现在病情刚刚过去,哪哪都要招人手,就我们这家小超市能开出什么样的薪水,要不你来当这店的营业员?”

    胖子秒怂,自己如果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琢磨琢磨剧本的事情。

    “不过你说的倒也是,反正这超市等拍摄结束,我也准备搞成24小时营业,到时还真要招些营业员。

    对了,你的剧组那帮人什么时候能开始?毕竟这个项目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赞助商那儿不好交代。”

    说到和自己感兴趣的事,胖子又来了精神,他拍胸口打包票:“近两个月的时间关在家里,那帮猴崽子们早就快闲出病了。昨晚上还有人打电话问我,剧组什么时候开工?如果你没有意见,等会儿我就联系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