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韩玄的推测(第1/2页)
    为了平息楚、蜀两国战火,韩玄亲自往竟陵来与刘度会面。韩玄乘着“长安”号大楼船,逆流而上,不日便到了武昌。

    镇守武昌的乃是昭武将军韩当之子韩综,韩综在任上经常纵容士兵欺凌百姓。韩综本人好色,就连平时接见官员也常搂着姬妾。

    只是韩玄今亲自到此,韩综收敛了不少,他事先命心腹手下将府上的珍宝古玩部藏了起来,而后轻车简从,装出一副清廉官员的样子来见韩玄。

    不料在韩玄车队到武昌府的路上,遇见了一老汉拦路大哭,韩综看到那老汉顿觉大事不妙。只是韩玄已经扶起了那老汉,询问缘由。

    “大王啊,你可来了!小老儿恳请大王为我做主!”老汉再度伏地痛哭不止。

    “老伯免礼。不知你有何冤屈,不报本地府衙,却拦孤之车驾?”韩玄问道。

    那老汉擦了擦眼泪,扫了一眼韩玄的身后,指着韩综对韩玄说道:“大王,小老儿要告的就是此人!”

    “你这老不死的,休要血口喷人!”韩综见那老汉如此说,自然是又急又怒。

    “大王,小老儿长子、次子先后从军,为国战死。家中仅剩一女,名为锦兰,一日上街被韩综遇见被其强抢回府去,至今不见锦兰归家。小老儿所言句句属实,求大王为小老儿做主!”那老汉哭着说道。

    韩玄闻言怒瞪着韩综问道:“韩综!确有此事?”

    “冤枉啊,大王。此事乃这老贼信口雌黄,意图陷害末将!”韩综仍然死不认账。

    韩玄命人去韩综府上搜查,看是否有名为“锦兰”的女子,没过多久兵士回报,府中并无此人。

    韩玄只好赐了那老汉一些金子,好生抚慰令其归家去了。韩玄却暗中令影虎队潜入韩综府上仔细搜查。

    不出一日,影虎队便回报,在韩综府上井中打捞起来了一具女尸。韩玄心想这定是那庶女锦兰,韩玄本想治韩综的罪,却看在其父韩当的份上,没有过问。

    第二天,韩玄便急着上路了,此行彻底将议和之事谈拢才是重中之重。

    就在韩当走后,韩综回到府上,却见一名黑袍人早已等候多时。

    “汝是何人?竟敢擅闯本将府邸?”韩综急忙拔出佩剑质问他。

    “韩综。你强抢民***乱不轨的事,韩玄可是已经知道了!”黑衣人冷笑道。

    “什么!”韩综闻言顿时有些慌了。

    黑袍人继续加大了攻势:“别慌,韩玄虽然没有追问此事,可他一定会秋后算账。如今你父韩当正在倭岛平乱,他年事已高,此生怕是回不到中土了。没了你父亲的庇护,你觉得你还能活多久?”

    “请大人救我!”韩综终于被说动了,问黑袍人给他脱罪的方法。

    “韩玄此行,正是要联合蜀国。蜀国你是去不了了,只有投魏。”黑袍人笑着说道。

    韩综犹豫道:“我贸然去降,魏主如何能信?”

    “正因如此,你需要一份投名状。”黑袍人望着东边说道。

    与此同时,在那些被韩玄整垮的江东士族的领地,都出现了黑袍人,他们也在密谋。

    且说韩玄到了江夏西陵城下,却见城门紧闭。韩玄命军士前去叫门,不料那军士刚说完来者身份,城门大开,一支骑兵径直杀了出来。

    韩玄惊呼道:“子烈,原来你在西陵!好多天没有你的消息了,可叫好生我担心。”

    谁知陈武并不回话,只催马挺戟直冲过来。

    “大王小心!保护大王!”凌统连忙引兵催马上前护住韩玄,韩玄身旁的杨坤也握住了宝剑。

    “都退下!”韩玄喝道。

    众将士还在犹豫,韩玄又说道:“孤与子烈乃生死之交,其必不会负我!都让开。”

    韩玄催马上前,迎上了陈武。陈武突然勒住马,丢下长戟,下马径直朝韩玄跑来。

    韩玄也下了马,陈武扑过来抱住韩玄,热泪止不住地流:“此战异常凶险,我报着必死之心,本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都知道了!你没事就好。”韩玄也是很感动。

    陈武突然一拳捶在韩玄肩甲上,韩玄往后一趔趄,揉了揉肩膀说道:“你别这样,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的拳头了。”

    “我问你,你为何令我大军投降刘度?”陈武脸色突然沉重起来,逼问韩玄道。

    韩玄长叹了一声,回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问这事。此事说来话长,你听我慢慢和你解释。”

    韩玄和陈武来到城守府,韩玄屏退左右,和陈武一边喝着烈酒一边长谈。

    “你可知道我们真正的敌人是谁?”韩玄问陈武道。

    “不正是刘度吗!我们与刘度的争斗从没停止过,两家都战死了不少人。最可恨的是他居然用火药,可怜管亥为了救我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