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青梅和野菜团子(第1/3页)
    ()    第二天一早,程遥遥是自己醒的。浑身肌肉无一不在叫嚣着疼痛, 这是用力过度的后遗症。她慢吞吞爬起来, 坐在床上揉眼睛, 睡眼惺忪的样子很娇憨。

    韩茵她们都起了, 看见程遥遥起床还挺惊讶:“你今天不赖床啦?”

    “唔,我得去种豆子呢。”程遥遥打开藤编箱子,一阵猛翻。

    原主爱美,箱子里的衣服尽是漂亮罕见的洋装, 她挑了一件天蓝色的上衣。拿出来, 抖下一个小盒子。

    程遥遥捡起小盒子打开,里头空空的。这小木盒子雕刻精美,像装首饰的。可原主记忆里没有见过这个东西啊……程遥遥疑惑地歪歪头, 昨天谢三给她吸蛇毒的时候,记忆已经补了才对。

    不管了。程遥遥把小盒子塞回箱子, 换衣服下床,端着脸盆毛巾去院子里洗漱了。

    这时候才清晨六点, 才打来的泉水冰凉, 泼在脸上冻得程遥遥打哆嗦。程遥遥洗漱完毕, 把乌油油头发编成松松的麻花辫, 穿一件天蓝色蝴蝶领衬衫, 明眸皓齿, 叫人眼前一亮。

    韩茵羡慕地拉拉程遥遥的辫子:“你这辫子真好看,教教我咋编的呗。”

    程遥遥笑道:“我帮你编一个。”

    韩茵的头发没有程遥遥那么乌黑柔顺,但是发量多。程遥遥把她的头发理顺, 分成三股,手指灵活地编起来。眼睛顺便往灶台看,程诺诺在炒咸菜,沈晏在边上帮忙,两人眼神时不时勾缠在一起,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腻歪劲儿。

    韩茵举着块塑料小镜子正美呢,从镜子里瞧见程遥遥的眼神,小声道:“腻了一早上了,不知道中什么邪了,也不避着点人。遥遥,你别搭理他们,不值当生气。”

    程遥遥挑了下眉。韩茵这些纯洁的小青年哪里会明白,这不是避邪,是……如果程遥遥没猜错的话,两人昨天肯定进行了一番深入交流。

    “我没生气啊。”程遥遥笑笑,松开手,“扎好了,你看看。”

    韩茵长相其实挺俏丽,脸型方中带圆,平时梳着一根油光光的大辫子,显得脸有点大。程遥遥给她扎了根松松的蜈蚣辫,额角挑出几缕刘海,脸型被修饰得小了很多,整个人看着漂亮多了。

    韩茵照着镜子,喜不自胜:“真是……我说不出来,你编的辫子真好看。”

    张晓枫也笑道:“是,遥遥一向会打扮,这样一弄好看多了。”

    程遥遥笑笑,当了二十年的大小姐,别的不会,吃穿打扮可没人比她更在行。

    这时,程诺诺叫道:“饭好了,快来吃饭吧。”

    韩茵忙收了镜子,跟程遥遥一块儿洗了手,上桌吃饭。

    两个热腾腾杂粮面窝窝头,一盘看不见油星的炒咸菜,一盆清得照见人影儿的咸菜汤。习惯了前几天肉菜的知青们都提不起劲儿来,虽然这才是知青点正常的伙食水平。

    程遥遥忙着喝了两口咸菜汤,努力把窝窝头咽下去。韩茵也嘀咕:“这个月的粮食快吃完了吧,咸菜里一点油都没,噎死我了。”

    不是少油的问题,是没了那股让人舒服的味道。程遥遥皱皱眉,这程诺诺昨晚累着了,也不起来晒月亮了,搞得饭菜这么难吃。

    新蒸的窝窝头味道还行,挺暄软,程遥遥趁热吃了一个,喝了大半碗咸菜汤。她去厨房拿了两个新蒸的窝窝头,装了几筷子咸菜,跟韩茵道:“我中午回不来吃饭,你跟张晓枫帮我领了。我这里先把中午的份儿装走啦。”

    韩茵爽快地答应了。食堂的窝窝头可是五分玉米面三分荞麦面呢,还有一份加肥肉片炒的青菜!

    大家伙吃完饭,程诺诺留下来收拾碗筷,其他人有说有笑地去上工了。今天多云,天气倒是凉爽,很多村民已经在田里忙活了。

    程遥遥一眼就看见了谢三。他高高的个子,穿着件破褂子也比别人显得精神,正跟大队长林大富说话。林大富指手画脚地说,谢三沉默地听着,偶尔摇头。

    程遥遥抱着怀里的饭盒,轻快地跑过去,叫道:“大队长,谢三哥!”

    谢三沉默地看过来,林大富应了一声,打量程遥遥。程遥遥今天穿着一件天蓝色小上衣,颜色像是从天空裁下了一块,衬得皮肤更是雪白,美得叫人恍神。

    林大富看着程遥遥,觉得自己昨儿的决定是太莽撞了:“程知青啊,昨天让你去大豆田干活的事儿……”

    “挺好的!我觉得大豆田干活适合我,比下田插秧强。”程遥遥一口打断林大富的话,笑吟吟道,“多谢大队长照顾我!”

    “是……是吗?”程遥遥甜甜的笑容把林大富的话都堵了回去,他挠了挠头,对谢三道,“那你照顾好程知青。”

    谢三“嗯”了声,提起工具率先转身走了,程遥遥就跟在他身后,鞭梢一甩一甩。

    一个是穿着破烂,沉默阴鸷的地主家狗崽子,一个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