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阳(第1/3页)
    ()    凌子汐本想离开的,没想到被温如问了,一时有些尴尬。

    自己是白墨衡的什么?男妻?不,两人已经休离了。朋友?也不合适,前夫?古代有这个词吗?

    总之,凌子汐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温如打量着白墨衡与凌子汐,说道:“难道这位是容澈……?长得不太像呀……”

    温如知道,自家儿子从小与冉家的容澈是有婚约的,可是,面前的孩子,似乎和自己记忆力的容澈不太一样,难道是男大十八变?

    “爹爹,他不是容澈。”白墨衡说道。

    “这……”温如愣了,不是容澈又是谁?看儿子看这孩子的眼神,是爱意没有错,即使与儿子分开多年,可父子连心,儿子对旁边这孩子有意,温如还是多少能感觉到的。

    “他是子汐。”白墨衡郑重的介绍道。

    子汐,是凌家的凌子汐?温如和白慎与冉家夫夫是好友,自然也认得凌家夫夫,他们算是“同期”。

    难道孩子不喜欢容澈,与容澈婚约撤了吗?

    温如想到,包办婚姻确实有弊端,儿子若有自己心仪的人,他们也不逼他……更何况,那个婚约是孩子们特别小的时候定的,当时他们还什么都不懂呢。

    他们夫夫,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

    “来,都进来吧,别在外面杵着了。”温如端着铜盆掀开帐篷的门。

    凌子汐发现铜盆上有些血迹,想必是温如与他的道侣白慎在刚才那一战受伤了。

    凌子汐本来想找个借口溜走,可看着温如期待的眼神,好像现在不得不跟进去了。

    还有想到两位长辈受伤……自己在地球上就学过中医知识,来到这里又在医馆帮工,跟着崔大夫学了不少医术,也许能帮上一点忙吧。

    白墨衡牵着凌子汐的手腕进了帐篷,一进去凌子汐就不着痕迹的抽开了。

    进了帐篷,凌子汐看到一个蓝白衣衫气势强大的男人坐在上首,正在用纱布缠自己的胳膊。

    纱布上透出血红,明显伤的不轻。

    温如走进去,看着自家伴侣,声线有些微微颤抖:“白慎,你看谁来了?”

    白慎停下动作,抬头看着门口的两个年轻人,一双黑眸变得悠远。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他如何认不出,那是温如给他诞下的骨肉,他们唯一的儿子……

    但白慎与白墨衡都是情绪十分内敛的人,两人久久对视,最终,千言万语,化作了白慎一句:“墨衡。”

    白墨衡点点头,郑重行了一礼:“父亲。”

    “你们受伤了。”白墨衡望着温如和白慎道。

    刚才温如动作间有些不便,凌子汐也察觉到了。

    白墨衡拿出一盒灵药,想给白慎的伤治疗一下。

    温如和白慎马上阻止道:“我们的是小伤,没必要用这么好的灵药……”

    “父亲,爹爹,我已经入了芜墟宗,这些灵药,算不得什么。”白墨衡解释道。

    温如和白慎都露出高兴的神色,他们这一代,喜欢独自闯荡,没有入宗门,但他们也知道,芜墟宗是整个清河郡最厉害的宗门了!

    “好,好啊。”温如和白慎对视一眼,均开心不已。

    不过,他们心里也有些酸涩,儿子优秀,他们当然高兴,但儿子的优秀,却没有他们的功劳,他们离开儿子二十多年了……

    白墨衡过去把灵药递给白慎,凌子汐则上前给温如把了一下脉,微微有些凝重。

    温如心海里有一些旧伤,让灵珠的运转变缓了。

    凌子汐排斥白墨衡,但对着神色温和的温如,却讨厌不起来,更何况,面对病人的旧疾,凌子汐作为半个医者也没办法弃之不顾。

    “温如伯伯,您先把这个丹药吃了吧。”凌子汐从空间中掏出一枚润珠丹说道,“这个会对您的旧疾有好处,有空我再给您煎一碗药,慢慢温养,应该能恢复。”

    温如的旧疾的确是个问题,已经缠绵十来年,温如难受的咳嗦了两声,但是看着凌子汐的眼神越来越柔和,越看越满意。

    凌子汐心道不好,不会叫温如伯伯误会了什么吧……

    此时,帐篷的布门突然被掀开了,进来了两个小少年,正是白小离和白小知。

    两人突破完毕没看到爹爹与父亲,便寻了出来。

    虽然在大秘境里联络令牌没用了,但在这里,令牌又有了效果,因此,两个孩子很快找到了爹爹与父亲所在的地方。

    温如和白慎看到两个孩子,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脸上都露出喜色,温如话语中的开心简直要溢出来:“衡儿,汐汐,这是你们的孩子?你们成亲了?刚刚怎么不早说,是不好意思吗?”

    温如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