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家里的宠物们如何去向,涉川曜也早有打算。

    豆子这条小狗只是一条普通的混杂了金毛与柯基品种的狗子,虽然小雏很想养但因为新田义史先生的身体问题所以实在没办法养,再加上如今他们出国去阿尔卑斯山度假并且有极大概率遇上雪崩事件,一时半会也联系不上人。

    因此涉川曜决定把小狗暂时托付给林林。想必这位美女姐姐……哥哥一定能够做好有爱心的铲屎官这一工作的,实在不行不是还有侨梅嘛,反正她肯定会帮忙说服她哥的。

    杀手养狗,天经地义。

    涉川曜就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欧美系列的杀手电影,讲述某位超神级杀手大叔为了寻找丢失的狗子而一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爽文剧情。

    至于剩下的阿蛋,涉川曜本想是转交给太宰治——但是想想自己的龙儿子上辈子应该跟自己也没什么仇怨,不至于如此坑害它。

    请问,当你把儿子交给前男友后,你对于儿子今后接受的教育和生活质量能放心吗?

    ——当然是不放心啊!

    嗯,你们没看错,涉川曜已经在心里单方面地给那狗男人打了个“前男友”的船新标签,现在就差分手走流程了。

    反正殉情是不可能真的一起殉情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殉情,都玩过一次了哪里还有第二次。总之宰哥你好好活下去吧别天天做白日梦了。

    所以在经过各种因素的慎重考虑后,涉川曜决定把龙蛋交给斑大人帮忙看管这未出生的两个月时间,等小龙出生以后再让它自己决定跟谁一起生活。

    毕竟比起依旧是普通杀手的博多亲友们而言,见识过各种神神怪怪的夏目贵志温柔善良、亲切可靠,把同为幻想种的小龙交给他来抚养绝对不会长歪成太宰那个鬼畜气息十足的模样!

    涉川曜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可以瞑目了。

    …………

    ……

    “瞑什么目啊!阿曜你在说什么傻话!太危险就不要去啊!”

    长头发的女孩子怒气冲冲地拍着茶几,其他几个人同样一脸严肃地围坐在沙发上,将涉川曜包围其中,简直是三堂会审般的低气压氛围。

    涉川曜面对难得发脾气的小伙伴,十分无辜:“可没办法啊,我必须去。”

    林侨梅的表情像是想要骂人,但是碍于教养只能不甘地咬了咬下唇,转头看向一旁在涂指甲油的加州清光试图曲线救国:“清光,你也不劝劝她吗?”

    “哎呀,我哪里劝得动老板哦。”刀剑付丧神好脾气地叹了口气,拿着指甲油刷的另外一只手稳得不行,“反正她要去哪里我跟着去就是了,没什么好说的。”

    “……”

    一时间,长发闺蜜的神态看起来更加无力了。

    眼看妹妹出马失败,于是穿着秋季女子高中生jk服装的林宪明皱起秀气的眉头,缓缓说道:“可是曜曜,并没有人要求你强行去面对这些。你其实不需要这样强迫自己。”

    然而坐在林林身旁的马场善治翘着二郎腿在懒洋洋地用指甲钳粗糙的那一面磨指甲,却发表了不同观点:“危险如果始终存在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阿曜要是坚持的话,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提供支持咯。”

    于是林氏兄妹立刻用看待阵营叛徒的怒其不争眼神怒视此人。

    马场感觉到杀气扑面而来,连忙咳嗽不已。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而且不管我们说什么,阿曜你都下定决心了吧?”

    涉川曜诧异地看着这个看似慵懒侦探实则身为仁加和武士的马场先生,没想到还是他看得最清楚。

    “是的。”

    于是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之中。

    小小的侦探事务所的客厅里没有人说话,五个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异样沉默之中。马场善治最先开始感觉坐不住,甚至一度想借着拿明太子喂狗的机会溜走。

    就在此时,敲门声传来。马场如释重负地挑了挑眉,起身跑去亲自开门:“请进!”

