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七零娇气美人[穿书] > 谢奶奶骂人
    ()    程遥遥脸颊上泛起愤怒的薄红:“你又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程诺诺她卑鄙无耻,她对我做的那些坏事,你都不知道……”

    “诺诺她是抢了沈晏,可如今她受到了教训!”程征失望地看着程遥遥:“遥遥,爸爸一直觉得你只是任性娇气一些,却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程征叹了口气:“你太让爸爸失望了。爸爸只有你和诺诺两个女儿,将来爸爸走了,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

    程遥遥俏脸霜寒,扬声道:“她是魏淑英生的,跟我不是同一个妈妈。她不是我的亲人!”

    听程遥遥提起生母,程征不由得颤了一下,轻声道:“你母亲她……她是很温柔很善良的。要是她知道你如今变成这样,一定很失望。”

    程遥遥气得笑出声来,冷冷看着他:“我妈妈要是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她才会失望呢。你知不知道程诺诺她……”

    “你……”程征的脸猛然变得铁青:“你住口!”

    程遥遥乌黑睫毛轻颤,不可置信地看着程征。

    程征也愣住了,程遥遥长到这么大,除了她非要下乡的那一次,自己从未对她疾言厉色过半句。

    看着女儿吓得小脸苍白,程征心里不由得后悔,可程遥遥刚才的话着实触到了他的逆鳞。正踯躅间,外头传来一阵喧闹。

    魏淑英大呼小叫的声音格外刺耳:“你们看什么热闹,快来搭把手!都小心!别把我女儿摔了!”

    程征忙走向门口。

    小胖狗怂怂扒拉着程遥遥的脚,乌溜溜小眼睛望着她。程遥遥终于回过神来,手脚发抖,被气的。

    程遥遥弯下腰把怂怂抱起来,怂怂立刻贴着程遥遥的脸蹭个不停,发出嘤嘤汪汪的叫声,小尾巴都夹起来了。

    程遥遥抱紧了暖呼呼的肉团子,低声道:“别怕。”

    她冷冷看向院门口。

    程诺诺被两个人扶着,满脸血道道,头发蓬乱,满身的泥土也不知道在地上滚过多少回。

    身后跟着一串看热闹的村里人和孩子。

    魏淑英比程诺诺好不到哪里去,正指挥着人把程诺诺搀进谢家:“赶紧进去!老程,你愣着干什么,快把诺诺扶进去啊!”

    程征脸色尴尬,低声对魏淑英道:“你怎么就过来了?”

    魏淑英被挠得满脸花,一说话就龇牙咧嘴:“你看诺诺现在这样,还能让她回那林婆子家?赶紧让她进屋躺下,快啊!”

    两个村民架着程诺诺,迈上台阶。

    “谁准你进来?滚出去!”

    一声娇叱。程遥遥抱着小狗走到门口,堪堪踩住门槛,好一尊尊俏煞冷煞的观音像。橘白色小肥猫蹲在她身前,弓起脊背,琥珀眼不善地瞪着众人。

    她天生地高高在上,艳光逼人。两个村民连连倒退,不小心踏空,连着程诺诺摔成了滚地葫芦。

    程诺诺登时惨叫起来,伏在地上狼狈不堪。

    程征和魏淑英忙扑上去,一左一右扶起她,一家三口好生齐整。

    程诺诺底子本就亏了,刚才又跟林家女人们大打出手,此时摔得不轻,抽着气对程征道:“爸爸,我……我身上冷……”

    魏淑英忙道:“乖女儿,你别怕,咱们马上进屋里躺着!”

    魏淑英这么大嗓门地嚷嚷,让程征头疼道:“我不是让你先别过来吗?遥遥还没答应。”

    魏淑英尖声道:“诺诺,诺诺!”

    程遥遥一看,只见程诺诺脸色比鬼还难看,裤腿下缓缓淌出黑红色的血液。

    村民们哗然:“又流产了?”

    “这是落下病了,血山崩吧!”

    “妈,她怎么流血了?”

    “呸呸呸!小孩子家不准看,这是脏东西!”

    妇人捂着自家孩子的眼,自家也啐了一口。男人们更是贪婪地盯着看。

    程征脸皮骤然涨红,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村民们,恨不得一头磕死在门槛上。

    他深吸口气,再也顾不得其他,扶起程诺诺道:“那就先进来。”

    程遥遥张手拦住门:“不准进来!”

    程遥遥乌发雪肤桃花眼,艳光照人的模样像故意反衬程诺诺的惨状,美丽得不近人情。

    程征央求道:“遥遥,算爸爸求你了。诺诺现在这幅样子,别让人看笑话。遥遥,听话……”

    “就让诺诺进去,进去就行了。”程征不住地道,“我保证,我们明天就走!”

