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 章 牵魂阵(第1/2页)
    ()    就在那些尘灰消散殆尽的一瞬间,原本酸与兽盘桓的周围出现了波动,一道金光闪过,那一处空间突然多出一圈锁链,锁链之上散发出金光,形成一座光牢,刚好将酸与兽所在的地方围住。

    九泽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来,当年那位大能也并非无防备。

    那道铁链出现之后,仅仅闪烁几下,便也开始慢慢消散。

    “这是什么?”九泽看向凤霄问道。

    “这应当是……契约之锁。”

    “契约锁?”九泽不解。

    凤霄:“是,古籍记载,如果修者和灵兽签订平等契约,那么任何一方在死前,都可以将自己所掌握的那一半契约之力化成契约之锁。且契约之锁只对对方有效。”

    九泽:“这么说,那位前辈恐怕也是预料到这酸与兽有可能会作恶?”

    “未必。”一旁的霍卿英道。

    九泽、沈一和阗韫齐齐看向霍卿英。

    “这契约锁一方能力,一方就可解。只要酸与兽在被封印的日子里,好好提升修为,将自己体内那一半日月之力炼化,自然就能解除这契约之锁,还能将这一部分契约之力也吸收掉,从而提升实力。”

    霍卿英说着,叹了口气:“这位前辈可谓思虑周,可这头酸与却然没有察觉他的良苦用心。”

    众人都有些沉默。

    半晌,沈一才轻声开口:“或许,这酸与兽什么都知道,只是心灰意冷。”

    想那酸与兽在借用王老爷身体时,在那洞府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嘲讽人修的道义,人修的操守。想来,它最不平的不是被契约伙伴封印,而是契约伙伴居然为了“道义”,为了拯救其他人牺选择自我牺牲,也牺牲了它的自由。

    五千年的封印,纵然周身弥漫着亮光,可也不能改变它身受桎梏的现实。

    或许,这只酸与兽不是不明白那位大能的苦心,它只是不能接受被放弃,不能接受败在人修的阴谋诡计里,不能接受自己背负莫须有的骂名。

    想到这里,沈一垂下目光,心头有些堵,眼中有些涩。

    说不上为了什么,这情绪来得有些莫名。

    契约之锁的金光数消散的瞬间,一道清风拂过。被风吹过的瞬间,九泽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浑身是说不出的舒适畅快。

    不禁问道:“这风……”

    “这是契约之力消散引动的天地元力。”凤霄道:“不过,以你我现在的修为,没法承纳这元力,感受一番便罢。”

    “那什么样的修为才能承纳天地元力?”九泽问,“飞升上界之后吗?”

    凤霄摇摇头,“我亦不知。”

    霍卿英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一把折扇拿在手中,此时将折扇合拢,轻轻敲了敲九泽后脑:“关心这些作甚,左右你安心修炼便是。”

    九泽摸摸后脑勺,下意识的朝凤霄靠了靠。

    凤霄偏头看了霍卿英一眼。

    霍卿英折扇一指,眉头一挑:“别看我,我可没下重手。”

    凤霄一笑:“不敢,师叔教训师妹理所应当。”

    “那你还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想请师叔看看这阵法。”

    霍卿英闻言,顺着凤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地方原本被酸与兽压着,酸与兽消失后,那里分明什么也没有。

    可是这会儿,却渐渐显露出了图案。

    “这是……”霍卿英看着渐渐明晰的图案,脸色十分难看,“牵魂阵!”

    “该死!”霍卿英愤怒的朝那牵魂阵的阵眼猛拍一掌。

    “牵魂阵?”阗韫显然听说过这个阵法,“这个竟然是牵魂阵!”

    九泽看过去,用眼神询问。

    阗韫看了九泽一眼,又看了看在场的两位元婴,见两人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神色凝重的盯着被毁坏的阵法,这才道:“这牵魂阵,就是能牵引人的生魂,让这个人为自己所用,或者在不知不觉中被掌阵人控制。”

    九泽想了想道,“我听过聚魂阵和招魂阵,有什么不同?”

    阗韫道,“自然是不同的,你知道的,人有三魂七魄,聚魂阵是将人的三魂七魄重新聚集起来,让这个人神魂完整,招魂阵是将魂魄丢失者的魂魄找回来,让这个人神魂归位。”

    “可这牵魂阵可不一样,这阵法是强行将一个人的神魂和自己的神魂产生牵连,然后控制这个人。”

    “怪不得,”九泽感叹,“他能那么快知道我们找到这里,应该是那几个侍卫早就被他控制了,所以我们的行动一早就暴露了。他应该还借用这牵魂阵给凡人强行输入了功力,让他们替他办事。”

    所以那些侍卫和侍女的修为看上去才那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