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荐(第2/3页)
后,微臣假哭了几声,令盘查的人,以为方才那声明显的小孩啼哭,是我这三四岁的小孩发出,才应付了过去。”

    温蘅这才知原有这段渊源,惊怔不语,陆峥轻声叹道:“只可惜,娘娘您被人带离京城、四处躲藏后,华阳大长公主与老武安侯愈发权盛,陆家不敢冒险密联,暴露您的存在,自此之后,与带您离开的忠仆失了联系,如若微臣一早知晓娘娘您就是定国公府后人,定然早在青州时,即与您相见相交……”

    温蘅怔怔道:“青州……”

    “娘娘可还记得几年前,您尚是未出阁的温家小姐时,微臣率军自燕州归京,曾在青州短暂驻留休养过几日”,陆峥道,“当时,微臣曾在人群中,遥遥望见您与武安侯一起逛街游乐,如果微臣一早知您是定国公府后人,微臣或许不会强告身世,令您失了温家小姐的身份,失了安乐无忧的生活,但一定会设法断了您与武安侯的情缘……”

    温蘅闻言沉默许久,轻道:“世事如此,哪里有那许多如果,缘分使然,聚散起终,只当是今生之命罢。”

    陆峥似因她这句话牵动了什么心绪,亦沉默不语,萦绕心中多时的疑虑得到解答,温蘅收整心神,又将心思转到另一件事上,对陆峥道:“请你陪我走一走,是还有另一件事,要托你问问……”

    陆峥回过神来,恭声道:“娘娘请讲。”

    温蘅道:“先前稚芙带着雷雷住在宫中时,曾说过觉得雷雷一只猫寂寞得很,想给它找个伴儿来着,恰好最近我宫中养大了几只小猫,都是爱玩爱闹的年纪,瞧着可爱得很,烦请将军回去问问稚芙,可还想给雷雷找伴儿了,若还想,就进宫来,选挑几只带回家去。”

    陆峥原还以为是什么要紧庄重之事,却不想是这样的日常琐事,他心中哑然失笑,却又感念温蘅惦记着稚芙,答应下来,并代稚芙多谢贵妃娘娘关心。

    温蘅让他不要多礼,并含笑道:“稚芙这孩子讨人喜欢,我每每想到她,都很是羡慕将军,也想要一个这样可爱乖巧的女儿呢。”

    抱着儿子、匆匆走来的皇帝,正听到了这“关键一句”,急忙加快脚步,边走近边道:“朕也想要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儿!”

    他不待陆峥朝他行完礼,即借朝事匆匆打发他退下,只对温蘅再一次认真道:“朕也想要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儿,一个还不够!”

    温蘅朝皇帝看了一眼,抱过精神恹恹的晗儿道:“晗儿看起来困得很,陛下抱他出来做什么呢?!”

    皇帝道:“……他方才哭嚷着要找你,闹得朕没办法,只能抱他出来找你……”

    歪靠在母亲怀中、昏昏欲睡的元晗,抬起倦沉的眼皮,默默地看了他的父皇一眼,又倦沉阖上。

    皇帝没注意到儿子这无声一眼,只看温蘅抱着晗儿要往披香殿方向走,忙道:“这里离承明殿近,让晗儿回承明殿睡吧,天热,晗儿皮肤娇|嫩,在外走久了,或会难受的。”

    在温蘅“既天热、你抱他出来瞎走做甚”的无声目光中,皇帝讪讪地搂住温蘅的腰,“走走……我们回承明殿吧……”

    顺利将温蘅带回承明殿的皇帝,见她照看晗儿睡熟后,走坐在离摇床不远处的檀桌前歇息,也跟着坐下,一边给她倒茶,一边眼瞅着她轻声道:“朕真的也想要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儿……”

    温蘅端起茶杯,看向皇帝,见他十分认真道:“你看晗儿长得随你,再生女儿或就会随父亲,既随父亲,那就不能随了五大三粗的武人,那样万一生下来太过刚武,她自己会不高兴的……”

    温蘅不语,只垂着眼默默啜茶,听皇帝微顿了顿,又继续轻道:“朕……身体好,打小就不怎么生病的,头脑……也够用,人吧,长得也还行,位也算高,权也算重,护得住珍爱之人……”

    如是自卖自夸了一阵的皇帝,见温蘅茶都喝见底了,也没有什么反应,默默地闭了嘴,寂静无声的殿内,一时弥漫着微微尴尬的气氛,偏生金架上的鹦鹉,也在这时振翅凑起了热闹,一声声清唤道:“弘郎!弘郎!!”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自荐侍寝中,最初的文案就是狗侍寝,上章评论里有小伙伴贴了,感兴趣的可去瞅一眼

    另说下女主行事有她的理由,这一狗侍寝决定了最终结局,也决定了上一辈包括先帝的善恶有报四字,看到后面会明白,这里不会提前多剧透,如果无法接受这一情节,既没有耐心淡定看文等结局,又直接如某评论认为接受狗侍寝的女主就是个道德沦丧的恋爱脑,那请直接弃文,不必再看,也不必回头,作者对心生去意的读者,从不挽留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丸子1个;瓮公鱼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丸子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丸子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菜15瓶;弱鱼2瓶;“”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