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光影华娱圈 > 021 无意识的那些天
    ()    新书上传,请多关照。

    走过路过的老铁们请点个收藏,打赏几张推荐票或个钢,帮忙挂个书单啥的,感激不尽。

    吕昊相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可不是什么学雷峰做好事,要知道现在社会上最流行的一句话是:雷峰出国了。

    “王哥,你老实和我交个底,咱们非亲带故,你凭啥要给我们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还是你有其他的要求?我这人懒也不想浪费什么脑细胞。”

    王长天还没怎么表示,李小平在边上就已经看不下去了,自己公司给他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眼前这家伙居然还这么的磨磨唧唧,一点都不痛快。

    她刚想发作,王长天摆摆手,示意李小平不要开口,让自己来解释。

    “小昊啊,我之前就已经解释过,我们光纤传媒有意进军电影市场,但那些已经成名的导演都被几家公司刮分了,我们也只能找还未成名的导演。我也实话实说,你也不要生气。如果不是香江那边传回消息,说大陆这边有位导演获奖,我们还不会注意到你们。”

    经过这么一解释,也就能说得通为啥王长天这位公司大老板,会眼巴巴的跑过来与自己会面,这个解释吕昊能接受。

    “可问题是我们浩昊只是一家新成立的工作室,我实在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么优惠的条件?”

    “原因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我们需要培养新的电影导演,而且在我们所着重观察的对象中,你们是第一个有项目的,而且已经开始筹备剧组。我这样解释,你能接受吗?”王长天解释。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王哥你是准备千金买马骨,而我们因为种种机缘巧合,而成为你作为榜样的马骨?”

    “恩,你这样说也没错。”

    “可王哥,我这人信奉一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你要千金买马骨,我不相信你会这样白白付出而不求回报,说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既然小昊你痛快,我也不藏着掖着,我想安排几个旗下艺人出镜,主要角色我就不要了,毕竟甯导已经前往魔都。”

    老实说王长天的要求并不过分,他给出资源,只是想要几个不重要的角色。

    可问题是工作室的三个人,各有个的分工,选角儿这事是死胖子负责的,连自己想加塞王博进剧组,都被那死胖子改了角色。

    现在王长天要加塞艺人进来,自己可怎么答复?

    吕昊面露犹豫,“本来以王哥给的支持力度,你要几个不重要的角色,我应该马上答应,但选角这事由我表哥负责,我不能越权答复,希望你能理解。”

    一旁已经憋了一肚子火的李小平再按捺不住,自家老板已经这么礼贤下士,还开出这么优渥的条件,对方居然磨磨唧唧,一点都不干脆,她开口了:“吕作家,我们已经抱有很大的诚意,你这样扭扭捏捏实在不是谈判的态度,你干脆点直说,这事到底成不成?如果不是看在你们已经开始筹备剧组,我们压根就不会考虑你们。”

    “诶,小平,你话可不能这么说,小昊他不越权那是他做事有原则,你也不要强人所难。”王长天出面阻止。

    自己算是看出来了,他们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可问题是,你要加塞演员这事,自己真的是做不了主啊。

    不行,这恶人自己绝对不能当,一定要把这锅甩出去。

    吕昊当着他们两人的面,再次拨通了死胖子的电话,“选角儿这是真的不归我管,你们自己和这死胖子说,我不管了。”

    说完就把电话丢给了王长天。

    你们会唱红白脸,自己也可以学啊,当然自己是唱红脸的,白脸就让那死胖子去唱吧,反正选角这事是他负责的,他不唱白脸谁唱?

    他们之间谈的怎么样,吕浩没关心。

    反正王昌天和李小平离开的时候是带着满意的笑容就行了。

    …………

    装修进度进行的很快,一个星期后,小超市就已经初具规模。

    光纤传媒那儿也很利索,原本迟迟没有进展的赞助工作,也在他们专业人士的出马下,谈的七七八八。

    看着赞助的货物一件件堆上货架,吕昊有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就在吕昊与甯浩掰着指头计算剧组开机的日子,一场席卷国的大病,打乱了一切计划。

    整个京城就如同一个病人般,路上再也看不见熙熙攘攘的行人与川流不息的车辆。

    马路上,偶尔看见戴着口罩的行人,也都是匆匆低头行走,街边的灯红酒绿也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原本时常发生拥堵的道路,现在也难得看到几辆车辆通行。

    入眼之处一片萧条。

    甯浩这搬家贼也被困在吕昊家,与自己心爱的女友分离,过起两地分居的日子。

    瞅着坐在对面翻看剧本的死胖子,吕昊就有种想打屎这货的冲动。

    你说你,不知道现在整个京城都是人心慌慌的,你丫的从外地回来,咋就先不回家,跑到自个这里来干啥?

