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聚首(第1/2页)
    陆鸣飞还没搞清究竟发生什么事情,身后忽地传出一声如雷巨吼,直震的那两侧山峰都簌簌颤抖起来。

    如此特别的狮子吼陆鸣飞并不陌生,惊喜交加地回头看去,竟是花九年也到了这里。

    “赫惊天,你还要脸不要,竟然胁迫一个后辈!”

    紧接着便见花九年大步踏空而来,破口大骂赫惊天的同时却朝着半空中的苏诺卿冲了过去。

    眼看花九年已到了苏诺卿身前,挥出大手一捞,却是一抓落空,苏诺卿就那么缓缓地朝后飞去,速度看上去虽然不快,但却令花九年无法企及。

    紧接着,也不知从哪里走出一人,身着青衫,外表斯文,样貌不过三十岁上下,就那么闲庭信步地踏在半空,朝前走来。

    “闭关数日,未及恭候,不想诸位到此,是打算将我南翔山踏平么?”

    那人嘴角忽地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环视了众人一眼,甚至未将花九年与夏侯露放在眼中。

    只看他的言行举止,对方身份已呼之欲出,只是陆鸣飞也没有料到,南翔阁主危远峰竟是一位书生模样的中年文士。

    四位真仙聚首南翔山中,一众南荒修士早已是呆若木鸡,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声,怔怔地站在原地,痴痴地仰头看着天空。

    苏诺卿依旧横躺在那黑色氤氲之中,缓缓飞向危远峰身前数米处停下,苏诺卿已处于昏迷之中,也不知什么缘故令她的面庞突然抽搐了一下,紧接着便见她身上下不断有着玄气大量倾泻而出,竟是化作肉眼可见的金色光芒,不断地朝着危远峰的周身涌来。

    旁人或许一时间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陆鸣飞却立刻明白,危远峰正是在通过某种特殊的法门,不断地吸取着苏诺卿的功力。

    片刻过后,危远峰长发飘飞,周身光芒大作,双臂甚至成了如玉般的半透明状,四肢百骸中充盈着一股陆鸣飞前所未见的强猛玄气不断流动。

    就连花九年也露出惊骇之色,自言自语沉声说道:“想不到这老东西真能突破真仙中期。”

    危远峰为了能够再度突破,数年之中几乎都处在闭关状态不断尝试,甚至不惜几次深受反噬,终于让他冲开了最后的瓶颈,寻找到了最后的突破之机。

    以花九年的眼力自然不会看错,此时的危远峰正是要借助嫁衣诀吸取苏诺卿的玄气,冲破那随后一层壁障,真正踏入真仙中期。

    “夏侯,顾不了那么多了,若是被他突破,恐怕你我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花九年见情况不妙,大喝一声,当机立断朝着危远峰这边扑来,夏侯露虽没有任何回应,但也毫不犹豫地冲了上来。

    危远峰面上看着从容,心里却早已痛恨的无以复加,若非陆鸣飞等人赶在这个节骨眼杀入南翔山中,他或许能够平平稳稳地突破到真仙中期,而眼下却不得不铤而走险。

    苏诺卿周身的玄气还在不断地打量倾泻而出,危远峰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或许下一刻便会一举突破,成为继付采言之后,第二位迈入真仙中期之人。

    如此紧要关头,对方又岂会任由花九年和夏侯露上前阻拦,赫惊天与不死鬼王也顾不上自身的伤势,先后纵身而出,分别拦在花九年和夏侯露身前。

    十八道分身化出,凶猛地向着花九年激射而来,二人本是老对头,有了赫惊天的阻拦,花九年再是强猛一时间也无法突破对方的阻拦,而另外一边,夏侯露也已毫无保留地爆发出强猛气势,特有的领域千斤坠一经施展,所过之处,所有人手上所持兵器如生出万斤巨力一般再也无法把持,纷纷掉落,没入地面之中。

    怎奈不死鬼王身形缥缈,所受千斤坠领域影响并不算大,虽无法与夏侯露正面抗衡,但却如鬼魅一般,纠缠于夏侯露身侧将他苦苦拖住。

    眼看几位高手已陷入混战之中,虞映雪、陆鸣飞、凤轩皇后、穆浊连等人也顾不得太多,先后朝着乱局之中冲杀而去。

    然真仙之间的战局,领域气场交叠,劲气横飞,绝非常人能轻易深入,陆鸣飞等人先后受阻,也仅有虞映雪凭借超然的速度,冲入了不死鬼王这边的战局。

    原本不死鬼王便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也只是苦苦纠缠夏侯露,又见虞映雪突然袭来,顿时令他压力骤增,同时也将场中的平衡彻底打破。

    几人同时出手,毫无保留,已尽了力,终究还是没能第一时间冲至危远峰的身前。

    这边几乎已经完成了突破,危远峰嘴角处更是情不自禁浮现出了狂喜之色,却不料眼看还有一步之遥,来自与苏诺卿的玄气突然中断。

    危远峰数次尝试,却依旧如故,所吸取来的功力比之预想竟不到一半。

    似乎是天意使然,走到了最后一步却突然戛然而止,就停在了突破的门槛之前。

    极大的落差令得危远峰一时间也难以接受,之前那副略显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