    程征四五十岁的人,眼圈通红,头发发白的样子着实可怜。

    程遥遥看着他,还未说话,魏淑英就窜了起来。

    魏淑英红了眼,这贱丫头过得这么好,也不拉扯她女儿一把,她现在仗着天大的理。

    她尖声道:“你还没过门呢,没名没分,妻不妻妾不妾,这家轮不到你说了算!”

    魏淑英骂完,周遭忽然安静了下去。程遥遥桃花眼里泛起泪水,像是被她吓住了。

    魏淑英狞笑着,才要继续骂,就见众人齐刷刷让开一条道,一个高挺冷峻的青年走来,身后紧跟着一个矍铄的老太太和一个娇柔少女。

    这青年长得着实英俊,浑然不似乡下人。魏淑英只当他是哪里来的知青,却不料他大步走到谢家门槛里,挡在程遥遥身前。

    那一双狭长的眸看向魏淑英,叫她从脊背凉了上来:“在这个家,她就是说了算!”

    谢昭这一句掷地有声,仿佛天理昭昭,叫众人一时都怔住了。

    魏淑英张了张嘴,像被掐住脖子的鸡似的,愣是没敢发出半点声音。

    “谢昭……”程遥遥低低叫了声。

    谢昭回过神,狭长双眸已柔软下来。他上下打量程遥遥,最后落在她煞白的小脸上:“妹妹,没事吧?”

    方才还冷着脸,不可一世的程遥遥,被他一问,两颗眼泪吧嗒就滚了下来。

    谢昭用肩膀挡住众人视线,心疼地看着她。自己不过离开一会儿,就叫她受了这样的大委屈。

    程征被这一连串的变故都弄怔了。再心疼程遥遥,也只得先把眼前的尴尬处境遮过去。

    “谢昭,你回来就好。我有些事要跟你商量。”

    程遥遥忙冲谢昭摇头,谢昭牵住程遥遥的手,回过身看着程征。

    程征道:“我这次来,要在乡下耽搁两天。想跟你商量一下……”

    程征没说完,他知道这小子对程遥遥有多痴心,谢昭自然得巴结着请自己进去住。

    谁知道一个老太太笑呵呵拦在头里:“你要商量事儿,跟昭哥儿说没用,咱们家可不是他做主!”

    程征早认出来了,忙道:“您就是谢家老太太吧?是是,这事儿该跟您商量。实在是我小女儿她身体不好,能不能在您家借住两天?”

    谢奶奶看了眼地上的程诺诺,哎哟了声:“这是大症候,可不能耽搁啊。”

    “可不是吗!”魏淑英早连滚带爬挤上来:“哎哟老太太,您一看就是个好心眼儿的。看看我女儿这幅样子,您可不能不管啊!”

    谢奶奶笑得慈祥:“我家里空房倒是有两间。”

    魏淑英一喜,就听谢奶奶继续道:“可咱们家是遥遥说了算。这事儿,你得问遥遥。”

    “对!”谢绯鼓足了勇气,小兔子似的怒道:“我遥遥姐在我家,就是说了算!”

    程遥遥噗嗤笑了。人群里更是哄笑起来。

    跑去跟谢昭报信的一群孩子都在嚷嚷:“遥遥姐是老大!是我们的头儿!”

    “谁欺负遥遥姐,我们就打倒谁!”

    魏淑英脸都绿了。这老太婆帮着程遥遥,拿自己开涮呢?她推着程征,催他开口。

    程征脸也涨得赤红。谢家祖孙三人都齐齐帮着程遥遥,程遥遥也跟他们站在一块儿,倒像他们才是她的家人。

    程征心里五味杂陈。

    可当务之急是先进屋,好摆脱着丢人的处境。

    程征冲程遥遥恳求道:“遥遥你看,诺诺她现在情况很不好,能不能先把诺诺扶进屋子,喝杯热茶水,再慢慢谈?”

    魏淑英也忙道:“对对,先让她坐下歇歇。”

    程遥遥看了眼谢昭,又看了看谢奶奶。谢奶奶道:“没事儿,奶奶在呢。”

    谢昭沉默着,用充满爱意的目光保护着她。程遥遥扬声道:“她病了就送她去医院,来谢家做什么?”

    程征无奈地叹口气,魏淑英尖声道:“你也太狠了!”

    程诺诺忽然瘫倒在魏淑英身上,偷偷扯了她一把。魏淑英眼珠一转,伏在程诺诺身上嚎啕起来:“女儿啊,你千万别出事儿啊,你要是一蹬腿去了,你可千万记得是你亲姐姐害死你的,门都不让你进啊!”

