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活动筋骨(第1/2页)
    兴煌城上空,跃腾的绚烂灯火连夜空都映亮,点点寒星的光彩几乎细不可察。??

    作为庙会活动的小山顶端,人山人海,主会场前早已聚拢了不知多少人,期待的目光望着上方一支支逐渐点亮的烛台,眸子中的喜悦之意更盛。

    不知何时,也许是暮茵茵觉得拽住宁越的衣袖在这拥挤的人群中也管用,小手五指顺势一握,直接抓住了他的腕部,抬头望着主会场正中即将被部点燃的烛台,被灯火映红的小脸上充满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喂,宁越,你知道这场庙会是为了纪念什么吗?”

    “嗯?似乎有所耳闻,是为了纪念雪龙帝国建国而立的,点燃对了烛台数,便是建国至今的年份。”

    宁越微微思索之后,随即给出回答,目光一扫落在那数量众多的烛台上,根本数不清到底是多少。

    谁知,暮茵茵摇头回道:“看来,你也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说纪念雪龙帝国建国,为何不在帝国举行,而是选择了这里,陪都兴煌城?”

    “愿闻其详。”宁越一笑,既然暮茵茵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想必,本身就有打算给他讲解一番的意图。

    “哼,如若不是等一下需要你的帮忙,我才懒得和你说。这可是在兴煌城称得上家喻户晓的传说,就算放眼整个雪龙帝国,十个人里至少六个人知道。你呀,还是懂的太少,需要再多历练些时间。”暮茵茵调侃一笑。

    对此,宁越一怔,无奈回道:“我从小在宗门长大,所去过的地方都是雪龙帝国的附庸诸侯国,但是对于雪龙帝国本身,来的少,知道的事情也少。毕竟,宗门生活挺乏味的,没时间去留意这些。”

    嘴角一翘,暮茵茵应道:“那好,趁着烛台还没有完点亮,我就长话短说好了。五百多年前,雪龙帝国开国大帝司马观……”

    “等一下,雪龙帝国开国大帝不是叫司马世民吗?”宁越突然打断,至少,他还是知晓些雪龙帝国的历史的。

    “所以说,你知道的太少。司马世民是他后来登基后改的名字,原名叫司马观。不许再打断我,不然的话,时间会不够的。”扭头一哼,暮茵茵目光一转,落在最后一簇即将被点燃的数十支烛台上,紧接着,语加快。

    “司马观是穷苦人家出身,在一位富人家当仆役,但是那富人家的小姐却看出了他不是一般人,私下多有照顾。可惜好景不长,小姐的父亲现了他们间的事情,将司马观赶了出去。离开的夜里,司马观与那名小姐最后一次见面,就在这里,小姐给了他些金银,以及一匹马,一柄剑。当时,正恰世道不太平,诸侯割据,战乱连绵。小姐的意思是,让司马观去参军,有了足够的战功后出人头地,再回来娶她。”

    “不是吧?堂堂开国大帝,竟然是这样开始……”

    话音戛然而止,宁越留意到了暮茵茵瞥来的警告眼神,顿时闭嘴。

    “司马观天赋很好,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运筹帷幄。然而,战乱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一个人而终止。对于他经历的记载,留下的文献太多,就不提了,整体而言,六句话能够概括……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说到这里,暮茵茵的语气中都不由泛起一丝悲壮的意味,亦有尊重的敬仰之情。

    “十余年后,战乱初平,成为一方巨擘的司马观回到了曾经的故土,去接那位小姐。然而,却不曾想到,昔日的爱人早已在父亲的逼迫下嫁人,嫁给了一位豪强诸侯,过得很不好。夜里,司马观将小姐抢了出来,回到了当年约定之处。然而,小姐已经身染不愈重病,最后含泪死在了他怀里。最后的嘱咐不是惋惜,而是期待。期待万里河山再无战乱,平民百姓安居乐业。类似的悲剧,不要再出现……往后十年,司马观改名司马世民,铮铮铁骑打下雪龙帝国辽阔疆土,被视为万国边疆的一曲不朽长歌。”

    微微点头,宁越肃然起敬,感慨道:“想不到雪龙帝国的开国大帝,原来是这样一位铁血柔情之人。”

    这一次,暮茵茵没有责怪他打断,继续说道:“后来,退位之后,司马世民回到了曾经的约定之处,就是这里,这座至今没有命名的小山上,终老一生。如果不是为了将皇室与责任传递下去,也许他终其一生,不会再娶。后来,雪龙帝国的居民深感他曾经的那份真挚情感,按照记载,每年入秋时分,也是当年司马世民告别小姐参军的时候,举行这样一场庙会庆典,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据称,在烛台点亮时真情告白的情侣,能够得到最好的祝福。”

    “原来是这样——不对,那你这么兴奋地拖着我来这里做什么!”宁越突然脸色一变,望向暮茵茵的目光中充满着惊诧。直到此刻,他也才现,周围人群中,大部分都是一对对的年轻男女,相互亲昵嬉笑不止。

    顿时,暮茵茵双颊一红,喝道:“我警告你不要乱想,我带你来是另有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