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当年(第1/3页)
    ()    众人听了凌子汐的话,均睁大了眼睛, 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从未听过如此惊世骇俗的言论, 但是, 听起来,的确有几分道理!

    凌子汐也是男人啊!的确可以休夫!

    但是……他休的对象可是白墨衡啊!

    是他们白家的靠山和支柱!

    凌子汐究竟知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而且……一向好欺负的凌子汐, 怎么会如此强硬起来?!

    众人处在深深的震惊之中, 动作似乎部定格。

    而处在暴风中央的两人,则完没有被其他人的目光和想法所影响。

    自从听到“夫妻缘尽”这四个字,白墨衡已经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

    若说平日里的白墨衡像一把挺拔的冰剑, 而此时的白墨衡,则像一把空有躯壳的剑鞘。

    他的一双如幽潭般的黑眸不再像以前那样沉寂, 而是目光散乱。

    常年跟随白墨衡伺候在侧的当归知道,自家主人看似淡定,但实则, 心完乱了。

    怎能不乱?

    主人是变异冰灵根, 可灵力再冷,心也是热的呀!

    就在主人想好好补偿子汐少爷的时候, 子汐少爷却对主人说,缘分已尽。

    别人不知道, 可当归知道, 这些天,主人命江莺大人向子汐少爷要来金蚕丝,日日用他的冰灵力滋养,直到灵力耗尽, 把金蚕丝淬炼的越来越强大。

    因为,主人想为子汐少爷制造一件强有力的,能够保护他的灵器。

    主人在修炼结束的当口,也总是情不自禁的望向子汐少爷的方向。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也许是在江莺大人被子汐少爷获救的那一刻,也许是主人透过江莺大人看到子汐少爷点点滴滴的那一刻,一些细微的情感便在主人心里埋下了种子。

    过了很久很久,白墨衡微微侧过头,默默的看着凌子汐。

    那双眼睛不再如以往那般淡定。

    凌子汐回望着白墨衡,两人一时无言。

    白墨衡眼神纷乱,凌子汐则充满坚定。

    不论如何,休夫,自己不后悔。

    这时,夏侯双突然不要命的尖叫起来:“凌子汐——你敢休夫——那你就不是白家人!”

    “哦?”凌子汐语气淡淡,感觉十分好笑,“你以为我像你一样,稀罕做白家人?”

    “你——”夏侯双满脸通红,歇斯底里道,“你不是白家人,那绸宁草就不能给你!”

    “我儿子在参加大比时,还是白家人,他从正常途径参赛,凭什么不给?”凌子汐闻言愤怒非常。

    别的什么都好说,唯独孩子,是凌子汐的逆鳞。

    绸宁草对解开知儿的毒重要无比,凌子汐自然不会退让分毫!

    夏侯双看着凌子汐瞬间发红的眼睛,那双凤眸里如同燃着火焰,看得夏侯双心惊胆战,身如同被焚烧一般难受。

    但夏侯双还是示意下人把绸宁草拿走。

    夏侯双在白家作威作福惯了,那端着绸宁草透明盒子的下人竟下意识听从了夏侯双的命令。

    白家族长和长老也无一人反对,既然凌子汐要休夫,那他就不是白家人,谁愿意把这么珍贵的草药送与外人?

    甚至白家主使了术法,把绸宁草盒子取回自己手中,想存放起来。

    就在绸宁草盒在空中飞向白家主时,瞬时,一股强大的带着寒意的灵力传来,把绸宁草盒子截住,接着,这强大的灵力微微一带,绸宁草便落入了凌子汐手中。

    白家主被这强大的灵力带的一个哆嗦,差点从座位上摔到地上,亏得他用尽了身的灵力,才没有失态。

    任谁也知道这灵力是谁的,这样强大的、无可反抗的、带着寒意的灵力,当然是白墨衡的!

    怎么回事?

    凌子汐当众拂白墨衡的面子,给他难堪,要休了他,白墨衡竟然还为凌子汐出手,拿下绸宁草?

    而且,没有给白家主丝毫面子!

    凌子汐才不管这些,绸宁草是小离的战利品,是他们一家的应得之物,凌子汐抱着绸宁草,示意三个孩子跟上,拂袖转身准备离去。

    休夫也休了,绸宁草也拿到了,尽管事出突然,还没有购置宅子,但他有足够的钱,可以马上买一座给他们一家人住!

    是时候离开了,反正,白家之于自己,并没有任何值得留恋之处。

    凌子汐从白墨衡身边擦肩而过,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在场的众人部都看呆了。

    凌子汐是认真的,他真的要离开白墨衡。

    白墨衡猛然伸出手,握住了凌子汐的手腕。

    凌子汐轻轻挣了挣,没有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