    人群里就有人道:“咋说也是亲姐妹,这程知青还真狠得下心。连亲爹也不让进门了。”

    “那是后妈生的妹妹,算什么亲姐妹。”

    “那也是一半的亲姐妹!瞧瞧,人都晕了,真是……”

    众人议论声嗡嗡响起。

    魏淑英听见,哭嚎得更大声了。

    谢昭手背上青筋暴起,上前一步,被程遥遥偷偷拉住了。

    谢奶奶倒是有些不忍,道:“遥遥,我看她是真病了,不如让她进来……”

    程遥遥冲谢奶奶道:“奶奶,她……她那不是病。”

    “啥?不是病?”谢奶奶疑惑道:“那是怎么了?”

    装死的程诺诺浑身一僵,魏淑英的哭嚎戛然而止,程征更是忙不迭道:“我们不打扰了,我们……”

    人群里早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嚷道:“她是流产了!”

    “谢老太太你怎么不知道,这事儿村都传遍了!”

    谢奶奶大惊失色:“她不是没结婚吗?”

    人群里又是一阵“你懂得”的窃笑声和咳嗽声。一个孩子嚷嚷:“我娘说了,程诺诺跟人搞破鞋!”

    “呸!”魏淑英翻身跳起,冲人群嚷嚷:“我女儿跟沈晏马上就结婚了,他妈跟我们这次来就是商量婚事!”

    被骂的孩子妈不乐意了:“这不还是没结婚吗!婚还没结就把崽子揣上了,流了孩子被人赶出来了,这还想往谢家钻呢?不要脸的玩意儿!”

    谢奶奶勃然大怒,冲程征道:“你这小女儿真是流产了?”

    程征涨红着脸:“谢老太太,这事……这事儿咱们进去说行吗?”

    “你也说得出口!”谢奶奶响亮地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引过来了。

    地主家当家主母的气势拿出来,怒道:“我们家可有两个没出嫁的大闺女儿,叫这种人住进我家,你倒是说得出口!还打着主意让瑶瑶照顾她是吧?这种脏事儿是遥遥该碰的吗?她听都不该听!”

    村民们搭腔道:“就是,这可是晦气的事儿!”

    程征脑子一阵阵发胀。事情怎么就闹到这个地步了呢?可他骑虎难下,近乎麻木地低声说下去:“好歹我是遥遥的父亲,遥遥也是诺诺的姐姐,她们亲姐妹同气连枝……”

    “什么亲姐妹,不说隔着娘肚皮,亲父母心还有长偏的呢!”谢奶奶冷笑着说下去,没给程征半点辩解的机会:“常言道宁要讨饭的妈,不跟当官的爹!我可算是亲眼见着了。”

    魏淑英见自己男人被训得抬不起头,窜到谢奶奶跟前,指着她道:“呸!这死丫头还没嫁给你家呢,胳膊肘先往外拐了。她跟你孙子一个屋檐下住着,保不齐干净!”

    谢奶奶“啪”地一巴掌抽在魏淑英脸上。

    魏淑英“嗷”地叫起来,扬手就要打回去,谢昭的胳膊就挡住她的手。

    魏淑英像打在了钢筋水泥上似的。还来不及反应,只听“喵嗷”一声,一道黑影窜到眼前。

    橘白色小肥猫轻盈落地,一溜烟跑走了。

    魏淑英愣愣的,就看见程征惊恐的眼神:“你的脸……”

    魏淑英这才觉出脸上火辣辣地三道,伸手一抹,满手鲜红。她嚎叫起来:“杀人啦!你家养的死猫挠人啦!”

    作者有话要说:  求营养液!月底了营养液要清空啦感谢在2019-11-2823:58:25~2019-11-2923:5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与伦比的阿姨吃肉2个;鸭丫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柠檬小可75瓶;慧65瓶;衮衮50瓶;榴莲姜姜43瓶;葡萄和桃子、琳琳琅琅、3671417130瓶;涼城浮夢、任逍遥、为了欧特意改了个名、我这么爱你、爱美的楸木、即墨幽邪20瓶;鸭丫、三千春风渡19瓶;琹珡、元若15瓶;靠谱儿12瓶;22059020、寒鸦宝贝、cici、丛榕、惰天使、萌汐sa、卿卿10瓶;发了疯的女汉子、1233215瓶;342427954瓶;贝丶小乐、211921073瓶;阿发的女朋友、大橙子2瓶;相望天蝎、落曦、考研人的最后一本、春酒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