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血(第1/3页)
    ()    凌子汐看着重紫背后的紫鸢花图案愣了愣神。

    太……美了。

    这紫鸢花在重紫背后大片的开放着,有如浸润在雨中,朦胧而美好。

    “这……”凌子汐的手指忍不住贴上紫鸢花的一角。

    “这也是灵力控制不住的表现?!”

    紫鸢花虽美,可美丽的东西往往会伤人,凌子汐更多的还是担心重紫的身体。

    “不用担心。”重紫趴着轻笑一声,“只要修炼了紫雨流鸢功,背上都会出现这个图案。”

    “只不过……灵力无法抑制的时候,图案的确会艳丽一些。”重紫解释道。

    “嗯。”凌子汐点点头,并没有急着为重紫施针,而是看着重紫身上的伤,拿出干净的布巾,低声道,“我先帮你包扎。”

    凌子汐拿出治疗伤口的药膏,轻轻涂抹在重紫的伤口上,重紫身上的伤有手臂上被姬畅他们打到的伤口,也有腰间被猿怪抓到的长长伤痕。

    凌子汐的手覆上重紫的腰,轻轻把药膏沿着血线抹匀:“可疼?”

    重紫摇摇头:“这点小伤还不要紧……”

    接着,凌子汐想给重紫施针,重紫翻过身来,握住凌子汐的手腕:“别急。”

    “嗯?”凌子汐迷惑的看向重紫。

    “我也来帮你包扎一下。”重紫低声道。

    “……我?”凌子汐更迷茫了。

    重紫挽起凌子汐的袖口,凌子汐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也受伤了,有一条长长的伤痕,周围有点点血迹,不过已经在修仙者强大的恢复力下结痂了。

    “你不是带了布巾?给我一些。”重紫道。

    “好……”凌子汐把布巾交给重紫。

    重紫握住凌子汐的手腕,修长的手指给凌子汐也上了药,然后用白布巾细细的把凌子汐的小臂上缠了几圈。

    给凌子汐处理好伤口后,两人对视,一时相顾无言。

    雨水还在上空淅淅沥沥的下着,灵伞打出结界,让四周氤氲着些紫气。

    “你的灵伞叫什么名字?”凌子汐觉得有些不自在,撇过头去,低声问道。

    重紫的笑很轻,如同风拂过翠绿的叶子:“紫鸢伞。”

    “嗯。”凌子汐应了一声,拿起一旁的银针,“我们开始施针……?”

    “好。”

    重紫答应道,接着继续返回身趴好,把后背露给凌子汐。

    凌子汐把针刺入重紫的身体:“可是这里?”

    “嗯。”重紫点点头,“是这个穴位。”

    凌子汐心中有数,又把针刺向下一个穴位,一边施针一边感受重紫体内的灵力,感到暴动的灵力确实缓解了很多。

    然而,就在凌子汐把重紫的大穴封了将近一半之时,突然,一种压迫感向两人的方向传来!

    凌子汐和重紫均感觉到了这令人压抑的气息,凌子汐的针刺入一半,还没来得及从重紫背上拔出,只见一行黑衣人来到两人近前。

    重紫动用灵力,如同轻功一样翻身下了吊床,瞬间紫衣披在身上,冷冷看向面前一众人。

    明显,来者不善。

    “你们是什么人。”重紫的声音很冷,比结界外的冰雨还要凉。

    “要你们命的人。”那人的声音非常沙哑,如同被石头磨破了嗓子一样。

    每一个黑衣人都蒙着面,看不清他们的长相。

    “重紫,他们究竟是谁?!”凌子汐紧紧握着予汐剑,惊异道。

    “听雨楼,得罪的人太多了。”重紫轻声道,“来吧!”

    黑衣人们整齐划一的向两人袭来,重紫把紫鸢伞收回手中,伞柄撑开,面对这些黑衣人,做出一个防御保护的姿态。

    “子汐,躲开。”重紫说道,接着,便攻击向黑衣人。

    凌子汐怎么会躲,重紫的大穴被封了一半,如何与这么多人对抗?而且,重紫体力的灵力在经脉里冲撞几乎控制不住,禁不起折腾了!

    凌子汐用予汐剑与那些人对抗,分担重紫的压力,很快便感觉到吃力,金蚕丝被凌子汐暗暗用出,黑暗中金芒蓦然闪烁,面前的几个黑衣人顿时胳膊上都见了血。

    凌子汐趁此机会抽出青绫绡,带着木灵力的绫绡在空中有如青虹,攻向黑衣人,青绫绡上吸收了人血脉与兔兔草血脉两种木灵力,缠在几个黑衣人的剑身上,把他们的剑绕在一起,那些黑衣人一时不查,竟被青绫绡把他们手中的剑部卷走!

    凌子汐心中大喜,没有想到,青绫绡以柔克刚,竟如此出奇制胜!

    不过,凌子汐的心海里的灵力本就接近枯竭,刚才吃了丹药也没完恢复,灵力和妖力一同使用,让凌子汐感到有些乏力。

    那些黑衣人失了武器,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