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民意为刀鸿门宴(第1/2页)
    红日初升,朝霞满布。

    朱雀大街宽阔的街面上,上万民众匍匐跪倒叩首高呼……

    “靺鞨人交出幕后真凶”“杀了靺鞨人!”“还我大唐朗朗青天”……

    人上一万无边无沿,宽达几丈可容数辆马车并行驱驰的朱雀大街,今日一眼看去是密密麻麻的人头,一望无边足以令密集恐惧患者小腿肚发抖。

    金吾卫、京兆府巡班衙役如临大敌镇守现场,按照划定的区域,衙役和金吾卫各自负责定点区块,手心冒汗地死死盯着责任区域。

    平日里见着官差绕道走的民众们,此刻无视明晃晃的刀兵,群情激奋高声大呼,呼声汇成海啸排山倒海直冲大明宫。

    与李泰和程咬金一样紧急入宫的文武百官们,面对这些平日里正眼都不瞧一眼的百姓,此刻无不心惊肉跳。

    若论封建统治者最恐惧的事项,民变绝对能够排列前三。

    在大唐帝国的心脏长安,上万民众公然汇聚在朱雀大街请愿高呼,此举历朝历代有史记载以来绝无仅有。

    程咬金号称天不怕地不怕,这会儿透过马车帘子看到民众呼天抢地的模样,惯能作妖的老货亦是不停擦着额角冷汗,手有些发抖道:“秦王,这……是不是玩过了火?

    瞅着这无边无际的人头汇在一起,俺老程就想起了二十年前四处烽火的场景。

    那年月百姓就是这样聚在一起四处盲流,要么聚众成团吃大户,要么扯起大旗造朝廷的反,要么聚众成匪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现在这上万人聚在朱雀大道,离着大明宫不过两里地,一旦发生意外事情超出掌控,到那时陛下也保不得你。

    为了一个小小的高句丽,这么做值得吗?”

    李泰却是含笑看着车外的大唐百姓,淡然道:“程公啊,小民易虐上天难欺。

    今天民众之所以反应如此激烈,即便有咱们暗自操弄的原因,可大唐百姓心中若是没有对朝廷的信任,以及身为唐人深深的骄傲,又怎会因为一个靺鞨人未遂的杀戮而愤怒至此?

    事情虽然是咱们挑起,不过百姓的愤怒却是无比真实,若非如此,京兆府何德何能,能够一夜之间召集上万百姓于大明宫外请命。”

    程咬金沉默了,李泰的话也唤醒了他作为唐人一员的自豪,看着人群的目光少了一丝恐惧多了三分爱护。

    李泰放下车帘正色道:“治天下便是治民生,欲治民生必得民心!

    自古以来,多少王朝高举爱民如子与民同休的旗帜,可一旦民众万众一心喊出自己的意志,朝廷就会叶公好龙。

    不论民众的出发点是好还是坏,一概打压应对。

    咱们大唐可不能学那些不争气的东西,大唐包容万方亘古未有,父皇是身兼汉人皇帝和草原天可汗的第一人。

    民意滔滔如长江大河,在父皇和我看来其无锋刃亦可杀伐,咱们以民意为刀,就能做成朝廷大军办不成的事!”

    程咬金长叹道:“服了,俺老程这回真服了。

    好一个以民意为刀征伐异族,秦王你敢想,陛下也当真敢同意。

    咱们这群尸山血海爬出的老臣,见之却是心惊胆裂畏之如虎。

    就这份眼界和心胸,太子败于你手实在不冤。”

    “哈哈哈程公不必如此自谦,有的事开了头就好。

    只要百姓的民意之刀刀口向外,咱们朝廷就不能辜负了这把神兵利刃。”

    程咬金不解道:“话虽不错,可咱们此前的计划没有靺鞨人当街行凶这一出。

    若是昨晚靺鞨人没有拔刀行凶,这上万的百姓便是强征也拉不来,咱们又当如何?”

    李泰道:“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靺鞨人不当街杀人,咱们可以找人上他们驻地挑衅嘛。

    即便他们在驻地能够按捺,可难保出门游逛时会强买强卖,上平康坊耍子兴许会仗着使节身份白嫖,甚至多喝了酒开始膨胀,然后殴打京兆府巡班衙役或者金吾卫也未可知。

    唔,或许咱们的侍者在使节驻地失踪也很合理。

    呵呵,总之一句话,靺鞨人道德如此低下,做出任何天怒人怨之事皆有可能。

    夜市拔刀杀人事件,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程公又何必大惊小怪?”

    程咬金目瞪口呆半晌无言,良久才道:“这……这他娘的不是挖黑坑、打闷棍、下套子吗?

    这可是瓦岗的拿手好戏,秦王你竟然如此娴熟,这还是一国之储君所为?”

    李泰历色道:“但凡为了大唐利益,对付异族哪里需要讲究什么手段?

    还有啊,我现在是秦王,离储君可还远着呢,可不敢乱说。”

    “你就德行吧,不过咱们这么操弄外事,煌煌大唐岂非成了大秦一般的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