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偷天换日(第1/2页)
    帝王男子猛然间愣住了,然后惊慌地喊了起来“你是谁?竟敢蒙蔽天机?”

    这一次,空间轻轻波动了起来,一个瘦长挺拔的身影当先而出,随后又跟出四个人,三男一女,环在他身后。五个人皆面蒙黑纱,遮掩了真面目。

    五个人的衣着打扮,也十分普通,和苏傲天等人的装束没有明显差别,而与富丽堂皇的帝王男子迥异。当先而立的瘦长身影,并未流露出咄咄逼人的气息和威压,在苏傲天的感知里,甚至不如帝王男子有压迫力,然而帝王男子却浑身哆嗦起来,眼睛里露出了惊恐之意。

    重重地喘了口气,帝王男子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用一种近乎谦卑的语气问到“原来是仙君大人光临,不知大人份属何宫,在哪位天帝座下高就?大人当知,鸿蒙青炎灯已经引起了各方关注,不论是谁违反了协议,都会造成无法收拾的后果。”

    瘦长身影一开口,众人就听出了他就是先前说话的那个沧桑的声音,显示出他必然不年轻了,语声还是轻描淡写,却令帝王男子听后,浑身像是筛糠一般止不住哆嗦起来“将死之人,考虑这些作甚?”

    帝王男子疯狂喊道“你敢?我是逍遥宫排名第三的仙帅孟骧君,甚得逍遥天帝器重,你敢动我,逍遥宫上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瘦长老者嗤笑起来“蠢材!既然知道我蒙蔽了天机,你还指望逍遥天帝知道这里的事情,费神来搭救你么?”

    帝王男子孟骧君一咬牙,忽然拿出了一面黄旗。

    乍一看,这面旗帜与厉恨天的炼魂幡有几分类似,长长的旗杆,丝绸一般的旗面,旗杆锋锐的枪头闪烁着渗人的寒光。但它的气息却与炼魂幡截然不同,没有那种令人心悸神摇,甚至魂飞魄散的恐怖感,然而强大的威压却令苏傲天感到透不过气来,不亚于至尊鼎、落魂钟等神器!

    孟骧君展动旗帜,忽然间,仿若是九天深处雷神震怒,狂暴的惊雷从天而降,向瘦长老者一行当头罩下!

    漫天惊雷伴随着阵阵闪电,如同金蛇狂舞,狂猛的威能在电闪雷鸣中呈现出不可阻挡的气势,仿佛在下一刻,这片天地就会被完摧毁!

    与此同时,黄色旗帜俶尔收拢,将孟骧君和鸿蒙青炎灯一起裹住,瞬间没入了空间中消失了。再出现时,它已经到达了天际,旗杆上锋锐的枪尖搅动得天幕荡漾起来,眼看就要戳出一个窟窿,破空飞去!

    瘦长老者身后的四人,不待吩咐已经瞬移遁去,出现在黄旗旁边,各展手中兵刃向黄旗砍去。两男一女皆是用剑,另一人则是双手持刀,然而不论是刀还是剑,砍在黄旗上都如同落入了油中,滑腻腻得毫不受力,往一旁溜去。

    瘦长老者嘴角微扬,轻蔑地一笑,不过他的这番表情隐藏在了黑纱下面,无人得见。他伸手凭空一抓,在天际的另一头,忽然破开了一个窟窿,孟骧君狼狈的身影从里面滚了出来。

    孟骧君可能是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惊骇欲绝地喊道“你不能杀我!逍遥天帝…”话还未说完,瘦长老者挥了挥手,仿佛是一阵风吹过,孟骧君的身体就飞散了。

    瘦长老者哼了一声,说道“不过一个分身而已,死的又不是本尊,何必惊慌?”

    随着孟骧君的身死,黄色旗帜顿时失去了威力,立刻被三男一女砍得稀烂,露出了里面的鸿蒙青炎灯。

    孟骧君情急之下,不惜抛弃了鸿蒙青炎灯转移瘦长老者的注意力,想要觑机逃脱,这番心思却完白费,最终没能逃过瘦长老者的毒手。

    三男一女将鸿蒙青炎灯交到瘦长老者手里,才一入手,瘦长老者心中猛然一惊“鸿蒙青炎灯竟然认主了!”

    他的一颗心立刻“砰砰”地跳了起来,自己都不敢相信,却不由自主地想到“难道是帝尊回来了?”

    顺着鸿蒙青炎灯的感应,他呆呆地看向了洛盈袖,满腔的喜悦顷刻间化为乌有“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鸿蒙青炎灯竟然真的认了这个下界女子为主,这绝对不是帝尊的转世之躯,帝尊怎么会选择一个弱女子做为他重生的躯壳!”

    他苦心积虑,筹措了这么长的时间,更是冒着陨落的风险,在各方天帝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这一出偷天换日的好戏,好不容易才将鸿蒙青炎灯抢到手。然而他的满腔热血还不等沸腾,就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浇得他遍体冰凉!

    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也是他从不相信的,然而毕竟有那么一丝苗头潜藏在心里,只是被他有意无意间一直忽略了。但是这一刻,无情的事实摆在了面前,心底深处最恐惧的担心变成了现实,他不禁心中一沉“难道帝尊…,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想法令他几乎抓狂了,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帝尊怎么会回不来,这个世间,还有什么样的事情能拦住他,什么样的阻碍连他都不能克服么?

    但若非如此,鸿蒙青炎灯怎么会另择明主了?

    在他的心目中,除了那个至高无上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