    进来的人是换了一件橙色针织毛衣的金发少年榎田,他进屋来的第一眼看的不是给自己开门的马场善治,而是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涉川曜。待确认是她本人无误后方才咧开嘴笑着朝他们打了声招呼:“嗨。”

    ——不得不说,博多的确是眼前这个情报商的地盘,涉川曜带着加州清光下新干线还没半个小时,对方就摸上门了。

    “喔,是榎田啊。”

    “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棒球比赛不是在两周后吗,现在来商量战术还太早了吧。”

    大家彼此都很熟,纷纷用独有的打招呼方式回答了年轻人先前的话语。

    “不是球队的事情……没事我就不能来马场你这里吗?更何况,我今天可是有正事要办的。”说着榎田看向涉川曜,后者也意识到对方多半是查到了什么资料,当即起身对着依旧满脸困惑的友人们笑了笑,“失陪一下。”

    两人来到了侦探社外面的走廊上,涉川曜出门的时候顺手关上了门,而金发少年则是掏出手机使用独有的加密渠道把一个压缩包发给了她。

    “都在这里了。”榎田摸了摸鼻子,故作不经意地说,“你要的时间太急了,不然我还能翻出更多陈年旧账。”

    “谢谢你啦,千寻。”涉川曜很诚恳地向他道谢,因为她也知道自己上午把信息发过去,下午榎田就把资料部整理好——这只能说明对方对这件事情很上心。

    不然按照博多情报商这一业界顶尖的收费情况,一分钟几十万日元上下那都是正常的。

    然而金发少年人依旧拧着眉头不太高兴的样子,“阿曜,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最近又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涉川曜笑容一顿,故作疑惑:“怎么这么说。”

    “你上次让我帮你查斯文托维特的相关情报,结果几天后就有一艘同名的游轮在太平洋中央沉了,闹出来的后续麻烦到今天还没结束……”金发少年抬起头,眼神锐利得宛若碎裂的玻璃片,“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后来给你打电话,是一个声音听起来与我差不多同龄的家伙接的,说你最近因为车祸受了点伤所以不方便接听电话——应该就是我刚才进屋时看到的那个新面孔吧。”

    靠北哦,清光,你到底跟几个人说了她车祸的事情啊。

    心里想着这件事的涉川曜面上尴尬一笑,“是啊,他是我最近请的工作助理,加州清光。”

    “……这名字听起来跟某把历史上有名的刀一样。”榎田随口吐槽却不知道自己说出了真相,“而且阿曜你一个天天组队开黑的无业游民请工作助理干什么?在打游戏的时候帮你更换键盘吗?”

    “我哪有奢侈到有专人换键盘的程度。清光他爸是刀剑圈子里的狂热爱好者,所以给儿子取名也就这样。”涉川曜说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台词,反正有黑客技能在,费点力气在官方的国民身份系统里加个人进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我就算现在没工作,以后也会工作啊。”

    听到这个勉强说得过去的解释后,榎田盯着她,面色慢慢变得纠结起来。

    涉川曜一见他这种反应,当时就惊了:“你也想给我打工?”

    “什么?”

    “千寻同学你这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难道不是想像侨梅与清光一样给我打工吗?”

    “当然不,我只是很诧异那个女人竟然还惦记着……”榎田惊得说出了半句咬牙切齿的心里话。

    “……等等?”涉川曜忽然觉得这孩子称呼自己闺蜜的语气不太对,更像是在对敌人说话,“你跟侨梅她有什么私人恩怨吗?”

    “私人恩怨?哼哼,也许吧。”榎田不置可否地笑了两声,“但这不取决于我。”

    涉川曜此时反而有点好奇了,明明上次大家见面时还好好地一起吃烤肉,怎么现在就剑拔弩张啦?

    她有心要调解两人的问题,当即热心询问起来到底是什么缘由。

    榎田:“……”

    榎田:“涉川曜,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涉川曜的笑容不变,实则背后已经冒出了些许冷汗,“知道什么?”

    榎田沉默了片刻,脸上忽然又露出了得意洋洋的欠揍笑容:“嘿,我吓你的!瞧把你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涉川曜也跟着笑起来,轻松地岔开话题:“你可没有吓到我哦。听说之前有黑客猎杀者找你的麻烦,你们没事吧?”

