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劫后重生(第1/2页)
    直到进了屋,几人围坐在一起,苏沐秋还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看着方槿衣就坐在他旁边,他还真想掐自己一把,但又怕这真的是梦,会把自己掐醒了。

    “你们一直住在这里吗?”

    “嗯,算算时间,我跟姐姐在这儿住了快两年了。”方槿衣点头道,却不知苏沐秋在听到这句话时,心里有多难受。

    苏沐秋恢复了神情,声音有些低沉道:“那为何不告诉我?”

    方槿衣听出来苏沐秋不高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杜苼看了他们一眼,先开口道:“我们也是情非得已。”

    “这件事要从那日在府中,唐廉把计划告诉我们时说起。”方槿衣看着苏沐秋和方槿袆,把事情从头到尾开始说起来。

    ——两年前,笙玥苑。

    唐廉叫住了即将离开的方槿衣,说他们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说过话了,方槿衣察觉不对,便让苏沐秋先离开,自己则留了下来。

    “刚刚我所说的计划,你都记住了吗?”唐廉看着方槿衣问道,看到她点头后,突然又沉默下来。

    一旁的溧阳看了看他,然后看向方槿衣道:“想不想救你姐姐?”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都知道。”

    尽管知道了溧阳做的事情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可方槿衣还是不喜欢他,所以在和他说话的语气上也有些和平时不一样。

    更何况,关于溧阳说的这个问题,她说过了很多次,也已经用实际行动表示出来了。

    “那从现在开始,忘掉我刚刚对你们说的计划,然后把我接下来的话记住了。”

    唐廉一脸严肃的看着方槿衣,然后看了溧阳一眼,继续道:“我们需要演一出戏。”

    “演戏?”方槿衣不解的看着他,“演给谁看?”

    “所有人。”

    方槿衣看着神情严肃的唐廉,再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溧阳,皱眉道:“我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思悠司对于东黎国来说,是一个神秘且重要的存在。就算不能为己用,也不能为他人所用,所以若是控制不了你和杜苼,那么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姐妹二人性子烈,要想控制你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这一点,先皇心里很清楚,所以只要他还继续在位的话,迟早有一日他会彻底铲除你和杜苼。”

    “也是因为这样,溧阳才会筹划多年,找人假扮先皇,然后将先皇囚禁在地牢三年。”

    “这三年里,溧阳为了能摸清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思悠司,废了不少心力。他要把思悠司这个秘密在东黎国摸清楚,然后做个了结。”

    唐廉一脸严肃的叙说着,方槿衣听到这儿,看向坐在旁边椅子上的溧阳,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何还要坚持让我姐姐每日服毒?”

    溧阳抬眼看了方槿衣一眼,似是不想和她说话一样,向唐廉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来回答方槿衣的问题。

    而唐廉也是对此无可奈何,只能向方槿衣解释道:“那不是毒药,溧阳让杜苼喝的是解药。”

    “解药?”

    唐廉点点头,说道:“刚开始先皇是想用毒药来控制杜苼,可即便每日被逼着服毒,杜苼依旧不想受掌控。”

    “后来你出现了,为了能保住你,杜苼心甘情愿继承思悠司,为了使先皇不怀疑,她还是每日都在服毒药。”

    “那毒的毒性虽然不大,但是日积月累,也会坏了身体。”

    “后来事情慢慢脱离掌控,溧阳看出先皇有心想要铲除你们姐妹二人,便开始着手筹划。”

    “虽然囚禁了先皇,但溧阳清楚杜苼服毒的事情不止是他和先皇知道,为了不使人怀疑,让计划顺利实施,溧阳只能让杜苼继续服毒,只是减小了剂量。”

    “后来杜苼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溧阳担心她会受不住,便偷偷换了药,杜苼后来这两年服用的不再是毒药,而是解药。”

    “我清楚你姐姐的心性,她要是知道事情的原委,那我的苦心就白费了,所以一直瞒着她。”溧阳终于开口说话,语气却有些无奈。

    “只是没想到你们会把苏梓旭找来,那日她进宫问我方槿袆的下落,为了防止苏梓旭看出她没中毒,因此我就顺势将她留在了宫里。”

    屋子里安静下来,信息量太大,方槿衣想了好一会儿才把事情想明白。

    “那你们刚刚说的演戏又是什么意思?”

    话题回到了最开始,方槿衣一脸认真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唐廉,她相信唐廉接下来说的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思悠司的力量太过强大,没有人会愿意放弃,如果他们放弃,那你们也只有一种下场,那就是死。”

    “所以你们想要彻底摆脱他们的控制,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他们相信你们完消失在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