    现在倒好,托这死胖子的福,自己家居然被隔离了。

    如果不是前段时间,自己以权谋私从小超市里搬送回了一部分赞助物品,这样毫无准备的就被突然隔离,家人都要喝西北风了。

    好容易忍住想要发怒的心情,把注意力集中回电脑屏幕上,可耳边时不时就会传来某大只耗子在嚼薯片的声音。

    愤怒的一推键盘,抓起边上的水笔,就往那只大耗子的方向丢去。

    “你能不能安静点?你这样吃东西时bia唧嘴,很讨厌的,知不知道?!”

    死胖子抱着吃了一半的薯片,不以为意的瞟了眼吕昊,“行行行,我到外面去,这留给你总行了吧?”

    听死胖子这么说,吕昊又想找东西砸过去,可是刚才丢过去的那支水笔,是自己身边能找到的最后一件物品了。

    毛搞错,这是自己的书房,怎么搞的像是他施舍给自己一样。

    讨厌的声音总算消失,吕昊又开始了自己码字生涯。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外面的天色已经擦黑,吕昊揉揉发胀的手腕与手指,刚起身准备去倒杯水时,那张油腻的胖脸又来了一张高清特写。

    额滴神,这死胖子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

    再次推开这张讨厌的脸,顺手点了保存并关机,这才起身去厨房倒水。

    死胖子就如一只跟屁虫,尾随吕昊的脚步来到厨房,一边跟随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叨。

    “啧啧啧,看不出来吗?小昊,你这么一个男生,居然写出了这么一本女生项的小说,你和我说说呗,你是怎么写出这么细腻的细节描写,如果我不是亲眼看着你码字,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死胖子后面的话被吕昊一个凶恶的眼神给瞪了回去,没好气的赏给死胖子一个字“滚”。

    不是自己想这样粗暴的对待这死胖子,而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吕浩总会感觉自己总有那么点不对劲。除了整个人经常恍恍惚惚,就是会常常神经敏感,烦躁易怒,身疲乏无力,失眠,有时还有恶心以及想呕吐。

    但是每当感觉自己不对劲的时候,自己的脑子总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冲动与一些不受自我控制的举动。

    比如说今儿,明明自己想要睡个懒觉,但是脑子异常的活跃,而且隐隐有种想要码字冲动。

    这不,这会儿就坐在电脑前,整整码了一天的字。

    自己码了些什么,如果不去翻看之前的存档,这个是一点记忆都没有。反正就是一些无意识的动作。

    但是每当这种无意识的动作出现的时候,就是自己的灵感爆发期。

    比如,自己之前发表的那些小说,都是在这种无意识的动作时创作出来的。

    当然,每个惯例也都会有例外的情况,就如《明末,海盗日记》。

    这书就是因为在那些不对劲的时间内,连续做的一个梦进行的改编再创作。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己平时做的梦,从来都不会有什么记忆深刻的印象,但每个月的那几天所做的梦,都会有个清晰的记忆。

    在创作《明末,海盗日记》的时候,就算是过了那几天特殊的日子,也有一种想码字的冲动,这种冲动一直到小说改编再创作完成才结束。

    自己也曾经在网上查询过,但是没有一种说法符合自己这种情况。直到某一天施诗那丫头和自己聊起丫头的小秘密时,吕昊突然有一种非常荒唐的想法,自己这种状况和女性的那些天的情况实在是太相似了。

    可自己是一个男生,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生理反应?

    对了,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

    貌似是……,夏月那女人的记忆,突兀的闯进自己的脑海时开始的。

    对于这段记忆,吕昊真不知道是自己庆幸还是自己的悲哀。反正自己只知道一件事,自个的人生轨迹,已经与夏月欧巴桑的记忆里的世界完不同了。

    毕竟在他的那个世界里,并没有自己这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