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大狮子(第1/3页)
    ()    谢三的房间狭窄而破旧,弥漫着动物皮毛和药草的气味。此刻月光沿着天窗洒落,  光华如练, 堪堪照亮床上的景色。

    月色里,  程遥遥的肌肤娇嫩得泛起瓷器般的光,  她的容色是艳的, 即使只是闭眼静静睡着, 月色遇上她, 也只能黯然褪色。

    月色里,  程遥遥着白裙,  黑发迤逦枕畔,她肤白如雪,眉目如墨,  在这样黑白两色的对比下,唇上一抹玫瑰红如同点睛一笔, 将这幅水墨美人图点出了活色生香。

    樱桃唇柔软丰润, 上唇有一滴可爱得过分的唇珠, 其中的甜美滋味不知在午夜梦回时回味过几多次。

    只要稍稍一低头,  便能含入口中。

    月光一点点偏移, 慢镜头一般缓缓往下移, 一双雪白纤细的足出现在眼前, 堪堪是男人一手掌握的玲珑。圆润小巧的脚趾蜷缩了一下,  又一下。

    谢三骤然移开眼去。眼睛不看,心神耳意却变得如此敏锐。程遥遥身上的香甜味道一丝一缕散发出来,叫人心神不宁。

    程遥遥像只不请自来的猫咪, 占着他的床,睡得恬然自得,毫无半点警惕之心。她仿佛察觉到灼热的视线,把脸藏进那件破褂子里,蹭了蹭。

    谢三抬手,捧住她娇嫩脸颊,嗓音沙哑而克制:“遥遥,醒一醒。”

    程遥遥睫毛颤了颤。谢三又捏住她脸颊,低头看她:“遥遥。”

    程遥遥星眸半展,眼里含着一汪水,然懵懂毫无防备的模样:“唔……”

    “……回房去睡。”谢三嗓音哑得自己都听不清,他没问她为什么在自己床上,只是哄她,试着将她扶起来。

    程遥遥像只软绵绵不配合的猫咪,怎么也捞不住,在谢三手里扭动:“不要……”

    她脸颊红得异常,鬓发都被汗水浸湿了。谢三不由得抬手探她额头温度,却惊觉自己的掌心滚烫,什么也探不出来。

    程遥遥依恋地在他掌心里蹭了蹭,娇嫩脸颊有着花瓣般的触感。谢三被烫着一般要抽回手,程遥遥抱住了他手腕。

    “遥遥。”谢三又唤了一声,这个名字仿佛有着魔力,衔在唇齿间予他抵御的力量。

    此时躺在他榻上的,是妖,是魅,是裹着蜜糖的毒。谢三喃喃念了一遍程遥遥的名字,狭长眼眸里唤回三分理智。

    谢三像被分割成两个人,身体叫嚣着欲念,理智却紧紧缚住他手脚。汗水沿着高挺鼻梁,利落下颌一点点凝聚,滴落。

    程遥遥忽然像闻到了什么味道一般,贴在他手腕上嗅,沿着凸起血管一点点往下。

    掌心冒出热汗,浓郁而纯正的气息近在咫尺。程遥遥循着那令她着迷的气味,伸出舌尖,小猫舔水一般tian舐。

    ……

    一切戛然而止。

    谢三伏在程遥遥身上,宽阔脊背上汗水滚动,相贴的胸膛里心脏疯狂跳动,频率渐渐趋于一致。他扯过毯子将程遥遥紧紧裹住,刚才那一番是最疯狂的梦,香、艳得不堪回首,他竟能忍住这临门一脚,堪称圣人。

    程遥遥乌黑发丝黏在脸颊边,唇被吻得娇艳欲滴,一双眼天真又直白地看他,满脸不知发生了何事的无辜稚拙。

    谢三将唇贴在她额头,珍而重之地吻:“遥遥,等我……等我娶你过门,我会好好疼你。”

    说到最后,嗓音隐隐沙哑下去,浑身血液又开始沸腾。

    程遥遥眨了眨多情的桃花眼,眼神渐渐有了焦距:“嗯……好热……”

    她浑身都黏糊糊的,热得汗水往下淌,胸口里的焦灼却是一扫而空,舒畅极了。不由得伸出手,环住身上的人。

    耳畔有沉沉嗓音哄她:“乖,我送你回屋。”

    程遥遥伏在这个温暖宽广的怀抱里,渐渐放松下来,半梦半醒地感到自己被人抱起来,穿梭在老旧的宅子里。夜风吹拂过她绸缎般的发,裸露的脚踝和肩膀,令她微微瑟缩,越发搂紧了那人脖颈。

    这一幕似梦非梦,轻微脚步声从谢三房里一路转向程遥遥的房门口。

    木门被轻轻推开,发出一声嘎吱声响,在寂静夜里显得分外刺耳。谢奶奶房里忽然响起了两声咳嗽,抱住她的胳膊顿时紧了。

    过了一会儿,程遥遥感觉自己被放在冰凉的席子上,她立刻发出不满的哼唧声,紧紧搂住那人脖颈不放:“唔嗯……”

    一只手温柔又坚定地拉下她双手,低沉嗓音在耳边哄:“乖。”

    “不要乖……”程遥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去,却对上一双狭长深邃眼眸,“你回来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透进天窗里的月光,照亮床头方寸之地。程遥遥见谢三出现在自己床边,也没有惊,只是喜,仿佛一切都无比自然。

    谢三一顿,程遥遥还伸手勾住他尾指,脸颊上娇艳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