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难得有晴天 > 十六 学习是唯一出路
    第二天一大早,关晴匆忙吃过早饭后,兴冲冲的赶到总公司。

    学员们还没有到,关晴摊开资料,先把昨天学过的内容温习一遍。重点是背诵部分,这部分内容涉及到冗长的人名地点和年代,相当的枯燥。

    关晴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象个参加早读的小学生一样,拿着书本读得抑扬顿挫的,还一边摇晃着脑袋。

    谈雅心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才到,脸上打着粉底,但再浓的粉底也遮不住眼底下的黑眼圈。

    谈雅心坐到关晴旁边,皱起眉头,“关同学,你这是在干什么?”

    “背书啊。”

    谈雅心低声说,“你别那么一本正经的好不好,别人会觉得你的智商有问题的。”

    几个学员转过头来看她们,谈雅心觉得自己坐在关晴身边,连着自己的智商都被人看低了。

    关晴不太明白,“我以前在学校里就有这个习惯,背不出来的地方就只能死读,读得多了自然而然就背出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谈雅心满脑袋黑线,“没那么死脑筋好不好,你还真把培训当回事情。”

    “不是说最后还要考核吗?”

    谈雅心压低声音,“走个过程而已,新人的必修科目,难道考核不通过公司还能不要你?”

    关晴想了想,谈雅心说的有道理。

    她继续拿起笔记本摇头晃脑。

    走过程也是要有实力的,现在还轮不到自己。

    拼命学习是她唯一的出路。

    今天的课程格外的枯燥,主要分析如何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拓展公共关系。

    主讲人是一位身体发福,发际线后移的中年男子,说话带着浓重的本土口音,不带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听上去和外面聒噪不绝的蝉鸣到是颇为融洽。

    到了下午,学员们都昏昏沉沉,一个个趴在桌子上打瞌睡。谈雅心更是直接玩起了手机,把抖音刷得不亦乐乎。

    只有关晴把笔记摘录得头头是道。

    一天课下来,学员们直呼比上班还累,走到外面,开始呼朋喝友,一起约着去市中心玩。

    关晴还要回去整理笔记,婉拒了大家的建议。

    谈雅心昨天换了酒店后,晚上又刷手机看直播刷到凌晨,所以今天累得不行,决定直接回酒店补觉去。

    关晴回到酒店后,把这两天的内容温习了一下,感觉收获不少,对于广告这一行也算是入了个门。

    看得累了,关晴走到窗边,向外眺望。

    夜幕中的H城光芒闪耀,做为一个休闲旅游型城市,它既有大都市的奢华靡丽,也保留了作为一座千年古都积淀下来的文化内涵。

    那些横贯于城市间的连绵不尽的河道,诉说着这个城市几近被人遗忘的沧桑历史,而那些飞跨百米长河、象征国际最尖端科技的桥梁建筑,关晴觉得它们连接的不仅仅是一座城市,更是体现这座城市从古到今从未间断过的一种文化脉络。

    夜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有一丝沁凉,在房间闷得久了,关晴想到外面去散散步。

    冥冥中一切都自有安排吧,关晴没想到在多年后,又能来到这个城市,走过当年和郝洁她们一起走过的酒吧街。

    酒吧并不远,穿过两条马路,就可以看到一片灯红酒绿。

    当关晴站在酒吧门口的时候,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棵粗壮的老槐树,可是店名却已经换了,装修风格也完面目非,吧内的音乐震耳欲聋,风格迥异。

    一切都在变化,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关晴有些失落,正要转身离去,一辆红色的宝马悄无声息地停在酒吧门口。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

    关晴小声的惊呼,“郑多。”

    郑多打开另一侧车门,从车里走出一窈窕的女子,女子向着郑多莞尔一笑,搀着他的胳膊,款款地往酒吧间走去。

    两个人的步伐和摆动的姿势都是那么的合拍,简直是珠联璧合的一对。

    难道她这是郑多的女友。

    关晴想起谈雅心说的话,什么现在的郑多里外不是人,忙得焦头烂额,郑多看上去悠闲自在,相当的享受生活。

    只是他怎么到H城来了。

    周围的环境很嘈杂,郑多没有留意到关晴,和女子一起走进酒吧。

    关晴摇摇头,和自己无关的事,少管为妙。

    关晴回到快捷酒店的时候,将近十点,关晴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向韩天汇报一下这两天的学习成果,就发了条微信过去,把今天的学习内容简单做了个总结,又陈述了一下自己的心得。

    然后等韩天的回应。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自己学得这么认真,好歹也得说句什么话鼓励一下吧!

    关晴怀着满满的期待,等了半个小时,终于有消息了。

    关晴抓起手机,是一张关晴刚才发的学习心得的图片截屏,只不过照片上多了几个红色的圈圈。

    韩天在图片下回复,“有不少错别字,要注意细节。”

    关晴甩了手机,气得想吐血,见过不近人情的,没见过这么不近人情的。

    说句好听的会死啊。

    算了,忍着吧,谁让他是给自己发工资的呢。

    关晴回了条消息:“韩总提醒得很对,以后一定注意。”

    其实内心是抗拒的。

    事后关晴还觉得不解气,拿起枕头猛砸一通,心里想象着它是某人的替身,看着他在自己手下被砸得塌塌扁扁的,关晴才舒服多了。

    倒头睡觉。

    手机响了,关晴拿起来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关晴“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耳熟,“还没睡觉的吧?”

    “你谁呀?”

    “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电话那头声音随随便便的。

    “郑——总?”关晴立刻从床上翻身坐起,“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我问人事部门要的。你们就住在附近的快捷酒店吧,怎么样,有兴趣出来吃宵夜吗?”

    关晴脑子转得飞快,不久前他不是还和女友一起去酒吧的吗,怎么又喊自己去吃宵夜了。

    “你,不是应该在W市吗?”

    关晴假装不知道看到他和女友去酒吧的事。

    “我这两天回老家来了,听说你们正在总部培训,我顺便过来看看。”

    郑多的父母虽然在H市,但郑多平时在W市工作,在W市买了一套别墅后,难得才回父母那儿去。

    他不是应该陪着怀孕的女友吗?

    关晴不愿多想,也懒得多想,现在的她除了想尽快抱着松软的枕头睡觉外,对宵夜实在没有什么兴趣。

    关晴对着手机屏幕打着哈欠,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可是我已经睡了。”

    电话那头依旧是随意的口气,“好吧,改日再约。你可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

    欠他的人情?难道是上次帮自己拎包裹的事?

    这种小事也算!