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拆蟹粉(第1/5页)
    ()    李秀珍家的院子很小, 厨房却有两间厢房那么大,灶台宽敞, 前前后后共有三口大锅, 厨具一应俱。

    灶台边的大盆里养着螃蟹, 李秀珍拿着一个长毛刷子, 将一只大闸蟹抓在手里刷洗干净蟹钳和肚子,再用水冲洗一遍。

    那些大闸蟹十分鲜活,一直是张牙舞爪地吐着泡泡,在李秀珍的手里却毫无反抗之力。

    锅里热腾腾地蒸着一锅大闸蟹,当李秀珍把手里的这些大闸蟹清洗干净,那一锅大闸蟹已经可以出锅了。

    李秀珍蒸大闸蟹的方法与程遥遥不同, 她往水里加了些粗盐,用一碟子姜醋放在锅中与大闸蟹同真,蒸完的大闸蟹不腥不膻, 自带一股咸味。

    将热腾腾大闸蟹摊放在一个大竹蔑上晾着, 李秀珍拿出了拆蟹的工具——一把剪子, 一根筷子,还有一根细细的擀面杖。

    见程遥遥和孟姐进来,李秀珍打了个招呼, 手上动作丝毫不缓。她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将大闸蟹的蟹腿部剪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炫技一般的拆蟹过程。

    剪刀撬开螃蟹壳, 露出里头满满的黄。掰掉蟹腮,那筷子是特制的,一头尖一头扁,用筷子尖头将蟹心精准地挑出来扔在一边, 扁头迅速刮下蟹黄。

    又用剪刀摁住蟹肉,用筷子尖头迅速将隐藏在蟹壳里的蟹肉挑出,蟹壳内一层黑色的黏膜干干净净丢在桌上,没有半点浪费。

    拆完蟹黄和蟹肉,李秀珍抓起擀面杖将蟹腿一碾,再用筷子一捅,冷掉的蟹腿肉很轻易就从蟹壳里分离出来。

    一堆蟹黄,一堆蟹肉,一堆蟹腿肉,干干净净地堆放在盘子里。做完这一切的李秀珍的手上也是干干净净,她将盘子往程遥遥面前一推。

    她的意思一目了然:我合格了吗?

    程遥遥叹为观止。她以为自己就算会吃蟹的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果然术业有专攻。

    程遥遥真情实感地赞叹道:“你这一手没有十年功夫练不出来。”

    李秀珍还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样子,低声说了一句:“我8岁就帮阿爹铺子拆蟹粉了。”

    这其中又有多少故事,程遥遥不好细问。

    孟姐自得道:“你别听她说的谦虚,解放前她在苏州最有名的馆子里专门帮人拆蟹粉来着,服务的都是些达官贵人,很有些名气。”

    李秀珍笑笑:“过去的事还说它做什么。这位小姐,蟹肉要趁热拆,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我还有两个姐妹。您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找她们来帮忙。”

    找其他人?程遥遥沉吟了一下,李秀珍立刻道:“我们三个按件算工钱,不会让您多破费的。”

    程遥遥笑道:“倒不是这个问题,只是......”

    李秀珍明白过来:“如今她们日子都难过的很,有这个挣钱的机会,一丝口风也不会露的。要是透出去半点口风,我自己也要担干系,您尽管放心。”

    程遥遥琢磨了一下,做秃黄油的地点在李秀珍家里,就算东窗事发,第一个倒霉的也是李秀珍自己,她顶多损失一点螃蟹罢了。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拆蟹粉的价格是一斤三分钱,租借厨房的费用则是一个月五块。别看拆蟹粉的单价便宜,程遥遥要做秃黄油,起码能用三五百斤的螃蟹,她们只需要出个手工,算起来收入也相当可观。

    程遥遥一答应,李秀珍马上就上后门喊了一声,两个同样干净利索,约莫40来岁,脸上有些风霜的女人走了进来,齐齐地向程遥遥请安问好。

    这两人是李秀珍多年的姐妹,她们的做派相当老派,程遥遥下意识就道:“起来吧。”

    这话一出口,程遥遥就被自己窘到了。这是她这些天演少奶奶养成的条件反射,她赶紧笑的:“别这么客气,现在是新社会了。”

    好在那两个女人并没有表示什么异样,相当自然地洗了手,系上围裙,就坐到桌前开始拆蟹粉。

    这两个女人的速度不比李秀珍慢,还有闲心揶揄李秀珍拆蟹心不够干净,黏了些黄。

    程遥遥捡了一只格外肥美的公蟹慢慢剥着吃,李秀珍立刻倒了一碟子自家酿的桃子醋给她。不愧是当年馆子里干活的,十分有眼色。

    那桃子醋自带一股果香,没有丝毫杂味,将蟹肉衬托得越发香甜。

    程遥遥一只公蟹吃完,李秀珍三人也已经剥完了螃蟹。程遥遥用菊花叶熬的水洗了手,挽起袖子准备熬秃黄油。

    李秀珍还问:“小姐,别弄脏了你的衣服,还是我来吧。”

    程遥遥笑道:“不必。我亲自动手。”这次的秃黄油是帮孟姐做的,程遥遥当然要亲自下厨表示诚意。

    李秀珍早已准备好了一罐子雪白的猪油。

    程遥遥热锅下油,等猪油熬化了以后,再加入蟹黄,小火慢慢翻炒,等蟹黄部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