    “那种活不过三集的小角色当然被我和林林他们随手打发掉了。现在还在蹲局子呢。”

    金发少年笑着看向走廊的窗外,话题却毫无征兆地跳向另外一个方向,“阿曜,你喜欢你现在的男朋友吗?”

    涉川曜:……

    来了!这才是杀招!她就知道这个臭弟弟没有那么好糊弄过去!

    ——为了避开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修罗场,她曜某人也是竭尽力了。

    不过还好,涉川曜如今依旧可以摆出一副迷茫的样子发问:“等等,千寻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了?”

    说到这个,年轻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知道那个混蛋直接找上门来拜访我吗!”

    “卧槽?”

    太宰!你在做什么啊太宰!我不就是在轮船上跟你说了一声“我的朋友们都有很大的概率喜欢我”,你至于吗!

    榎田依旧气不过地大倒苦水:“他都跑到我面前得意洋洋地做自我介绍了,我要怎么装作完不认识他啊?”

    涉川曜开始感觉到难以言喻的尴尬,“抱歉……然后呢?”

    “然后?我就让他去找林林聊天了。”

    “他们打起来了吗。”涉川曜对于这个奇葩剧情的走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好像没有。”榎田抬手挠了挠脸颊,“但那是因为马场刚好拦着林林,而侨梅那几天又外出去考试了,不然我看闹得还不止这个程度。”

    ——这听起来像是什么后院失火的故事发展。

    涉川曜一瞬间心如死灰。

    难怪刚才进屋时,林林和马场先生看她的眼神略显微妙,倒是侨梅一如既往的澄澈,想必还不知道这件事……

    “话说那种黑泥之辈到底哪里值得你喜欢啦?”榎田气恼地问道,“他当年恶名昭彰时你还在老老实实地读国中上学呢!”

    涉川曜十分震惊:“太宰的恶名……难道他会家暴女朋友?”

    “你脑子里的恶名值就是纯粹靠家暴刷出来的吗。”榎田特别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说的当然是杀人放火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咯。”

    “哦,那没什么。”女孩子顿时松了口气。

    “……阿曜你到底还有没有底线了!”少年人差点被她气得原地去世。

    “有的有的!”涉川曜连忙作保证,并且沉痛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就算没有你跟我说的这件事情,我原本就打算与他要分手了。”

    “对对,和垃圾分手是好事。”榎田顿时笑得非常开心。

    涉川曜并未察觉到他的异常情绪,而是继续说,“不过我暂时也不打算再谈什么恋爱了。”

    榎田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为什么!啊,难道是……你喜欢女生?”

    “什么?”涉川曜困惑不已,“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的取向变弯了。”

    “这……”榎田白皙的脸因为过于羞涩而涨红了,“你这么说难道不是准备……”

    “准备啥。”

    “……啊啊啊你这人烦死啦!算了,再见!”

    说完这句话,金发少年就像逃命似地冲出楼梯跑走了。

    然而跑到一楼时他才想起一件事,连忙急匆匆地回头,发现涉川曜果然还趴在二楼窗户上看着自己,顿时大喊起来:“以后我们还能一起打游戏吗?”

    “当然啊!”

    这不是废话嘛。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神队友万里挑一。谈不了跨越友谊界限的感情,也不影响我们组队开黑的情谊嘛。

    站在一楼外面的榎田注视着她,脸上终于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朝她挥了挥手,“那你要保重!我还等着你回来带我打本!”

    涉川曜心中十分温暖,当即也笑起来:“放心吧,我还没坑够你!”

    “这就不必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于千寻而言,没说出口的喜欢也算是青春的一部分啦。最后还能得到游戏神队友一枚,不亏。

    药丸其实对于很多事也都心知肚明,而且她这人的底线还挺奇怪的。

    ps:上一章有人说想看某些if线的孤寡干爹番外,我就随便写了个片段扔在lofter的小号上,要是有缘分的就去找吧,反正免费。(找不到也没关系,反正等正文完结后的番外篇有它的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