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无趣的七夕(第1/2页)
    “我会等你的。”

    这是关晴的男友在五年前对她说的。

    那时他和关晴在学校里是公认的一对,出双入对,到哪都喜欢粘在一起,好象两人已成为一个整体,短暂的分离都会觉得是一种煎熬。

    四年前,两人在不同的城市间辗转找工作,因为家人的强烈要求,他们工作的地方不在同一个城市,几百公里的距离需要七个多小时的火车才能到达。但距离并不是问题,他们一有空就会赶到对方的城市,即使是在旅途中也会把自己的关怀和思念及时送上。

    三年前,他换了一份工作,收入更高了,也更加忙碌了,他们减少了见面的次数。他告诉关晴,他要为了他们的未来更加努力,目前的忙碌和分别只是暂时的。

    两年前,有个同学告诉关晴,看见她的男友和一个女孩在另一个城市逛街。

    关晴没有多想,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必然的交游广泛,而且他们从来没有要求束缚彼此,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圈,不必强行要求融入。

    只是他一直忙,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飞遍了东南亚,去过欧洲和北美,却没有跑来她的城市。

    又过了半年,他发来的消息越来越少,关晴只有到朋友圈中才能找到他的动态。

    直到有一天,关晴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是个女声,用很平静的口气告诉关晴,“他现在和我在一起,以后我会代替你,成为陪伴他工作生活的那个人。”

    关晴几乎什么也没有说,就默默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她就看见他在朋友圈中晒出了和另一个女孩的合影,女孩长相普通,但笑得很甜,两人挨得很紧。没有配任何文字说明。

    关晴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

    曾经那么热烈的恋爱,分手却很简单,连一句再见都没有。

    他的现任女友是他的同事,没有什么郎才女貌,没有什么一见钟情,就因为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在他生病时,出差时,北方风大的时候需要一件挡风的外套时。

    该怪谁呢,怪他吗,还是怪时间。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也是最无情的杀手。

    既能把最炽热的爱情之火逐渐浇灭,也能把濒临死亡的心逐渐唤醒;既能把一个斗志少年变成沧桑路人,也能把一个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

    一切曾经自以为是的认为永恒的东西,在时间面前都被证明是可笑的。

    走在十字路口,关晴的思绪被打断了,她看到了迎面过来的一对情侣,其中的一个正是韩天。

    他身旁的女孩很眼熟,关晴想了一下,就是以前在奶茶店遇到的那个。

    她想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韩天已经主动向她打起了招呼。

    关晴向这一对珠联璧合的情侣报以微笑。

    这样的节日,这样的一对佳人,站在一起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韩天为她们相互作了介绍,原来他的女友叫Ala。

    Ala没有认出关晴,她露出笑容,但这种依靠拉伸面部肌肉而做出来的笑显然让人感觉很不自然。

    “原来你们是同事,刚刚才下班吗?”

    关晴点头。

    Ala搀着韩天胳膊的手拉得更紧了,身子也靠了上去,“你这个主管也太不近人情了,今天这种日子还让员工加班。”

    “我只是把手头的工作做完。”关晴解释。

    “他平时是不是一个特别苛刻的主管?”女孩朝关晴眨着眼睛。

    “当然不是。”关晴回答。

    很尴尬的谈话,关晴只想早点结束,眼神开始往旁边飘,脚也迈出了小半步。

    Ala却不依不挠,“如果他平时有什么过份的地方,还请关小姐不要往心里去,其实他就是嘴巴有点坏,心里还是很为员工着想的。”

    Ala转向韩天,“是吗,亲爱的!”

    声音又柔又嗲,与其说是在询问,不如说是在秀恩爱。

    韩天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关晴牵动了一下嘴角,看过太多的表演,她的演技是最烂的。

    她向两人点了一下头,绕过他们,走开。

    Ala转头朝关晴的背影看了一眼,“她是你们公司新招的?”

    韩天把胳膊从Ala手里抽回来,“是。”

    “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

    “她很漂亮是不是?”Ala看着韩天。

    韩天语气有点冷,“你是不是很无聊。”

    Ala笑了,“怎么又生气了呢,我只是觉得她好象有点眼熟,随口问问而已。”

    韩天迈开步子往前走,“如果你现在还想赶上饭店预订的晚餐,就不要那么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